没有最惨!一家汽车公司,让一堆对冲基金下跪,结果……

2017-10-09 22:43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没有最惨!一家汽车公司,让一堆对冲基金下跪,结果……

投资界——
中国创业与投资第一门户

这个故事里,有汽车,有历史,有家族恩怨,有相爱相杀,有精彩对决,甚至有对冲基金经理被逼自杀……

今天,我想讲一个很精彩的故事。

是关于德国保时捷公司的——没错,就是那个生产著名跑车的保时捷公司。

这个故事里,有汽车,有历史,有家族恩怨,有相爱相杀,有精彩对决,甚至有对冲基金经理被逼自杀……

尤其是,这个故事的主要情节,其发生时段距离目下当今还不到10年,而有些剧情到目前还在继续演绎。

第一幕

一家汽车公司,让一群对冲基金跪下叫爷爷,凭什么?

时间要从2008岁首年月说起。

在刚刚过去的2007年,全球经济火热得不要不要的,卖跑车的保时捷公司赚钱赚得那也是不要不要的,当年纯利润就高达64亿欧元,创下历史记录。

赚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有了这么多钱,该怎么花呢?

给股东分红?

NO!NO!NO!

有了这么多钱,我们正好可以买下另外一家著名的汽车公司——德国大众。

早在2005年9月26日,保时捷就已经对全球颁布发表,他想要收购大众公司。

按照咱们天朝股市的规律,一家公司颁布发表要收购另外一家公司,被收购那家公司的股票还不蹭蹭蹭地来几个涨停板,不涨个一倍两倍的,都对不起“上市公司”这四个字。

可奇怪的是,大众公司的股票并没有上涨,反而有所下跌……

商场如战争,要搞收购,保时捷公司首先需要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保时捷公司当然是看多方,但奇怪是市场上的资金居然在使劲儿卖空大众的股票,难道他们都是猴子请来的救兵么?

谁是卖空方?为何他们居然不做多大众公司的股票,反而使劲儿卖空?

答案是:欧洲各大对冲基金在卖空大众。

对冲基金这不傻么?

一点儿都不傻!

凡是上市公司收购,都是不成功便成仁,如果成功,被收购公司当然是股价看好;但如若收购不成,被收购上市公司股价来一波下跌那是免不了的事儿。

那对冲基金为什么断定,这场收购玩不成呢?

因为,大众公司不是一样平常的公司,真的是所谓的大众的公司。

虽然说,德国大众与保时捷一样,都是家族企业也是上市公司,但大众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

二战期间希特勒曾经征用过这家公司,由此产生了官方股份,战后为了防止这家公司被外国公司收购,德国政府专门为大众公司量身定做了一部《大众法案》。德国的《公司法》规定,只要对一家公司持股达到75%,就算取得了该公司的控制权。但《大众法案》规定,持有大众公司的股份20%以下时,按实际持股比例较量争论投票权,当持股比例超过20%,其投票权不再增加,除非,除非你持有80%以上的大众公司股份。

德国政府为啥脱裤子放屁,不多不少就规定个80%呢?

答案也很简单,因为大众的政府持有股份刚刚好是20.1%,换句话说,只要政府的股份不出售,任你保时捷把市场上的股份买完,你也控股不了大众公司。

那政府股份到底有无可能出售呢?

20.1%的政府股份由大众公司所在地下萨克森州政府持有。法律上讲,归全州纳税人所有,若要释放股份,必须提交州议会表决,弄不好还得启动公民投票,这动静可就不是一样平常的大了。所以,大家很清楚保时捷公司几乎不可能拿下些许的政府股份——即便是去拿,那个动静也会闹得家喻户晓,对冲基金向来消息灵通,肯定早就会知道这事儿。

为何保时捷颁布发表收购大众都快3年了,还一点儿进展也没有,就是因为,官方股份它始终搞不定,所以无法对市场上的股份动手。

这正是对冲基金敢于做空大众股票的缘故原由。

没想到的是,2007年大赚之后,保时捷公司真的入手下手在市场上购买大众公司的股份了,而且量还不少——这可引得一众对冲基金窃喜不已,这下不仅是欧洲,连美国的一些对冲基金都跑来做空大众公司的股票了。

保时捷公司傻么?

当然也不傻!

保时捷为了收购大众公司,早就把《大众法案》研究清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2005年起它就直接向欧洲法庭起诉,指控《大众法案》违反了欧盟的《公平生意业务法》——这个法案在欧盟号称是“经济领域的宪法”,高于各国经济相关的法律,如果《大众法案》真违反了《公平生意业务法》,就会被判无效。

对冲基金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他们认为,找欧盟法庭打官司旷日费时,诉讼的难度极高,而且欧盟法庭也不值得为一家企业直接怼败欧盟第一强国德国政府的立法机构,所以市场一边倒看衰保时捷的举动。要不然,也不会引来那么多放空的对冲基金。

嘿,你还别说,经过两年多的诉讼,2007年底欧洲法庭正式判决《大众法案》无效,保时捷收购大众将和收购其他任何德国公司一样,只要股份达到75%,就可以控股大众公司——这也正是保时捷在2008年入手下手在市场上大举买入大众公司股份的缘故原由。

一众看空的对冲基金第一局战败。

没想到的是,对冲基金居然不思悔改,反而大举加码做空。

这又是为何呢?

原来,德国的《证券生意业务法》规定,经由过程买入股票对一家上市公司持股超过30%之后,如再增持便属要约收购,必须通知布告——熟悉我们天朝股市的人肯定也理解理睬这个规定(中国规定是持股5%以上就必须通知布告)。

保时捷虽然打赢官司废了《大众法案》,但却躲不过《证券生意业务法》,就在打赢官司的时候,保时捷对大众的持股刚好是31%,这意味着保时捷公司对大众股份的增持以后,每进行一步都要公之于众,在阳光下晒一晒。

不可思议,这个规定对空方无比有利。

31%的股份占比距离75%还有相当的距离,接下来,保时捷在明处,对冲基金在暗处,随时可以相机离开,who怕 who啊!

果不其然,当保时捷持有大众股份的仓位增加到42.6%之后,这个数字就不再往上涨了。

市场纷纷传言保时捷的收购遇到障碍。于是,做空大众股份的融券余额入手下手大幅飙升,最高峰时放空大众的空单总量竟然占到了畅通流畅盘的13%,这在德国DAX30指标股中,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大众股价记入DAX30指数)。

各大对冲基金疯狂做空,孰不知没顶之灾正笼罩在他们头顶。

因为,用惯了杠杆的他们,完全忽略了法兰克福生意业务所的一项特殊生意业务划定规矩,而这项生意业务划定规矩可让保时捷规避必须通知布告的那个要求。

这个规定是什么呢?

是关于高杠杆的期权生意业务的。法兰克福生意业务所规定,如果购买股票期权的人按照股票的全额价款支付期权金,也就是说,不使用融资杠杆,就能够自行决定什么时候公布自己的期权仓位。特别说明,《证券生意业务法》关于持有股份超过30%必须公布的规定,是针对现股买卖,而生意业务所的期权生意业务划定规矩则是针对衍生品,两者其实不矛盾。

对冲基金忽视这个规定,其实再正常不过了。

尽人皆知,期权是一种以小博大的高杠杆生意业务,对冲基金都是拿着别人的钱,在挣钱过程当中唯恐资金不够,所以期权生意业务中肯定愿意使用杠杆——如果按照股票全价支付期权金,还不如直接买股票好了,使用购入期权而又付出全款,那不是傻逼了么?

嗯,切实其实没有对冲基金傻逼,所以,法兰克福生意业务所的这一规定,从来没有被人使用,自然也不会被人注意到……

保时捷就利用这条划定规矩,支付全款的期权金,将自己本来处于阳光下每走一步都要晒一晒的股票仓位悄悄地转移到了暗处,而对冲基金们却对此一窍不通,一直还以为保时捷持有的大众公司股份只有42.6%。

实际上呢?

保时捷早已悄悄地购买了大量的大众股份的认购期权,而且全部采用全款购买,由此控制了额外31.5%的大众畅通流畅股股份。

相加之后,保时捷可以控制的大众股份已经高达总股本的74.1%,距离75%只有一步之遥。

再考虑到政府不可能出售的股份,市场上可供生意业务的大众公司股票,实际上仅剩下5.8%。

与此同时,正如前文所述,在2008年10月23日,由于空头毫无所惧,大众的空单总量已经高达畅通流畅盘的13%,这相当于总股本的10.4%。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空头是当前的空头,在不持有股份的情况下,按照目下当今的价格卖给人股份,到了交割日,空方必须履行交割义务,也就是买到股票支付给多方的,所以,只有股票跌了,空方才可以或许挣到钱。

目下当今,如果空单总量高达总股本的10.4%,而市场上可供生意业务的股份只有5.8%,这意味着空方即便把市场上的股票买光,也不够给期权多头交割。

这样一来,理论上说,大众公司的股价可以上涨到无限高。

鉴于股份达到75%就能够控股大众公司,保时捷将通知布告自身持有大众看多的期权仓位公布日期选在了2008年10月26日——这天是星期天,股市不生意业务。

当保时捷公布自己持有的大众公司股份+期权总股本已经占比74.1%之后,那天晚上,那些看空的对冲基金经理肯定都是彻夜难眠。

10月27日周逐个开盘,法兰克福生意业务所就爆发了史上最大的轧空行情,凡放空大众的机构,谁也不想被甩在无券可补的4.6%里,空头们疯抢股票,即使是比当初放空时高N倍的股价也忍痛购买。

大众公司的股价两天之内暴涨500%,从200欧元暴涨至1005欧元,大众公司的总市值超越当时的埃克森美孚,成为全球第一大公司……

因为大众公司的股份是法兰克福指数的重要成分股,大众股价飙升让整个的德国股市都完全扭曲,如果继续放任下去,不知道会出现啥情况……

法兰克福生意业务所出头具名了,生意业务所把保时捷和无法平仓的空方叫到一起协商,由保时捷主动释出5%的股票让空头得以平仓,由此德国股市的生意业务才恢复正常。

平仓价格呢,当然按照当时的最高价平仓——这可是市场价格!

就这,还是保时捷给了你们机会,你们才能平仓,要不然,你们跪着叫爷爷,把大众公司股份给买成2000欧元,也不给你们平仓!

就在这一过程当中,各大对冲基金至少赔了几十亿欧元,很多基金经理一生挣到的钱,都不够这一次赔,而保时捷公司则挣了有史以来不靠卖车的最大一笔钱!

据说,有年过6旬的基金经理流着眼泪回到座位上敲单回补,更有两个基金经理因此而自杀。

动静闹得实在太大,搞得德国金融监管当局介入查询拜访,但查询拜访结果却是,保时捷毫无违规的地方,一众对冲基金经理们只能咬碎了牙和着血咽下去。

金融界的人物,一贯是“赢了装牛逼,输了扮苦逼”,于是很多人说这是保时捷和大众公司之间的一个阴谋,更有人抨击保时捷不好好造车却来玩金融,这是吊儿郎当!

没想到,保时捷的发言人则轻轻一句话给全部怼了回去,“我还没听说有哪家对冲基金也生产跑车。”

啥意思涅?

其实就是说,你们这些对冲基金经理,玩了几十年金融,却被我们做跑车的公司给玩这么惨,你们所谓的赚钱无非是命运运限,说到底,你们就是一帮傻逼!

第二幕

股权争夺战:我想要你,没想到却被你要了!

“兵者,诡道也,能而示之不克不及,用而示之不用。”

经由过程一个僵尸划定规矩,大赚几十亿欧元,保时捷赢了!

保时捷赢了!

保时捷到底赢了没有!

首先,我们要定义,保时捷什么情况下叫做赢?

如果说赚对冲基金的钱就叫赢,保时捷赢得那叫一个漂亮。

可问题是,保时捷的目标是干什么?

是收购大众公司!

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把这个目标叫做赢,那保时捷可谓是输得乌烟瘴气!

其实,即便是忘记了那个僵尸划定规矩,对冲基金们也本不该输得这么惨的。

因为,保时捷虽然2007年盈利60亿欧元,但2008年仍然向银行申请100多亿欧元的授信额度,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如此大笔的授信申请,保时捷当然是发了通知布告的,所以各大对冲基金也肯定都知晓此事。

他们竟没有想一想,一年净赚60多亿欧元的保时捷,自己钱都多得没处花,还贷这么多款干吗?要知道,当时的利息可不像目下当今这么低,100多亿欧元的利息,足以压垮保时捷这家质地优良的公司。

特别是,保时捷申请授信的时间是在2008岁首年月,而使用90亿欧元授信则恰恰是在保时捷持有大众公司股份达到42.6%其实不再增加之时。难道,保时捷贷款90多亿欧元不用,天天趴在账上给银行付利息吗?

所以说,那些重仓放空的基金经理们,输得其实不冤枉。

尽管大赚几十亿欧元,但保时捷最终并没有得到75%的大众公司股份,因为实在赚钱,保时捷将一部分全价认购股权卖给了别人,他认为只要占51%的股份,就能够与大众公司合并,然后以保时捷公司的资产做股份,就能够达到75%的控股比例。

没想到的是,在保时捷持有大众51%股权,然后提出组建合资公司的建议之后,大众公司给倒打一耙——

弟弟,我们目下当今不约!你还没有好好解释你那么一大笔债务是怎么回事呢。

大众公司董事会透露表现,我们这么些年,十分困难赚了这么多现金,你保时捷公司必须先公布详细债务,努力降低负债率,否则,大众不克不及冒险和你们合并。

尽管保时捷拥有大众51%的股权,但并没有办法控制大众的董事会。无法控制大众的董事会,也就没有办法使用大众的现金来解决自身的债务问题。

也许是2008年只顾着和对冲基金决战苦战了,也许是战胜对冲基金之后无心造车,也许是当年全球经济急剧下滑跑车销量不佳,或者三方面缘故原由都有,总之,2008年的保时捷公司赔得乌烟瘴气……

还有银行的90亿欧元贷款等着你保时捷公司来还呢!

当年正值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保时捷公司陷入现金流困境:

1)要么经由过程卖出大众公司股票来还贷款——这个方案的问题在于,如果保时捷真的敢卖股票,股价势必大幅度下跌,原来被吸血的对冲基金报仇机会就来了,他们可以集中做空大众公司股票,让大众公司股价持续下跌,让保时捷卖股票的损失极可能比原来赚的还要多。

2)继续选择与大众合并,但因为目下当今净资产太少负债率太高,就不能不降低自己在合资公司中的股份占比。

与此同时,大众公司由于手握大把现金,则是两头占便宜——

保时捷你要么卖我公司的股票筹集现金,但目下当今可是金融危机,你越卖股价越跌,我正好扫货;要么,你就接受你二股东的地位,少给我在董事会嘚瑟。

趁你病,要你命,就是这么来的!

金融危机之下,糊口生涯才是第一名的。思来想去,保时捷只有接受第二种方案。

2009年8月,大众汽车与保时捷控股达成一揽子复杂合资协议,大众汽车方面当时以39亿欧元价格购得保时捷汽车的49.9%股权,并经由过程中间控股公司控制这部分股权,保时捷控股控制其余的50.1%股权。与此同时,保时捷控股公司可以对剩余50.1%的自身股权行使认沽权限,而大众汽车则可行使相应的认购权买下这50.1%股权——时间截止日期都是2014年9月份。

没想到,到了2012年7月4日,大众汽车突然颁布发表,他们将提前行使协议中规定的认购权,发起了对保时捷汽车的新一轮收购行动,大众汽车对保时捷控股支付44.6亿欧元,100%控股了保时捷。

总结来看:

2005-2008年,保时捷想吃下大众公司;

2008年没吃下,到了2009年,反而不能不与大众合并,无奈做了二股东;

到了2012年,大众反过来以100%股权收购了保时捷公司!

想要做一把门口的野蛮人,打算恶意收购大众,最终居然被收购对象大众给收购了,也是叫个奇葩!

第三幕

归根结柢,你的都还是我的!

大众和保时捷合并,两家合一家,从此天下升平了?

哪有那么容易啊!

什么公司不公司的,归根结柢是人的问题好不好?

第一幕中,想要把大众公司纳入保时捷麾下的那小我私家,叫沃尔夫冈-保时捷(Wolfgang Porsche),是当时保时捷公司的掌舵人;

第二幕中,拒绝保时捷收购意向的人,则是大众监事会主席费迪南德-皮耶希(Ferdinand Piech),他在保时捷控股近75%的时候,站在了保时捷的对立面。

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保时捷现金流出现危机,而大众凭着庞大的资产,拿到融资,导致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沃尔夫冈-保时捷最早是想由保时捷控制大众,目下当今反而变成了费迪南德-皮耶希的大众控制了保时捷,这对保时捷本人来说也不啻为一个巨大的讽刺。

看起来,费迪南德和沃尔夫冈两小我私家,是否是势同水火?

其实你错了。

费迪南德这人,在汽车公司管理上很有一套,所以大众公司才请他过来当监事会主席,但因为大众公司带有官方性质,皮耶希在大众也就是个职业经理人而已,其实不拥有大众公司的什么股份,更算不上大众公司的大股东。

但是,费迪南德在另外一家汽车公司里是有股份的,而且占比高达40%左右。

你猜猜是哪家公司?

答案是:被大众合并之前的保时捷公司!

至于沃尔夫冈本人,则占有合并前保时捷公司另外约60%的股份。

是否是有一种“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的感觉?

在大众和保时捷公司的收购与反收购战中,费迪南德虽然胜了,但主要是个面子,更不会把保时捷怎样,因为在保时捷公司里他占40%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

问题是,费迪南德有了面子,沃尔夫冈却觉得很没面子!

目下当今,大众完全收购了保时捷,费迪南德和沃尔夫冈两人也同时进入了大众公司董事会,又可以以第一大和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就面子问题互相怄气了。

需要说明的是,从2007年到2015年,虽然费迪南德在大众公司影响力巨大,但他其实不是大众公司的CEO,CEO是马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这人是2007年由费迪南德提拔上来的人。

眼看马丁在CEO职位上干了8年之后,费迪南德忽然觉得这家伙功高盖主,于是在2015年4月公开颁布发表“与文德恩之间有距离”,然后就召开大众公司监事会,想要在会上换人——以费迪南德在大众公司的资历,他认为主要股东都会支持他的提议,其中包括持股20.1%的下萨克森州政府、工会以及沃尔夫冈。

谁知道,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他的,就是沃尔夫冈——不仅否决了他的提议,而且联合其他四方股东,迫使费迪南德不能不辞职(投票结果5:1),而马丁则在沃尔夫冈的支持下,继续留任CEO职位。

辞职之后,费迪南德“举贤不避亲”,提议让自己的老婆乌苏拉接替自己监事会主席的职位,而沃尔夫冈再次一点儿都没给费迪南德面子,以他的老婆原来是个保姆(乌苏拉与费迪南德结婚之前是个保姆),不具有管理能力为由直接否决。

更绝的是,沃尔夫冈还公开发表声明,“多谢皮耶希这么多年来对大众的贡献,祝他以后统统都好!”

这是扫地出门的节奏啊!

最终,费迪南德及其太太不能不从大众公司净身出户。

这下子,曾经在保时捷大众收购战中一蹶不振被啪啪啪打脸的沃尔夫冈,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啪啪啪地打了费迪南德夫妻的脸,把曾经丢失的面子,全部都在大众公司内部给捡了回来。

然而,对大众公司来说,2015年绝对是艰屯之际。

大家如果略有记忆,应该记得2015年大众发生了什么让世界呆头呆脑的事情。

没错,就是当年全球汽车业最著名的“柴油门件”(或称“尾气门事件”)!

2012年底,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替代燃料中心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德国大众柴油车在高速公路上的排放水平超过正常排放水平的15-35倍,这显然不克不及经由过程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标准检验……随后,美国环境保护署和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CARB)参与查询拜访,最终证实了这个研究成果。

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境保护署公布了德国大众公司利用软件设备作弊规避美国柴油车排放标准的情况——原来,大众公司在部分柴油车上安装了专门应对尾气排放检测的软件,可以识别汽车是不是处于检测状态,继而在车检时秘密启动,从而使汽车可以或许在车检时顺利过关,而在一样平常行驶时,这些汽车却在大量排放污染物,最高可以达到美法律王法公法定标准的40倍!

随后,大众自己交代说全球约有1100万辆车都安装了此类欺骗设备。

美国的奥巴马政府立即做出回响反映,责令大众汽车召回50万相关车辆,并开出每辆3.75万美元的巨额罚单,总罚款金额高达180亿美元。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也在着手介入查询拜访,德国大众公司和高管小我私家也因此面临刑事控罪。

大众公司股份应声下跌,几天之内市值跌去1/2还多。

后来,大众汽车的股价最低跌至50欧元以下,不到柴油门事件爆发前的1/4。

由于当时的大众汽车总市值也不过500亿美元,如果其他各国政府也都对德国的柴油车开除巨额罚单,大众公司恐怕要彻底破产了。

借使倘使真的如此,沃尔夫冈大战对冲基金经理,费迪南德成功反收购保时捷,沃尔夫冈又成功在董事会排挤出费迪南德夫妇等等战局,也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刚刚保住CEO职位的马丁,坚称自己对于柴油车作弊软件毫不知情,并发出公开声明,“从各方面感到抱歉,会全力追查,给出一个透明的答案”。

但是,大众公司从2008年入手下手连气儿七年造假,人们默认最高管理层是知道的,就算CEO是被欺骗的,他还是要为这么大规模的欺骗行为负责。

沃尔夫冈主持的监事会迅速做出回响反映,要求马丁主动辞职,同时推选了马蒂亚斯-穆勒(Matthias Muller)担任大众公司CEO。

这家伙是谁呢?

马蒂亚斯一直是沃尔夫冈掌管保时捷公司的得力助手,对沃尔夫冈和保时捷公司都可谓赤胆忠心,马蒂亚斯就任大众公司CEO,保时捷就可以基本决定大众的战略决议计划——大众公司的心脏和大脑,都已经变身为保时捷的人。

没有意外,马蒂亚斯成功就任大众公司CEO,并在这一职位上工作迄今。

最终,经历了8年无比弯曲勉强的过程,在大众公司最困难的时候,沃尔夫冈成功实现了他控制大众公司的梦想——大众公司,终归回到了保时捷家族的怀抱。

马蒂亚斯-穆勒临危受命,得到了资本市场的一致认可,他就任CEO的消息刚一出来,大众公司的股价就止跌回涨。

在马蒂亚斯的领导下,大众公司召回了370万辆有问题的汽车,设立第三方尾气评估划定规矩,降低对柴油车的依赖,并在2016年进军电动汽车业务,将无人驾驶、汽车电池和汽车零部件生产作为未来的主要发展标的目的。

尽管柴油门的负面影响尚在,但2016年大众汽车再次超过其主要竞争对手丰田汽车公司,从而成为以销量较量争论的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

到了2017年年中,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年前公众对于大众公司的丑闻印象入手下手消退,大众公司也正在恢复稳健的盈利,而公司股价也稳步上涨超过2015年“柴油门”事件爆发前夕。

世界一会儿清静了下来。

尾声

原来,这竟然是一个拼爷的故事……

1875年,一个叫做费迪南德-保时捷(Ferdinand Porsche)的男孩出生在奥地利,父亲是一位白铁工人,所以,男孩从小就对铁制机械和电工很感兴趣。

1900年,25岁的保时捷,来到戴姆勒车厂(汽车发明人戴姆勒创建的公司)在奥地利的Lohner分厂担任设计总监,负责设计车型。

当时的汽车只是有钱人才用得起。随着年岁渐长,已经成长为戴姆勒公司(目下当今的奔驰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保时捷向公司提议,要生产普通人买得起的汽车。但是,这个提议遭到董事会的否决,随后,保时捷本人选择了辞职离开。

1931年3月,在几位投资者的帮助下,保时捷在斯加图特设立建设了一家设计公司,专门开发汽车、飞机及轮船发动机,保时捷的儿子费利-保时捷(Ferry Porsche)后来也加入设计小组。

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上台并设立建设纳粹政府,“平民汽车”的概念成为领袖推销的概念之一,而这也正是保时捷的设法主意,领袖为此专门召见他商讨此事。

在领袖的积极支持之下,第一批针对平民的量产汽车1938年被生产出来,这种带有政府入股性质的新车被命名为“大众”;由于其外形,美国的《纽约时报》报道时将其称为“甲壳虫”,这就是我们在二战电影中常常看到的德国汽车样式。

保时捷不单单设计汽车,他还为纳粹政府设计了虎型坦克,后来威震欧洲,也正因为这个关系,战后保时捷被逮捕,并在法国坐了两年牢。

老保时捷坐牢期间,他的发动机设计公司由儿子小保时捷和女儿露易丝-皮耶希(Louise Piech)打理——是的,他女儿嫁给了一个姓皮耶希的家族。

由于老保时捷及儿子小保时捷,都对汽车性能有着难以言喻的狂热,所以,出狱之后他就在一对儿女的辅助下,以“甲壳虫”车为根蒂根基,入手下手高性能汽车的研发。1948年,由父子两个一起自行研制的第一辆保时捷跑车面世。

1951年,实现过大众车梦想,也实现过跑车梦想的保时捷阖然长逝。

目下当今,终于该揭晓本故事最重大的谜底:

目下当今的大众公司,就是老保时捷和希特勒一起设立建设的那个公司,其2007-2015年的掌舵人费迪南德-皮耶希,有一个亲妈,叫做露易丝-皮耶希,他从老妈那里继承了40%左右的保时捷公司的小我私家股份;

目下当今的保时捷公司,就是老保时捷最初的发动机设计公司,在战后变身跑车生产公司,而文中提到的沃尔夫冈-保时捷,有一个亲爸,叫费利-保时捷,他从老爸那里继承了保时捷公司60%左右的小我私家股份。

换句话说,前文故事所讲到的争斗的两位主角,是正宗的姑表兄弟,两小我私家从小就在一起玩耍,共同享受老保时捷的慈爱。

这下你也该理解理睬,当初全球那么多汽车公司,为何保时捷一门心思就对大众情有独钟?

有传言说,皮耶希和保时捷的股权争斗,实际上是两兄弟的合谋,他们老早就想把爷爷创立的大众和保时捷都归于家族掌控,但是,苦于各种法律限制不克不及如愿,于是,就公开演了这么长的一场戏。

一场戏演了十几年,演员们都入戏很深——

但对家族产业传承来说,十几年也算不了很久,当大众和保时捷的所有权与经营权都归于保时捷家族而且可以或许被很好的经营,老保时捷应当会含笑入地。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进入阅读

没有最惨!一家汽车公司,让一堆对冲基金下跪,结果……

20万就可以开店,50%毛利润,这个行业分散、早期、很赚钱!

没有最惨!一家汽车公司,让一堆对冲基金下跪,结果……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