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万物生长

2016-07-30 12: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时节近中秋,蓟县淅淅沥沥的下起雨。空气清凉、冷落,在宿舍点燃一支利群,外放着痛仰乐队的《西湖》,“行船入三潭,嬉戏着湖水,微风它划不过轻舟,时而又相远,时而又相连,断桥,何曾蹋过残雪,再也没有流恋的斜阳,再也没有倒映的月亮,再也没有醉人的暖风,转眼,消散在云烟”,听着从电脑里飘出的歌词,让我忽然想起生活七载的杭州,这个消耗掉我整个青春的地方。

【美文欣赏】万物生长杭州的春天,是最美的。一月到三月下春雨,四到五月是梅雨。春雨清新,是甘冽的清香型;梅雨绵柔,是老道的酱香型纯酿。春雨点点,绿树青青,楼宇、人事俱染上一层薄薄青烟,燃起你内心里不知归处的轻愁。 【美文欣赏】万物生长曾在春日去过水乡西塘,那里有一条长廊叫烟雨画廊。下春雨的时候,沿着这画廊,可听见雨滴砸在屋瓦上“哔哔剥剥”的声响;而廊下的河道里,春水初生,绽出一圈圈涟漪;临河的屋子里,邻家阿婆煮的芡实粥腾出圈圈热气。夜间我住在阁楼上,就着微微灯光,读张岱,他的世界里的江南有道不尽的旖旎风情。夜色渐沉,熙攘随着雨声一同眠去,河道里的船家靠了岸,极少的一位老把式习惯了这水上生活,在画舫里吃了几杯老酒,听着雨声睡去;半夜却被这清寒冻醒,索性披衣坐起,拿起水烟袋“嘟噜噜”咂上几口,朝着这水乡夜色沉默片刻发了呆。清晨微光渐起,檐下燕子衔泥筑巢,叽叽喳喳;烟雨画廊里的老阿婆竹筐里装满小枝的棠梨花、杏花,沿街叫卖。会想起陆放翁的句子“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美文欣赏】万物生长电脑里的歌曲从痛仰的《西湖》播到了达达乐队的《南方》,“我住在北方,难道这些天许多雨水,夜晚听见窗外的雨声让我想起了南方”,听着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让我想起了江南。诗人杜涯说,“流水淙淙,年华如梦,不如归去,不如沿街卖花”,这可能是许多在江南生活过的人离开之后的清梦。【美文欣赏】万物生长毕业后,在天津蓟县工作。梦开始的地方,七年前,我在这里奋斗,在这里追梦,高考后,离开北方,远赴杭州,七载江南生活,又回到了蓟县,在这里工作、生活,在我生命中,蓟县同样是一个值得永远铭记的地方,这里有梦、有朋友、还有懵懂的初恋。【美文欣赏】万物生长蓟县,北方城市特有的共性,江湖气浓烈,天津、山东、河北莫不如此。喝酒食肉,有快意人生的爽气;可是却少了江南青山碧野花枝春满的青纯。我在这里成长,有初生牛犊向前飞奔的锐气;却偶尔会在疲惫时、迷茫时,想起江南曾有过的生活;这生活不是一种繁复的追忆,却是庸碌生活中对理想生活的追求;清新美好,像青春期里的初恋。

又勾起我的思念,南方。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