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红颜淡去的年代

2016-06-18 18: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无意偶尔的相识,源于茉莉的花香,我喜欢茉莉,如同你一样,伴随着茉莉袅袅的馨香,你款款走来,我默默凝视。如诗一样的女子,文字里与你相遇,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果然,我们相遇,然而我们的相遇没有那惊鸿一瞥的辉煌光耀,如水一样平常的静美。

落叶飘,红颜泪

作者谭平

几度销魂,几度秋,莫待秋来黯销魂,凄凄惨惨是悲秋。唐代现实主义诗人杜甫也曾有诗云:“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一阵阵的金风抽丰,使劲儿地吹。枯叶飞,翩翩落叶随风坠;心相随,醉梦人儿心自碎;百花残,片片花瓣洒满地,待到叶落花残时,人生辉煌光耀哪里还有机会?

我们老家就有一棵古老的参天梧桐树,高高地扎根在村边学校旁,遮去了半边学校操场。每逢夏天,枝繁叶茂,是个消暑的好地方,更是谈情说爱、聊天的好场所。

每当金风抽丰拂过,最美不过秋叶片片舞。那一片片梧桐叶,如蝶儿翩翩,黄碟嬉戏,逐风戏雨,漫天旋舞,悠然飘落,随风而逝。一片片落叶悠哉乐哉的,斜斜的,终于着地了。

这时候,我的心也随着蒲葵扇大大小小的梧桐叶各自飘零,扑哧。。。扑哧。。。扑哧的心儿也终于沉淀下来了。

现如今,我站在梧桐树下,但也心酸酸的。就在此时,一阵金风抽丰扫过,冷冷飕飕的,想起当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黯然泪下。那梧桐叶姗姗落下,乱七八糟的。片片梧桐叶也抵抗不住金风抽丰的攻击,只得老老实实地脱离梧桐树的怀抱。那飘然而下的梧桐叶,更激起了昔日情怀,也唤起分离的痛苦。

这阵阵的金风抽丰,飘飘的落叶,勾起了我对梧桐树下那一段念念不忘的不了情的回忆。

曾清晰地记得那个夏季,是个似水悠长、情意绵绵的岁月。我在老家消夏,那大大小小厚实的梧桐叶,魁梧古老的梧桐树下,已深深烙在了我心坎儿上,扎在了心窝上。

那时的我,也老大不小了,急煞死了我的母亲,整天在我的耳边唠叨。我们老家的习俗就是:“女过二十岁,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啦,男过二十五就要当‘王老五’,王老五骗子一个。”尤其是逢年过节、假期什么的,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好像我真没人要似的——打王老五骗子一生,断了他们的“香火”似的。只要见着那个亲戚朋友就拽着老给人说:“哪儿有没人要的媳妇儿,给我家老大说个。”也每当这个时候,我赶紧用话岔开,实在不行就闪,免得母亲说个没完没了……

我知道母亲心切,想抱孙子,后继有人嘛。为此,我还相了三次亲呢。但我相信,总有面包和牛奶都会有的。花开花落自有时,可能就在哪一个不经意的拐角处,会遇到我一生的幸福,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炎热的夏季,漫长的暑期,放满了我生活的节奏。我那闲适散淡的个性就在这样的季节中蔓延滋生的。枝繁叶茂的梧桐叶是那么讨厌,招来了许多的麻雀;也是那么招人喜爱,有时还会引来了一双喜鹊。大大小小的梧桐叶肆掠过校园的围墙,遮去了半边操场。炙热的太阳,也拿它没了招,无从下手,只得从树叶的缝隙侵入。然而,它却给我们带来了一片清爽的天地。这时候,我一定会坐在梧桐树下,享受着这无边的清凉,心中也有说不出的欣慰。

那天,恰巧是个炎炎夏日,等到了她。常言说得好:“千里姻缘一线牵,缘由天地。”老人们也常说,月老其实早已牵好了红线,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可就在那年那个夏天,学校边的梧桐树下,我迎来了,也等到了我的红颜知己。后来,还差点儿成了我的新娘,成了母亲口中历历在目的儿媳妇,成了继承我们家香火的人。

那天,我吃过午饭,母亲又入手下手了她的计划,唠叨不止,三言两语。于是,我和往常一样,赶紧拿了一把蒲葵扇,夹着一本老版《红楼梦》,索性躲到梧桐树下,也清静清静。

那里也是个乘凉的好地方,那里有两排长长的石凳子,和一张圆圆的石桌子,村里的人一到夏天就到这里来纳凉,说笑话的,纳鞋底的,说闲话的,打扑克升级的……连老人们也经常到这来散散心,活动活动。

谁不知是月老有意呢?还是天意,竟无意偶尔间让我遇见了她——一生的红颜?也或许是缘分吧……

那是谁?独自一人坐在梧桐树下,我心里一直在打着鼓,正纳闷儿。

是谁家的千金?竟如此清秀素雅。若是我们村的,我当然认识呀?怎么从前没见过?会不会是哪家的媳妇儿?可又没道理呀?我们村最近又没有哪户接新媳妇儿。

这时候,邻居王大妈来了,看见她,就问:“秀儿,你好久到你外婆这来的?”秀儿轻声应道:“昨儿个。”然后,她低含着微微一笑。

我慢慢地走到梧桐树下,在另外一张椅子坐下,面对眼前二八佳人,脸有点儿微红,心在扑通、扑通地骚动。此时,我好像是新来的,怯生生地坐到梧桐树下右边的那一把长椅上,拿起书静静地阅读。

这时候,王大妈走了,只剩下我俩,都默默不语,但这只是短暂的。

她也好像有点儿羞涩,“孤男寡女”,而且“男未取,女也未嫁”嘛……我们都点头示意,究竟?结果不认识,觉得有些难为情,稍稍有点儿尴尬,也算打个招呼,都把头埋得低低的。

却不知,落花有意,流水可能亦有情。此时一阵微风吹过,热热的脸庞,总算消退了些热气儿。我稳了稳心,首先打破了沉寂的空气,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便与她家常起来。然后,我又把那本老版《红楼梦》让给她看。究竟?结果我是主人,她是客人,不克不及让她觉得我们这里的人寒酸,没素养,更何况我对她有好感,初见那一刻被她震撼。我俩清心交谈,同舟共济。她的言谈文雅,气质素雅,清淡打扮服装,清秀容貌……更征服了我,掏走了我的心。她侧之嫣然一笑,轻盈飘逸的长发,让我的心儿随她飞了,飞到了梧桐树上,魂也丢了,丢在了梧桐树下。此时,我懵懂地已经找不着东南西北啦……

于是,我小诗一首《梧桐树下》:

梧桐树下,

她,言淡雅,

嫣然含羞如粉色,

清秀玉面,娇羞掩颜俏秀儿。

梧桐树下,

喜鹊闹,

我俩情相投,意相合,

心暗喜,情绵绵,心相随。

梧桐树下,

相约今生,

誓言若能身相许,(短文学网:)

红尘一生,别无她恋。

夏水盛,叶茂盛,盘虬卧龙的梧桐树。待到秋来时,枯黄叶儿飘自零。秋叶虽无情,树儿却有情,莫待叶逝,树憔悴。红尘滚滚,人海茫茫,我们皆九牛一毛,却能邂逅于梧桐树下,而且心有灵犀,心领神会,这只能是缘分。

这个浪漫的夏天,整整一个暑假,五十多天的时间里,我们每日中午必到梧桐树下,谈理想抱负,说小我私家未来,展望前途,规划人生……

我们无所不谈,心中没有了秘密。那温馨的话语,多情的密语,动情的调侃,在我们心里生了根,点燃了爱的火花。还有那给力的夏天,每日炎炎给我们相聚创造了许多的机会,梧桐树下约定了今生的情缘。

在梧桐树下,梧桐为媒,天地为证,我们私定了终身。那时,我们在月下花前、梧桐树下,留下了浪漫的情话。那甜甜的感觉,香香的情调,亲亲我我的蜜语,让人缠绵,让人痴迷,更让人灯红酒绿。

暑气就这样悄悄地溜走了,假期也随时间瞬逝而去。可惜,在梧桐树下留住的只是一段孽缘,看似有花却无果,成了“水中月,镜中花”。可彼此留在心里的是那段难忘的依恋和牵盼。无法割舍的爱意就在此刻升华,淌进了对方的心里,沁入了彼此的血液。

那是我在老家避暑的最后一个晚上,绵绵悠长的情话,依依不舍的情丝,难以割舍的分离,让我俩夜难眠,心相连。

那夜,我俩呆呆地坐在梧桐树下,依偎在长长的椅子上,她拉着手,头轻轻靠在我的右肩上,我双手紧紧攥着她那双软如无骨白皙的玉手,轻嗅着散发馨香的长发。我们此时都逝去往日的欢笑,默默无语。我看着她那含情脉脉眼睛,读到了她是爱我的,舍不得彼此分隔隔离分散。她眼里闪着泪花,润泽了眼眶,沾湿了睫毛,水汪汪的眼神,透透彻彻地散发出她对我的爱。这已经刻在我俩的心尖儿上,够我们回味一阵子了,留下了人生最浪漫的一页。

你看她,朦胧的夜色之中,皎洁皎洁的长裙,纤柔的身段,高挑的身材,披肩的乌黑长发,散落在我的胸前,散发出丝丝飘香。还有她那齐眉的刘海,清秀的脸庞,楚楚动人的眼泪,真要了我的命。

突然,她私语我耳,清脆而又幽婉地声调说:“别忘了我,明年夏天我还来外婆家,梧桐树下,不见不散……”此时,她说完,一滴眼泪滴到了我的手背上,凄凄凉凉的。这时候我隐隐的感觉到她内心的凄凉,其实她早就知道我俩可能有不好的结果。

夜无眠,花落泪。可惜了红颜,那夜她伤透了心,心醉了,泪流了。当时,也不知是被一阵阵风刮迷糊了我的眼睛,也湿了;还是被她感染了,心儿隐隐作痛。分离之时,想对我说些什么,可半吐半吞。后来,我才知道,她家里是她们当地的富商,而我家境惨淡,她的母亲很势利,认钱不认人。

我从口袋中拿出一条皎洁皎洁的方绢,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左肩,把方巾递给了她,她轻轻地拭去了泪水。她拭后,我接过湿湿的手绢,轻轻地叠好,放到她的手中。这送给你了,有你的泪水,也有我的情意。

心儿酸酸,魂儿飘飘,红颜泪怜怜,凄凄丝丝夜儿风,红颜花儿朵朵飘,泪水汪汪滴滴俏,一夜梧桐树下情语牵动了红颜心。

此夜之后,梧桐树下,时间流逝,暑期也就这样结束了。我也只得回到自己的工作单位,也还得奔自己的前程。

一年之约啊,怎么熬呀?相约之期,是那么的漫长;相思之苦,是那么的悠长。不堪回首回头回忆,那梧桐树下的情真意切的倩影,此时只能留在脑海间,珍藏在心底,仿佛远在天边,又迫在眉睫。那时,若是目下当今,当时的痴男俊女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两个月过去了,夏逝去,金风抽丰潇。那年秋天,落叶的飘落,虽是与梧桐的分离,但翩翩而舞是离别的留恋,是落叶含情默默对梧桐的情丝艳舞。落叶飘,它是眷恋着这棵梧桐,这何尝不是昔日的“恋情”?虽落花有意,流水也有情,可天又不测风云,偏偏老天爷要捉弄这对有情人,也多是一帆风顺吧?

谁都知道“纸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回去不久,她的父母得知此事,万般阻难,百叼不厌,总是想尽千条“毒计”,拆撒这对苦命鸳鸯。

那一天,正好农历十月十五日,她来德律风了。她是在离她家有十多里路的一个小商店打给我的。当时,我拿起德律风,只听到德律风里传来一阵阵低低的抽噎声,她默而不语。约莫过了一两分钟,我急了。她才伤心地说:“我们、分手吧、以后你就好好的,别想我了……”说完这句话,她又再次缄默沉静了。

百花还未到盛艳,却已被金风抽丰吹落;春花还未结出丰硕的秋实,却已被天灾人祸所摧残。我的心碎了,梦破了。我的头都要炸了,一个劲儿追问:“为何?为何?为何?难道你心里没我……”在强烈地追逼下,她只得道出了真相。

她的母亲认为必须讲究“门当户对”,说我家是“草屋一间,上无一片瓦,下无一块砖”,以母女关系来要挟她。三个月期间,他们给我介绍了三处,家家都不错,有楼房,有存款,逼我选。不然,就和我间断中止母女关系啊,你叫我咋办?我争取过,乃至用命抗争过。可是他们顽固的、传统的封建思想中毒很深,还是老掉牙的思想,总相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使我哀求之声凄凄惨惨,泪水涟涟,也无法改变现实。即使我去了,母亲说都不答应,更何况母亲只有一个啊,你教我咋办呢?

她泣着泪,一字一句的哀婉地述说,悲伤至极。德律风那头的她,可以想象此时她早已滴泪满面,伤心楚楚,憔悴怜怜。其凄清感动天地,此情也悲天怜悯。此时,她已喜笑颜开儿了。那时,我的声音在颤抖,泪流盈眶,心儿在流血。

当时,我也“一把鼻涕一把泪”,为她心痛,为她伤心,为她落泪。实际上是为了她,更是为了我。

那时,我俩也只能“怨天不由人”、“上天无路,入地也无门”啊!只是可怜了她,也苦了她!

是我,就是我,是我的无能,而今还“上无一片瓦,下无一寸土”、“小葱拌豆腐”哟!要是当初梧桐树下不遇着她就行了,她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就不会备受煎熬。

是我,就是我,根源在我!放弃吧?如今你还坚持什么呢?她在痛苦地挣扎着,心儿在流着血呀!彷徨的我,心碎的我,失去了她,就失去了自我。

当时,我虽理解?理睬:“蝶恋花一朵,花吻蝶一双。”人生一世,朋友好找,知音难寻,知己难求,红颜更难遇。看着遍体鳞伤的她,终日泪雨洗面的红颜,你还忍心吗?但凡你心里还有她就该放下了,让她欢笑,让她幸福……

还是那年,可不是浪漫的夏天了,却是冷飕飕的秋天。等不到一年之约后的夏天了,待不到梧桐叶再次繁茂的季节了,她抵不住父母强大的攻势,不能不“就范”,答应了婚事,快要嫁人了。

当这不幸的消息传来,犹如晴天霹雳,当头一棒。我晕了,整天痴痴呆呆的,好像没了灵魂的“木乃伊”。

在她嫁人的前三天,她到她外婆家请客。我们又相聚在梧桐树下,相拥而泣,默语哀伤……

红颜落泪,落叶飘飘。秋黄的梧桐叶,你真的听得见这对恋人的心声吗?为什么这时候片片是枯黄的叶子?为什么要偏偏选择这时候翩翩落下?为什么金风抽丰你总是那么无情?飘飘落叶,你为什么只顾及自己的安逸飘荡?为什么……

她,瘦了,更憔悴了。微黄的脸色,黯淡的眼神,柔弱无力的声音,微弱的气息,声音也沙哑了许多,泪涟涟依依,湿透了我的臂膀,更伤痛了我的心。那时,她什么也没说,内心的剧痛,使身子在不停地颤抖,我紧紧搂住她……

此时,只能用泪水来诠释我俩的爱,任凭泪水如何挥洒,也无法代表她对我的心。只得来生续前缘,泪水化作相思雨……

低吟的金风抽丰,片片飘洒的落叶,犹如这对情人的红颜泪,滴滴洒向对方的心里。

柔弱的她,如今零零落落,凄凄惨惨,泪雨怜怜,真乃造化弄人。红尘漫漫,心中的那只独秀,沁满了我的心,猝风折断红颜,昨夕鲜花,今夕落红已逝。憔悴而纤弱的她,再也经不起风霜的折腾,还能熬到明年梧桐枝繁叶茂的夏季吗?

金风抽丰筱筱,片片黄叶,阵阵纷飞。飘飞的落叶随风而逝,似一双双舞蝶嬉戏着这对情人,也只得祝愿他们:“来世喜结连理枝,在天再做比翼鸟。”

梧桐树下,红颜泪水一段情,飘飘落叶破情关。红尘俗事闹人心,只要红颜常欢笑,是拾起那一段恋情,还是放下那一段伤痛,那又有何区别呢?

现如今,金风抽丰依然,梧桐落叶仍在飘。昔日红颜落泪,今昔几度欢笑,那我们彼此还有什么不克不及放下呢?

(短文学网:)

一诗一词为红颜,一笔一画自浅薄

作者:三河子

花开花作,忧郁藏匿着泪襟风潸的泥瓣,落在一个无名过客的衣毡。喜欢无题的诗词,抑郁愁伤满是拙的情怀,化作诗的内在题词;不需彪炳,不需显赫,不需浮华,不需繁杂,只需流尽一个隔离人的心声。

只切,切一段如痴如醉

只断,断一个悲喜交加

只离,离一曲过客萧然

只读,读一个墨水丹青

只写,写一个同病相连

切掉生活中的如痴如醉,让人无眠的牵盼,在黑暗处唏唏嘘嘘的没落声音;只断不留,用椮木古香精心雕刻的留有历史痕迹的盛唐琵琶,带着香山居士那一腔抑郁悲凄之情,弹一个:“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么。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用那冷涩弦凝绝的绝音断一个前世彷徨后人哀啼悲喜掺杂的平凡故事,只需前奏,不要结尾,只因结尾总是留给那些痴情人。

望断天涯路,我只怀恋一小我私家,让人心痛彻底的半陌生人。

曾经的曾经,带给我无限的欣喜,快乐的日子还在耳边吹响着恋人的歌曲。化作天使的她,给我一双用墨笔勾画宛在目前的丹青翅膀,让我扑向那一汪清月。在清月的见证下留一段平凡人的普通故事。

只因我很平凡,只需一个普通的结尾。

隔离的世界,陌生的繁华,熟悉的陌生;独自走在那一段枫叶假扮天空给人无数遐想的柏油路上,赧绿色的斑驳树叶,拍打着一诗一词为红颜,一笔一画自浅薄的陨落心扉。

潸然的泪水渐渐消失在婆飒风韵的雷雨后,统统伴随着空中出现的一点闪光,消失在黑暗的尽头。在薪火之前无聊翻点着一书,在万寂消失之前写一个为依消得斯人醉,写一个风尘知己,幸灾乐祸,写人写己,哭己哭人。

水墨丹青,花瓣落地,青丝砖瓦在纷纷扬扬中飞到另外一个时空,一同穿越作伴的还有一名为红颜挥舞最后一把剑的萧然过客,亦称之为红尘剑士。

去何处,情流于尽;别是归,意藏于诗情。雨,亦成为离去音符,跳动于斯人心扉。

写在红颜淡去的年代

作者:石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金风抽丰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亦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愁。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纳兰容若

这是我很是欣赏的一首词。也是我小我私家认为古来对“红颜”一词的最好阐述。古人最爱叹息红颜多薄命,或言,红颜多祸水……

我不是个很爱历史的人,虽然我切实其实是文科生。在我的理解里,红颜不过是一种很朴实简单的概念。然而,待到读了许多故事后才理解?理睬,之所以红颜一词能得以广泛流传和费解,是因为有故事的人,太痴而已。

历史上,五花八门过往了那么多人,数数有谁没有红颜?看看有谁没有个把知己?

文人、政客、乐家、游客…甚至皇族,甚至娼妓。

这么多的角色,那么究竟谁最懂红颜?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那么谁最不动红颜?关于这一疑问,我目前很是欣赏安如意姐姐的观点。那就是皇族。

古来历代皇族征战,受灾的永远是百姓,这一点毋庸置疑。皇族的变更,替代的不只是政治,经济,文化…还有他们的女人。皇宫,不过是个富丽堂皇的妓院,而皇帝,也就是那世上最大,最伟大的嫖客。只要皇帝愿意,有哪一个女人他嫖不到?然而这一现象并不是没有被人探寻,而是再探寻这一问题的时候,又会遇到两大难题,那就是书上所讲的奴性文化和重男轻女文化,这三者往往都是彼此起伏相辅相承的发展着,甚至到了今天。也许经历了历史文化几千年的发展变迁,这三者一直沿传着,所以世人难免会产生厌倦,厌倦过后就是慢慢的习惯和接受。

说道皇族故事,有两小我私家不能不提。(短文学网:)

南唐后主李煜,还有唐氏玄宗。关于李煜,我很是不欣赏这个男人,因为我总觉得这是一个败家子,整天只会拿着祖先丰厚的天下挥霍,成日沉迷酒色,吊儿郎当。若要非得找出他的优点,他或许只剩下了点文采可以乐道,但这也正是他有且仅有的了。因此我不喜欢研究他,因为我小我私家的偏见,很是不满和愤懑,我空有一腹的志向可我没有条件实现,而他…

那就谈谈唐玄宗吧。从我小我私家角度看,我很仰慕三郎这小我私家。有才,有情,有志,男人的三要素他都有了,而且还绝佳。他和玉环的故事,从来不被我们所陌生。然而每每想起他们,我都会叹一声: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三郎并不是一入手下手就很喜欢玉环,甚至他们之间还交杂这复杂的关系。简单的可以这样说,玉环是以一个儿媳的角色和三郎相遇,而三郎则是再失去挚爱前妻导致心碎不已的情况下遇到了一个简单的女孩,那时的三郎其实不年轻了。对于,初期的玉环,我只能用简单两字来形容。试想,就算到了今天,一个心碎的男人遇到另外一个使他充满希望的女孩后会怎样?回答:会铸就一段千古绝恋!

然而,事事不如人料。只因他们只是处于一个错误的时间,在一个错误的地点,以错误的角色相遇,然后谈了一场错误的恋爱。

从三郎的角度看,他和玉环在一起,首当其冲面对的就是一个乱伦的问题,或许身处特殊皇族的他的儿子其实不介意把自己那么多妻妾中的一个简单女子让给父亲,但外人会怎么看,即使外人不敢讲出来但外人心底都很理解?理睬。可对于三郎而言,面对爱情,那又如何?他不在乎…再从玉环这里看,她原本是个皇族妃妾,只是皇帝的儿媳,可一会儿就成了皇妃,这恐怕不是简单的升职问题了。可对于面对爱情的她,这又如何让呢?于是两人相爱了,爱的死心踏地,爱的天崩地裂翻天覆地,爱的水乳交融,爱的羡煞天地…但是(中国人最怕这两个字),陷入爱情的男人女人都会变成傻瓜,智商在爱情那里是行不通的。他们只顾着相爱了,三郎只知道自己在人生后半段得到了又一次重生,玉环只知道自己找到了一名真正对自己好的男人,虽然他是皇帝,虽然她是个简单平凡的女子。世人感慨了,红颜!三朗为宠玉环,不顾被当时的狗仔记者写下了“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篇章,玉环不知自己的影响力已经不只是让在积极的家族荣华富贵那么简单,甚至使人也都又“不重生男重生女”的感慨。若放到目下当今,早就登上了《时代》周刊,绝对杀出重围被评为年度甚至世纪最具影响力人物……可正因为他们爱到了痴傻,也就接连上演了一串串的悲剧。至于悲剧,我小我私家不喜欢描述悲剧的故事,所以就不讲了。

红颜,这统统,不知是谁的错与对造就另外一小我私家的错与对。

在历史文化的发展中,还有一个角色从来不会嫌少地被提起——青楼歌妓。看过了安意如姐姐的书后,我认识了一名女子,鱼幼薇。

对于鱼幼薇,我可以不害臊的说,我甚至爱上了她,只因我怜惜她。只恨我们相隔了千年,在那千年之前,有了这样一名绝世女子,可却没有一个男人懂得爱护保重她,或者说,她爱护保重的男人没有爱护保重她。若时光倒流,我愿递上手绢为之拭去眼角储存的泪,轻轻拥之入怀,好好地心疼她……她是个难有的才女,七岁七步之才,十二岁名扬长安的诗童。没错,她是诗童。正是她这一角色,造就了她一生的悲情。她暗恋上了她得主子,温庭筠。先是暗恋,后来是深深的爱上,爱上一个她不该爱的男人。爱得死而复活,爱到心碎,可温君其实不爱她。于是她便反复的思考这究竟为何,是自己不够优秀?是自己不够魅力?还是自己出身卑微?长时间以往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以至于后来的她走上了绝路,踏入青楼做了一位歌妓。书上说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想报复这世上的男人。说到这里,我不禁感叹她,傻女人。其实当时并不是没有别的男人仰慕她,事实上追她的男人排成排完全可以筑起长安的另外一道城墙。接下来的故事,我实在不忍心再去翻读,我会心痛。结局是,她莫名的犯了罪,被一个曾经被自己拒绝的男人判了死刑。断头台上,她无所惧寒光夺人的刽子手,她目光焦灼失去了任何生气希望,她绝望至极,她憎恨这个世界,可她是不是憎恨爱情?是不是憎恨那些男人?…然而在断头前一霎,她又看到了那张脸…然而,统统都完了。

写到这里,我再也掩饰不了我的心绪,我心痛。我愤怒。我真想把那些男男女女全抓出来,完整绝对送去砍头,砍一千次,一万次……

在我第一次心痛的那时候,我已在我心底为她留下了一块牌坊。

人生若只如初见…所叹的相比正是这样的人吧。

红颜,谁让谁成了祸水?谁让谁薄命?是你情我愿?还是其他……

我永远不敢想下去了。

我不奢求着惊世骇俗的爱恋或一段百事流传的故事,只想爱护保重身边的统统,平平凡凡的过完一生。我愿做个单纯简单的人,去实现我一部分的理想。直到走完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段路途。

这是个红颜淡去的时代,别总那么痴恋,有的就该满足了。别整天不停的埋怨了,用心去爱护保重,去爱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金风抽丰凋碧树……

美人命薄

作者:怀哥

自古以来,流行一句话,叫“红颜命薄”。意思是说,女人一旦漂亮了,命运总是多坎坷。;历史上有很多典型的例证。周幽王时期,有个叫褒姒的女人,很漂亮但性格怪异。她为了取乐,要幽王点燃烽火台,结果使幽王失信于民,丢了江山。褒姒后来被送上断头台。“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杨贵妃算是“红颜”里的极品了。据说洛阳的牡丹花会,骄傲的牡丹花见了贵妃,都自卑得闭合起来。杨贵妃是被李隆基霸占去了的,但在后来还是相爱了,生活很美满。谁知安史之乱,安禄山逼宫,逃亡徒中又遇马嵬兵变,贵妃娘娘死在了唐明皇所赐的白绫上,《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是小我私家见人爱的可人儿。“亭亭玉树风前立,冉冉芙蓉带露开。”就是她的写照。林妹妹也是个才女,吟诗作画,总能拔得头筹。她还是个多情女子,宝黛爱情故事,让人百折回肠。特别是葬花一段,撕裂心肝,催人泪下。林妹妹在哭干了眼泪之后,死于肺病。

如此看来,红颜多薄命,是一种宿命。其实仔细想一想,也不尽然。褒姒的死,是自己找来的。依仗好看的脸蛋,就要息事宁人,总是浅薄了些。拿江山当玩具,视社稷做儿戏,总是随意了一点。女人啊,一定不要把自己的美丽当武器,去制造灾难。妲妃是死不足惜。贵妃的死,是男人的罪过。君王不早朝,责任应该在君王。江山没落,责任还在皇帝。贵妃不就是醉了酒更好看,出了浴更撩人吗?何罪之有啊!男人们在江山摇晃的时候,不去检讨自己,却去怪罪一张脸,太狭隘了。娘娘的死有些冤屈。黛玉之死,是社会的不公。门当户对的观念,封杀了爱情,小人的计谋,玷污了纯洁。贾老太的顽固是封建礼教的化身,薛小姐装乖扮巧横刀夺爱是小人的代表,造就了黛玉“风刀霜剑严相逼”的生活环境。一个仰人鼻息的弱女子,不能不发出“今日侬葬花,明天将来谁葬侬”的感叹。林妹妹的死让人心痛。

时代走到了今天,漂亮女人的不幸还是不可避免,很多“红颜”都在怨叹,心如天高,命比纸薄。这真是一种悲哀。其实,有着好看的脸蛋和身材,是上帝的宠爱。一些美女误解了上帝的初衷,以为可以坐享其成,一美永逸。知识可以不学,工作可以不做。须知外秀内慧,引力更强。一小我私家经济独立,才能实现人格的独立。也还有美女佼佼不群,藐视统统,“我美我拽,谁都不甩。”要知道傲慢就会带来偏见,拒人于千里之外,必然孤独。红颜多薄命,男人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见了美女,苍蝇一样饶着转围着飞,谁知爱的多,娶的少,占有的多,怜惜的少。更有甚者,一些爆发户赤裸裸地用钱去砸,十万元睡一觉,百万元跟我走。在他们的眼里,美女只是会走路的商品。他们给予美媚的,只有霸占,甚至是掠夺。

红颜命薄,是因为诱惑太多。还在读初中,就有人写条子递情书。读大学,奔驰宝马开到学校门口。走上社会,阿咦奉承,花言巧语无处不在。如果一个女人没有定力,就会陷了进去,且会难以自拔。虽然有人说美丽也是一种生产力,但那究竟?结果是辅助作用,还有修养,人格,能力,善良,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的社会,也应该给丽人以宽容,还美媚以尊重。少一点占有,多一点怜惜,少一点诱惑,多一点真诚,少一点渴望,多一点理解。

这世界,美丽总是会让人感动,但让人感动的,不单单是美丽。人的一生,命运不是在脸上,而是在手中。

所以,祝愿天下所有丽人,都有幸福的命运和人生。

轻叹一声,虞姬花开

作者:大风歌

家乡的人们把虞美人叫做虞姬花。秦末,在这里发生了惨烈的垓下大战,上演了最壮烈的一幕霸王别姬。相传,垓下之战结束后的第二年春天,在虞姬自刎的地方,长出一种奇异的花草,当地人都说,是虞姬的化身,是虞姬的鲜血染成。于是,野花也被赋予了一个美丽的名字——虞姬花。 虞姬一腔热血染红了这片黄土地,从此就有了凄美的虞姬花开。

细雨中,天空吹过阵阵的东风,四月竟还显露出习习冷气。“滞魄宁依原上草,妾身托根生路傍”。山野中、小路旁,阳台上、公园里都能看到虞姬花开,浓郁得让人惊异。如绫似绸的花瓣,薄如蝉翼,婀娜多姿,血红的花瓣,红得像燃烧的朝霞。 在一簇簇花朵中,总是可以或许看到一缕缕的血迹泪痕,那是虞姬的斑斑血泪!一根细细的茎,举一朵如烟的花,带着忧伤的皱褶,滚着浅浅的花边,风来轻舞,象虞姬袅娜的裙裾,在细雨中摇曳。那一朵朵镶着白边的花朵,象一只只上下翻飞的蝴蝶,在枝头翩翩起舞。雨儿悄悄地落下,风儿轻轻的走过,花儿随风慢舞,那么的轻盈,像是踏着古典乐曲的节奏,翩翩慢舞轻摇的绝代佳人!虞姬花有美人的名,有美人的魂,才会有这绝佳的舞姿。

空气中弥漫着虞姬花的清香之气。花香呵护着披满白色绒毛的花茎,心型的花蕾就挂在上面,低垂的花蕾,像一个含羞的少女,依稀是伊人孤单的身影,沉思着千年的云烟。一曲霸王别姬,凝固了千年的岁月,凝固了美人拔剑自刎的历史瞬间。让人想起两千多年前,一幕痛苦的别离场面,让人们的目光触摸到了历史的脉动与沧桑。英雄美女悲壮动人的故事,万古刚烈,勾魂摄魄。一段英雄美人的千古传奇,才是垓下战场的神奇魅力。 浩荡的狼烟,掩不住垓下空旷的四野,一片虞姬花开,惹尽千古遐思。

家乡的人们赞美虞姬,怀念虞姬,虞姬花的传奇,两千多年来,一直当作爱情的经典传颂,一见钟情而倾尽一生,让人羡慕,让人心疼。“新血化为原上草,香魂先逐剑花飞”。八方受敌时,虞姬向颈间决绝的一剑,成就了自己对爱的忠贞不渝,演绎一段凄美绝伦的爱情故事。这一剑,赢得千百年来所有男人永远的心痛!曾经美丽的拥有,曾经的念念不忘的生生死死,成为永恒的爱情传奇。虞姬忠于爱情,拔剑自刎,其情惊天地,其义泣鬼神!绝命之剑,永恒之血,生长成艳丽的虞姬花开,留香于秦汉至今的泥土之中。垓下天空的朝霞,从此长红不退。爱情铸就的虞姬花开,静静地流淌在苦涩的长河中,慢慢地聆听在历史更替中的叹息里。

“虞兮若何怎样自古红颜多薄命,姬耶独留青冢向黄昏”。 艰难惟一死,激昂大方抱重瞳。时空无语,只有《垓下歌》,充满痴情盛开的虞姬花,红透春风夏雨,长醉秋霜冬雪。风尘飞扬中,浸染过秦末一段美丽的天空,也曾苦撑过一种苍凉的心境,荡向遥远的秦汉流年。花开堆积成凝重的沉思,舒展着惋惜的韵味,丰满着后人的追忆。世上还没有哪一种花,以一个女人而命名。虞姬能在一朵花里永远活着,岁岁颜如云霞,也算流芳百世了。

面对虞姬花开,在我心灵的深处,涌动一股湿润的伤感。岁月如云烟,一朵朵飘来,一朵朵散去。也带走了,一段生动的情感,一串苦涩的沉重,一声真情的感叹。虞姬花,一个美丽的精灵不断地燃烧,血红胜火的花开长留人间。春风细雨,花开滴血,春风穿过花丛,一缕凄凉的楚歌,随着飒飒而动的春风,飘荡着虞姬的歌声,缠绵着垓下的原野。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听着这凄婉的歌声,在心灵深处为虞姬感慨,为虞姬长叹。这一声千古长叹,绝不单单因为垓下的悲壮,秦末的苍凉,只为那千古绝版的爱情,万年凄美的虞姬花开!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