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仓颉庙记》

2019-05-21 07:03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仓颉庙记

郑欣淼

仓颉相传为黄帝史官,始造文字,以代结绳,号称史皇、仓帝、文宗。文字之产生,属人类文化发展史上里程碑式重大事件。故《淮南子》称:“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所谓惊天地而泣鬼神者也。中国俗好攀附名人,《明一统志》遂记开封府开封县、大名府南乐县、青州府寿光县及凤翔府岐山县,均有仓颉庙及仓颉墓。明杨慎《丹铅馀录》谓“当以关中冯翊、今耀州者为是。”清毕沅《关中胜迹图志》采其说。所谓冯翊、耀州者,均指今陕西省白水县史官村北之仓颉庙及仓颉墓。

美文欣赏——《仓颉庙记》

白水县古名彭衙,《左传》“晋侯及秦师战于彭衙”,杜甫《彭衙行》“夜深彭衙道,月照白水山”,均指其地。西汉始置衙县,传世东汉《仓颉庙碑》即为衙县官吏所立。史官村即故利乡亭,上古佚书《禅通纪》谓“仓颉居阳武而葬利乡”,《同州志》即称“利乡亭今名史官村。”其地西北距黄帝陵仅百余里,亦合传统名臣陪葬之制。

美文欣赏——《仓颉庙记》

按西汉又置粟邑县,乃因“天雨粟”得名,为衙之紧邻,亦含纪念之意。今农历“谷雨”日,附近三县民众均聚于史官,举行祭祀仓颉盛大庙会,其来亦有渐焉。足证前引杨慎之说,并非无据。

美文欣赏——《仓颉庙记》

今仓颉庙北屏黄龙山,南临洛河水,兀然高耸,颇具气象。庙始建年代无考,推测不晚于西汉,东汉延熹五年(公元162年)已具规模。宋、元以降,均曾进行维修。现存建筑占地十七亩,以明、清风格为主。主体建筑依中轴线由南向北排开,分别为照壁、山门、前殿、报厅、献殿、寝殿。两侧又有东西戏楼及钟鼓楼、东西配殿及廊房等。布局对称,错落有致。殿宇皆系明、清乃至民国时期重修。寝殿前搭牵三间单面廊房,明三暗五,立柱内倾,呈元代建筑风格。殿前大檩长16米、径56厘米,粗细相同,据云为蒿木,为世所罕见。戏楼殿厅间有彩绘壁画,据风格推测,当绘于明末清初。

仓颉墓位于寝殿北。墓高4.5米,周长48米。墓顶有古柏一株,枝干木牙杈,轮换枯荣,俗称“转枝柏”,亦为罕见奇观。1939年,国民党将领朱庆澜参观仓颉庙,顿生崇仰之情,遂出资修建一圈六棱砖砌花墙,高约3米,朴实而精致。东西两侧各设一门。东门有联云:“画卦再开文字祖;结绳新创鸟虫书。”西门有联云:“雨粟当年感天帝;同文永世配桥陵。”工整贴切,颇有韵味。不仅颂扬仓颉造字功在千秋,亦为墓园增一文化景观。

美文欣赏——《仓颉庙记》

仓颉庙及仓颉墓之古碑与古柏,亦极富盛名。原有碑石十八通,多为各式纪念碑。最著者为东汉延熹五年始镌《仓颉庙碑》,及前秦建元四年(公元368年)所立《广武将军碑》。前者为古隶,结构舒展,线条流畅;后者为今隶,疏朗明快,粗犷飘逸。受到康有为、于右任等极高评价,被誉为“绝品”。两碑现迁置西安碑林。树木品种原本众多,松柏蓊郁,均甚壮观。尤以48株千年古柏组成之古柏群,堪与曲阜孔庙、桥山黄帝陵之古柏群鼎足而三。最巨者当为仓颉手植柏,高17米,树围7.25米,根围9.3米,足可与黄帝陵轩辕手植柏媲美。树裂如劈,枝指似戟,岁月沧桑,文明历程,尽在其中。

美文欣赏——《仓颉庙记》

陕西省政府及白水县极为重视仓颉庙之保护,作规划,斥巨资,维修殿堂,整治环境,于斯有年,成效显著。2001年,仓颉庙及仓颉墓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白水县广征国内名家墨宝,刊之贞珉,建为碑林。盛世倡文,遥想前贤事业;明时续德,长怀先祖风姿。昭兹来许,受天之祜。中华幸甚!民族幸甚!

编辑:张佳迪 审核:董张曼

相关文章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