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山路

2019-03-08 18: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文/光临

喜欢一个人在山里头行走,就如我喜欢独处一般。

一个人,形单影只、空空荡荡、心无旁骛地行走在大山的深处。没有簇拥、没有左烦右扰,没有那么些的瞻前和顾后,完完全全沉浸在漫山遍野之中。好似一匹饿极了的孤狼,从东坳的沟壑到西冲的脊背,从北峰的峭岩到南岸的草坡。又像极了一只翱翔的苍鹰,听满满当当的苍翠与百鸟嘲鸣,读晶莹剔透的溪流与水滴石穿。这就该是一整幅的舒坦和享受、从头到尾的水彩。怎能不怜惜,咋能不疼爱?

所谓的“远上寒山石径斜”,所谓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所谓的“无限风光在险峰”,等等如是,那是常人的期盼和格调。他们把景致裁为一帧又一帧彩色照片,把兴奋剪成一声又一声欢笑,收获惊喜就是他们的唯一。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与他们不一样的,我更多是为着山里的冷寂和空旷,索冀的是那种孤独到极致,伶仃到无以复加的感觉,是空空如也、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寂寥。

一个人,一段路,在大山的深处,忽快忽慢,偶左偶右,走走停停。在几乎没有了人迹的偏径旁道上随意填写自己一行踯躅的沉甸甸的脚印,双手从额头到耳边狠狠地抹抓一把断不开线的汗滴,使命地往身后的两侧甩去,我会有一种莫名的亢奋。这个时候,大可以百无禁忌、信马由缰、我行我素一番,或放喉或喘急,或低吟或遐祥,把漫山遍野当最好的音屏,让涓涓溪水作最好的配唱,再把残枝烂根、把飞岩滑石,通通地揉进同一个取景框,活生生地雕刻出一幅异常完美的写意画卷。至于之外的一切,你管它?!直到“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自然,此时那刻的我少不了要去记起经年的往事,那段本该年少轻狂、举重若轻、挥斥方酋却囿于山高路远肩瘦担沉的时光。每每一到周末与假期,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山和山路之间。仅仅是为了采摘几颗果腹的新野果,或者收捡几捆过冬取暖的枯枝野杆,也或者为了偷砍几株径硕一点的树干到小煤窑赚来年的学费。往往就一个人,天未明就出发,月高悬了还在回家的路上。一整天、满路上,除去汗滴、喘息与步履蹒跚,剩下的就只有恐惧和慨叹。偏偏那时候的山似乎特别的大、路特别的远,大出了茫茫然然的惆怅让人几乎没有指望,远成了遥遥无期的叹息让人几乎隔绝了整个世界。

后来的风风雨雨和含辛茹苦,让我终于离开了故土,走出了大山。再后来的走走停停和听听看看,又让我知道了外面的大山和外面的世界。

这些年,去过很多地方走过很多大山,几乎都有家乡山的影子却完全不是家乡山的感受。由突兀蛮峦及崇山峻岭、从奇峡怪隘到悬崖峭壁,由刀剑武当及文岳泰山、从皑皑长白到巍巍昆仑。这些年,我拨弄过神农架野人居住的竹海,清点过黄山迎客松跟前的台阶,踢踏过横断山脉纵横交错的驿道,丈量过珠峰大本营齐天高的雪线。林林总总、满满当当,天南海北,不亦乐乎。

其实,都是一个人一样的山,同样的石径同样的弯。不同的只是,经过岁月的沧桑与梳理、沉淀与洗礼,从先前的荒郊野岭奇潭怪石山中,如今读出了图画、听出了琴瑟。把先前的斜坡弯道、危岭险滩、丑石恶墩、朽枝老干一股脑儿的都美图成了酒足饭饱之后的休憩、舟车劳顿之后的闲情逸致。所以,乐此不疲。

每每走在山路上,不管在哪儿,一个人。我总是不由自主地问问自己:山是什么?为什么登山?是生活里左拐右绕的坎坷、还是工作中前夹后挤的起伏、亦或是人前屋后峰起谷落前仆后继的路过?是他人络绎不绝的瞭望,还是周遭指指点点的传说?曾经很茫然,曾经很恍惚。

我知道,一个人的山路并不是自己的全部,那儿有孩提时代的惦念,也是从那儿到这会铿锵步履的铺垫,更是对未来憧憬的胸襟和个己日积月累广袤的情怀。让我总能念念不忘的,是努力地试着把登山理解为一种历经、一种述说,是心与脚印、步伐的契合。找不着的是故旧的山,流淌的却全都是过往的事!

真的是,从前的行走都是为了今后的分享!

一个人的山路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