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乡愁」过冬

2018-12-28 00:1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希望你每天都可以睡的很早

白天有要忙碌的事情

晚上有要想念的人”

美文欣赏:「乡愁」过冬

(一键点开,走进今天的乡愁)

过冬

吕巍巍

童年的冬天,感觉要比现在冷许多。

三九严寒,雨雪天,早晨起来一看,房檐上冰棱锥的长度,甚至会超过窗户,遮挡了光线。池塘里结的冰,可以任由孩子们在上面玩耍,真可谓冰天雪地。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穷人怕过冬”。那年月,人们都穷,御寒能力相当差。每家床上只有一床被子,并且棉絮陈旧。尽管每张床上都会睡两个或多个孩子,但是,也难以温暖被窝。

每到入冬,父母们就把从生产队分得的稻草,铺放在床上保暖。无拘无束的稻草,常会散落在床的四周,或挂在床沿上。每天早晨起床后,家里大一点的孩子,都要清理散落在地上的稻草,把挂在床沿的稻草,往单被底下塞。

稻草铺床,尽管不美观,但很温暖。尤其是第一晚,睡在软软的温暖的草铺上,闻着稻草的香味儿,那是阳光的味道,感觉幸福无比。有趣的是,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就会发现,床上起伏不平,松软的稻草被压成大大小小的“人印子”,尤其是臀部的位置,成坑状。出现这种状况,只有拿去单被,把稻草重新匀铺一下。如此连续几次,床面就会平整了。也有用旧被单或旧麻袋,缝制草褥子的人家,当然,有这样条件的人家很少。记得,那时有很多机关单位,每年冬天发放稻草,作为职工福利。

温暖的草褥,如果再有一个热水袋,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没想过,在小镇上我也没见过谁家有热水袋,如果有医药用的盐水瓶,灌开水取暖,也是一件奢侈品了。

小镇医院,很少有病人打吊针。一年结余的瓶子,当然是医院里的人“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外面的人,有谁能拿到一个盐水瓶,那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有了盐水瓶,也不一定能温暖一个冬天。玻璃瓶易碎,不是不小心碰坏,就是开水把它烫坏了。

为了过冬,小镇上的人们各显神通。

一次,住在镇子后面姓王的一个男孩,从医院后面的小水沟里捡到一个盐水瓶,虽然没有橡胶瓶塞,却也如获至宝,高兴得不得了。晚上,他把瓶里灌满开水,用粗一点的高粱杆做了一个瓶塞,放到了脚头前。第二天早晨发现,脚头的被褥湿了一大片,被他的妈妈狠狠地骂了一顿。

镇子北头姓兆的一户人家,男主人想了一个取暖的办法,他烧锅做饭时,把一块砖头放到草木灰里烧热,然后用一块旧布包好,放到脚头取暖,效果很好。第二天早晨, 他才发现,被头被烫糊了一大块,很是心痛。

没棉鞋过冬的孩子,父亲就根据孩子脚的大小,用稻草编制一双“草窝子”,然后,再把稻草锤松软了,放到“草窝子”里做鞋垫。雨雪天出门,用“草绕子”(草绳)打绑腿,防水又防寒。妇女们,做针线活或纺线线时,就把旧瓷盆或瓦罐盆里,放上做饭时的“死火”,然后,再在上面撒上一层碎草屑,做一个火盆,放到脚下取暖。

就这样,小镇上的人们,过了一冬又一冬。

作者:吕巍巍,定远人。

曾在《新滁周报》、《滁州日报》、《安徽青年报》、

《醉翁亭文学》等报刊发表作品,

作品多次获奖,入选《滁州文学

六十年(散文卷)》等。

美文欣赏:「乡愁」过冬

THE END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