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治愈冯唐

2018-03-25 13: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这个世界有时候很迷人,有时候也很操蛋。

当我们被生活没头没脑地一顿教训的时候,创伤和挫折在所难免。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能与人言者无二三。当我们受到伤害且痛苦万分时,自我疗愈才是最可靠的糊口生涯法则。

新一季的《奇葩大会》邀请了冯唐,一个嘴上喷着油腻中年人的油腻中年人。

节目中,冯唐再次强调了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世间之事,归根结柢就两件,一件是干你屁事,另外一件是干我屁事。

冯唐是北京人,一个特别很是能“吹法螺逼”的北京人。马东说,冯唐是那种和高晓松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可以插上话的那种人。高晓松一餐饭可以不停地讲6个小时,一样平常人根本插不上话。但如果冯唐在,他们就能够各自讲个3小时,各自吹各自的牛逼。这也许源自冯唐多元的跨界经历,去麦肯锡当合伙人之前,在协和医科大学念了7年妇科肿瘤专业,在美国东岸学过商。那十几年当中,他每天工作超过10小时,还愣是趁业余时间出了10多本书。

这个世界很迷人,也很操蛋,既然给了你超乎常人的能力和荣誉,同样就会让你承担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压力和痛苦。对于冯唐这个工科博士来说,他收获了名誉、声望甚至是财富,同时也必然要接受来自世人的诋毁、自我的怀疑和整个社会扑面而来的压力。

事业上遭遇挫折,在人生最不如意、最丧时候,冯唐找到高晓松,以期寻求慰藉。作为多年挚友,高晓松自知冯唐是个活得通透的人,当通透的聪明人遇到挫折和过不去的坎儿时,你需要做的不是避实就虚地劝导他,而是讲讲自己更悲惨的经历。对于聪明人而言,所谓的大道理他都懂,你想说的,你想劝的,他比你想得更清楚,而且心知肚明。之所谓还会痛苦,不是因为想不通,想不理解理睬,而是因为我们本质上是人而不是神。

想起泰戈尔的一首诗:

长日尽处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将看到我的伤痕

知道我曾经受伤

也曾经痊愈

想起最近看过的一本书——《治愈之书》,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上帝之所以创造指纹,是因为他想让人知道,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伤痕。

对于冯唐和高晓松这些“油腻”中年人而言,他们经历过世事的百般刁难,经历过创伤和挫折,承受过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他们是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某种程度上更是一种风向标。肩上的胆子有多重,身上的伤就有多深。

二战时期,美国名将巴顿将军说过一句话:衡量一小我私家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谷底的反弹力。没有谁的人生是好事多磨的,敬佩那些在逆境和挫折中熬过来的人,他们是天选之人没错,更是上天选中要承担压力、挫折和痛苦的人。头上顶过皇冠,脚下踩出过伤痕,最重要的是,他们出色地完成了自我疗愈。

高晓松治愈冯唐

左岸记:看冯唐的书,不能不说他的九字真言:不着急、不害怕、不要脸。“不着急”说的是对时间的预期,“出名要趁早”是少数人,大多数人的成功都是需要用时间来熬。“不害怕”说的是对结果的预期,与其花时间猜测未来、计较得失,何不如提起勇气斗胆勇敢前行。“不要脸”说的是对他评的预期,不管你做什么,这个世界总有人对你指指点点。

高晓松说:“京城的白富美都是冯唐的粉丝”。柴静评价冯唐的文字是“腥、鲜”。她在《杂种冯唐》写道:一入手下手冯唐的小说我不太喜欢,一股怨气淋漓,但横冲直撞不知所终,在我们姑娘家看来,这是由男性荷尔蒙驱动的写作,是另外一种动物的呓语——好像我们的存在只是像一面镜子映射出他们,不容易共鸣。

很多人说这个时代“文痞”之所以会火,是因为女权主义的高涨。冯唐却说:一个时代变坏从嘲笑文艺女青年入手下手。其实女权的目的从未想过征服男性,而是为了每一个人都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所以,这世界的良药是那个最懂你的人,还有就是自愈的能力。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