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悟「文学鉴赏」雪花飘舞的美文——胡彦琛散文《那年雪花》赏读

2018-01-11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老悟「文学鉴赏」雪花飘舞的美文——胡彦琛散文《那年雪花》赏读

读,或者听《那年雪花》,仿佛大雪真就在下着,沙沙沙的,好看,好听,好甜,凉丝丝的好玩。一篇文章,竟满纸雪花云烟,让人心生善念:祈望雪花,祈愿每个日子都清清爽爽,洁皎洁皎洁白!

母亲走了,但跟着母亲走在城墙边、铁道上的雪还在下着;姥爷早已不在,但那碗馨香四溢的鲜鱼汤,还在伴着雪花飘香;母亲真的走了,带走了她打草帘的织机声,还有那个黄昏一直在下,一直没有停歇的白白净净的落雪……作者的文笔触在雪花的深处,也触在人心的深处,有些隐隐的痛:对于母亲,父亲,姥爷;对于那个年代,那些岁月。

老悟「文学鉴赏」雪花飘舞的美文——胡彦琛散文《那年雪花》赏读

在雪花中,看城墙一定很美,那样兀立的高大,那样残破的沧桑:“‘那就是汉中的城墙,就剩那一段了。’我顺着母亲指的标的目的看去,只剩下光溜溜的一段,城墙顶上,几束低矮的枯枝在微风中摇曳。”城墙,像一部巨制的书,见证着历史,残垣断壁上此时正落着轻轻的雪花,有着悽凉的美。年幼的我此时不懂‘就剩那一段了’的含义,更不知它背后的故事,但看这一眼一定是难以忘怀的,对城墙,对汉中,对过往,对那场雪。

又是一场雪。我和母亲端着鱼汤去看外公。外公闻香便天真起来:姥爷一见我们来了,高兴得孩子一样,赶紧下铺。母亲给姥爷收拾好了床铺,把鱼拿到舅母家里热好了端给姥爷。姥爷像是很饿,吃得很馋,母亲见姥爷那样便悄悄转过头去,拿手绢擦了擦眼,母亲的眼睛红红的……雪花落在姥爷那古朴的四合院里,到处一片白。他品咂着鱼香,美美滴,而母亲心里却有些难熬痛苦,尽管风霜雨雪的天气,母亲还要给姥爷拆洗被褥,这就是无法割舍的骨肉亲情啊。看见古老的院子,想着年迈的老人,想着未来的时光,母亲心里一定是不好受的,这雪便有了几分悲凉,但愿这雪花即刻停住,让一个长冬快快的过去。

老悟「文学鉴赏」雪花飘舞的美文——胡彦琛散文《那年雪花》赏读

那些年月的冬季,雪说下就下,人们没有更久的期待,天一冷,这雪就不由自主的飘落下来。黄昏里我放下书包就跑到外面疯去了,全然不顾及家里的母亲。当天完全黑下来,我一身雪花回到家里,母亲怨怨地说:天黑了,别瞎跑,快去睡觉!这话语里有多少疼爱呀,母亲!此时的我没有受到母亲的求全谴责,我的心里却是更加的难熬痛苦,不由得,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细看母亲,还是那身洗得快要发白的蓝色衣裤,两鬓添了许多银发,腰身不再挺拔。我好久没有这样仔细打量母亲了,这一细看,立马令我吃惊和不安——母亲老了!这一瞬间,在我脑子里电影般地演绎着母亲一生的辛劳,我的心入手下手强烈地颤抖了……”我和妹妹在俏俏长大,而母亲却在岁月里渐渐老去,我的心能不颤抖吗?屋外的雪花呀,你就轻轻落下,快快离去吧,让这个冬天赶快结束,送来明媚的春景春色!

老悟「文学鉴赏」雪花飘舞的美文——胡彦琛散文《那年雪花》赏读

一篇千余字的美文,尽皆雪飘,让人读出了文字里饱含着的无限亲情,也感触感染到了丝丝的凉意。下雪的日子孩童们总是新奇而忘情,可对于走向老年末年老人们呢,却是那样的难以度过,这种纠结便成了最难忘的记忆,同样成了今天“温室效应”下对雪的深情瞩望。文章的叙述与抒情恰如其分的链接,为文增色不少。唯,其间有一些短句与整篇文风契合的不够熨贴,还望细琢。

这是一篇纯净如雪的心灵美文,特别很是值得赏读!

20171219再读

【作者简介】老悟,本名伍宏贤。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在《星星》、《散文》、《文化文艺报》等发表文章。赤土岭文协网站首批驻站作家,策划《丝绸之路<张骞故里>诗歌演诵会》及春节文艺晚会等活动。有多部诗文集出版,编著多部大型文史类书籍。 老悟「文学鉴赏」雪花飘舞的美文——胡彦琛散文《那年雪花》赏读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