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天真·金城江

2017-11-27 21:03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对河池金城江的记忆,始于和一篇小说的遭遇。那是在去往广西的航班上,翻看随身携带的文学期刊,读到一篇关于当代青年互联网创业的小说,主人公与他伙伴们的经历,让我不禁神游,回想起新世纪之初,身边若干投身学生创业的“弄潮儿”的身影。同样的激情四射,同样的莽撞执著,这个类型的人物,老实说,在如今的文学作品竟很少见,写作者们似乎不谋而合地将目光投向活得“颓”“丧”、沉浸在失败感中的青年,忽略了那改变世界的热情。然而与青春伴生的情绪,对小我私家成功的渴求,也并不是一定意味着世故,同样可以保持干净与天真。是的,这篇小说最打动我的地方正是主人公那持之以恒的“天真”。意绪纷飞之中,飞机即将降落。当时丝毫没有预感到,这篇触动我的,以北京为舞台的小说,会与此次南国之行发生怎样的联系关系。

取道南宁到达河池,已经是深夜。初识金城江的风姿,是在第二天早晨。主办方带领我们一行离开住地,一路向群山深处行去。停留的第一站,便是状如飞虹、景象形象雄奇的拉会高架大桥。或许是此处富含的氧气,让大脑也活跃起来,我一时沉湎于小我私家的联想,并未专心听本地朋友的介绍。恍惚间,只觉得这座大桥与山势十全十美,竟不像是晚近方由人工成就,更似早有造化之手的安排——不知道这样错乱的印象从何而生。有些相熟的怀有“自然情结”的朋友,一贯认为只有未经人力“污染”的纯粹的山河才能称之为“自然”,这样的设法主意,有时难免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而我更愿留心自然风景当中有“人迹”的部分,衣食生计,婚丧仪式,风俗传承,乃至寄寓其中的人们日复一日的操持、背负与期待。离开拉会大桥后的行程中,我从那些同样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有人的风景”中深入认识了金城江。不论是在拉合六卡瑶族新村,近距离了解“白裤瑶”这一风俗独特的人群,还是在拉合农业区,听当地朋友满怀欣喜之情介绍猕猴桃园,几回再三被这里的人们所感染。他们干净的眸子中可以读出对一山一水的朴实情感,对平常日子的诚笃信念,甚至对身处偏乡所带来的种种艰辛与不便,他们也保持着泰然达观的态度。印象特别深刻的是陪同我们一行的河池文化耆宿韦土良老师长教师,他对当地风俗民情的讲解和现场展示的矫健舞姿都极富感染力。同行的《小说月报》(原创版)韩新枝主编,后来记述这次金城江之旅,也专门写到了韦土良师长教师:“说实话,在韦老师面前,我们感到很惭愧,我们这些个严重缺乏运动每天坐在电脑前靠臆想编织世界的人,已经退化到动作笨拙失调的地步。在大自然的真山真水中,感觉小我私家的身体和意志是那么渺小、卑微,而像韦老师这样的人,则不,他们身上仿佛还有着人类原始的自信和雄心,以及与自然的高度和谐。”我自己大约也是在韦老师面前深感惭愧的一个,因为他年逾古稀仍如此矫健的身手对照出我们的“笨拙失调”,也因为路途中他时刻保持的热情、散发的活力,与这片真山真水如此协调,相比于我们,他更像是一个相信世界可以改变的青年。

相信世界可以因我而改变。当我们一行人来到河池金城江机场,从大屏幕播放的视频中了解到这艘建在山顶的“航空母舰”充满传奇色彩的营建过程,耳边再次回响起这句话。为了修建这座机场,削去大大小小山头几十座,填平深浅不一沟壑数十道,克服种种地质学上的难题与地磁干扰,无数工程技术和施工人员付出智慧与汗水,终于化不可能为可能。这样的工程,虽与人类文明史那些彪炳史册的建筑奇迹无法相比,但同样有它激动人心的一面。因为这统统并不是出于某位帝王不朽的痴梦与野心,而是源于河池人对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机场的共同期待和实现梦想的豪情。

带着刚刚被震动过的心情,来到金城江区河池镇的红军标语楼,我仿佛溯流而上,发现了隐藏在时光深处的源头。与所有红色革命遗址一样,这座曾为工农红军第七军宿营地的二层土墙木楼,也承载了往昔激荡的历史风云。楼内墙面上保存下来当年红军官兵书写的标语五十五条,为国内之最,其书写者既有邓小平、张云逸等革命领袖,也有姓名湮没在历史尘烟中的普通战士。标语中书写的词句,有些我们也曾在历史文献上读到过,但让这座标语楼显现出光彩的,正是其中一些字迹朴拙的标语,如同琥珀般保存下这些文字当初被书写下来的场景,而旁边还有若干潦草又夸张可笑的漫画,笔触有类似于史前岩画的原始蛮力,更让人浮想联翩。凝固在时光深处的书写本身,所传达出的情绪,让人重新体认到“革命”这个词语打动人心的力量,源于曾触发了人们对于不公平的旧世界近乎本能的反抗,对于打造新世界那份或许莽撞的激情。留下这些标语的无名战士,与我在路途中读过的那篇名为《故事星球》的小说里的互联网创业青年,年龄大概相差不远,虽然糊口生涯场景已判然不同,但共同的青春热血点燃了他们,他们也用燃烧的过程照亮了各自糊口生涯的一片天地。革命是燃烧,创业也是燃烧,这样的燃烧有所焚灭,也必有所创造。我们身体里或许都曾住过这样的,期待以革命之火去改造世界的青年,然而岁月用重重硬茧缚住了天真的他们,也缚住了我们自己,留待某一日,安排意外的遭遇去震落一块硬茧,让真实的血肉接触到真实的空气。

谢谢广西,谢谢河池,谢谢这次金城江之旅,让我在真山真水中神游,意外地擦亮“天真”这个久已忘记如何使用的词汇。

(作者介绍:徐晨亮,男,1979年生于天津,毕业于清华大学中文系。2003年起在百花文艺出版社从事文学编辑工作,现任《小说月报》执行主编)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