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 阿喀琉斯的伊利亚特

2017-11-25 17:03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引言:从阿喀琉斯的矛盾问题说起

美文欣赏 | 阿喀琉斯的伊利亚特

品读希腊神话的过程当中,一个悖论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就是阿喀琉斯和赫克托耳的相对年龄问题。这两位英雄究竟谁比较年长?似乎真地说不清。金苹果是在阿喀琉斯父母婚宴上出现的,那时阿喀琉斯还没出生,赫克托耳之弟帕里斯就已经到了可以或许独立作出审美判断的年龄了,可见赫克托耳要年长些;但在特洛伊城覆灭时,阿喀琉斯的儿子又杀死了赫克托耳唯一的,尚在襁褓中的儿子。这样看来,阿喀琉斯的年龄又似乎更长一些。

除此之外,有关阿喀琉斯的故事还有一些异文,比如,其母忒提斯是把他浸入在冥河中还是放在神火上炙烤才去除他的人类部分?阿喀琉斯是死于阿波罗之手还是帕里斯之手?经由过程这些异文,我们可以初步提出这样的假设,有关阿喀琉斯的故事是在荷马史诗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荷马是在阿喀琉斯故事的根蒂根基上创作了《伊利亚特》。鉴于在我们的假设中,阿喀琉斯故事要早于《伊利亚特》,因此本文在论述过程当中赋予其一个专门术语:“阿喀琉斯神话”。类似的假设在美国学者帕里和洛德的《故事的歌者》中已见端倪。帕里在对出征前详表的评论辩论中认为,阿喀琉斯只是一个使用频率比较高的名字,笔者在这里推进一步:这个广为流传的名字应该来自“阿喀琉斯神话”,上述矛盾和异文正是来自于阿喀琉斯神话与荷马史诗的接合的地方。

一,“阿喀琉斯神话”与《伊利亚特》关系分析

美文欣赏 | 阿喀琉斯的伊利亚特

在《故事的歌者》中,帕里和洛德已经证清楚明了荷马史诗是口头创作的结果,而口头创作的一个特点,就是歌者掌握了数量众多的主题和套语,视演出的场合把这些主体和套语结合起来形成诗歌,本文接续这个结论把伊利亚特的具体过程展示出来。

首先,让我们来评论辩论一下荷马在吟诵是所掌握的材料其中必然包括“阿喀琉斯神话”也包括其他一些故事,至少还有奥德修斯的故事,阿伽门农的故事,阿玛宗人的故事等等。这些故事与“阿喀琉斯神话”都是并行的,奥德修斯除出目下当今伊利亚特中还出目下当今奥德赛中,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同为荷马所做应该是一种巧合或是一种归名。阿伽门农还出目下当今阿特柔斯家族故事中,特洛伊城也有一个独立的从建成到毁灭的序列,应该也是独立的故事。唯独阿喀琉斯的故事集中见于《伊利亚特》,在其他地方都出现地特别很是零散,不具有独立性。由此,我们可以说,《伊利亚特》实际上是“阿喀琉斯神话"的一部分,是其中最独特和最令人着迷的部分,这恰恰符合了“故事的歌者”——古希腊诗人们的选材的标准,也许正是因为《伊利亚特》的形成,才导致了“阿喀琉斯神话”其他部分的散失。而其他平行的英雄故事则是在“伊利亚特”单独成为一个主题的时候加入进去的。

我们可以看到,每个非“阿喀琉斯神话”的引入,都构成《伊利亚特》情节伏笔,选取大家公认的人物或意象也是游吟诗人们创造人物的另外一个特点。阿伽门农的出现是为了引入一个可以或许使希腊人统一在一起的家族——阿特柔斯家族,阿伽门农是这个家族的时任族长,否则仅仅墨涅拉俄斯一小我私家出场就足够了。阿伽门农的另外一个作用是在史诗中与阿喀琉斯构成一个冲突。

这样,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伊利亚特是“阿喀琉斯神话”的一个情节,阿喀琉斯是伊利亚特的第一主角在这个结论的指导下,我们可以解决导言中那些矛盾的产生缘故原由,这些矛盾是为了构成史诗而出现的,如果把“阿喀琉斯神话”从伊利亚特中还原回来,我们就可以分辨出到更为原始的神话版本。下面,我们来对比一下“阿喀琉斯神话”与“伊利亚特”的情节:

神话成分

史诗成分

阿波罗与海神建造特洛伊城

阿波罗,海神与阿喀琉斯的祖父共同建城

海洋女神与人间英雄(阿喀琉斯之父)结合

婚宴上的金苹果情节

阿喀琉斯之母把儿子放入火中

阿喀琉斯之母把他浸入冥河

阿喀琉斯之父请马人卡戎教导儿子战斗技能

阿喀琉斯之母把他带离家乡

注:“神话成分”指在荷马史诗形成之前原始神话的情节“史诗成分”是指为了构成荷马史诗而后加入的情节

分析:第一行:神话成分是独属于“特洛伊故事”的,原始功能是解释特洛伊城坚如盘石的缘故原由。史诗成分的出现是为了阿喀琉斯的参战埋下伏笔。第二行:神话成分属于人神相恋的主题,金苹果的引入是为了把阿喀琉斯与特洛伊战争相联系。第三行:神话成分符合“火能净化统统”的原始思维,史诗成分是为阿喀琉斯的脚踵埋下伏笔。第四行:神话成分:马人喀戎是很多希腊英雄的朋友和老师,史诗成分:为了使阿喀琉斯的出场更弯曲勉强。

二、阿喀琉斯神话”的性质

美文欣赏 | 阿喀琉斯的伊利亚特

在上文中我们证清楚明了存在独立的“阿喀琉斯神话”整个一节我们来评论辩论阿喀琉斯神话的性质。以笔者者的眼观来看,阿喀琉斯神话是一个典型的英雄神话,这一结论来自于古希腊人的英雄观,英雄是什么?学者沃尔特博客特总结为以下几点:

1、具有英雄或神明的血统,其父母有一名是神明或英雄(阿喀琉斯的父亲是英雄,母亲是海洋女神)

2、与神话中的某个神明有一定的关系,要么是神明的伴侣,要么是其祭司或敌人(阿喀琉斯与太阳神和河神为敌)

3、与某个神明的祭奠有关系,比如在避难所或祭奠中占有一席之地(阿喀琉斯单独向宙斯及雅典娜献祭,希腊人在离开特洛伊时向其献祭)

4、拥有自己的庆典活动(对于阿喀琉斯的祭奠在小亚盛行)

不仅如此,“阿喀琉斯神话”还是一个早期的英雄神话,反映出了母系向父系的过度,从神祇到人的过渡。希腊神话中大部分英雄都是神的后代,而后代的含义往往是“父母是神明,或至少父亲是神明”唯独阿喀琉斯的神性来自于母系,尽管其父的血统上溯三代是宙斯,单切实其实实太远了点,在神话中,其父一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类。这样,作为神的母亲地位高于作为人的父亲,在阿喀琉斯的人生中,母亲对他人生的安排和选择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而其父亲既没有尽到养育职责又没有尽到教育职责,这统统都暗示出阿喀琉斯多是从母居的,因此,其起源要比其他英雄神话更古老。

另外,阿喀琉斯与希腊大英雄赫拉克勒斯也有特别很是紧密亲密的关系,可以说,阿喀琉斯是更具人性化的赫拉克勒斯,是赫拉克勒斯的一个更凡人化的形象。赫拉克勒斯是宙斯的一个私生子,因功绩卓著升格为神。赫拉克勒斯原名阿尔喀得斯,与阿喀琉斯的名字读音特别很是相似,他们还有一名共同的朋友或老师——马人喀戎。另外,他们都有着卓著的十二件功绩,下面是二人功绩的对比:

赫拉克勒斯

史诗成分

杀死猛狮

战胜米希亚国王特勒夫斯

制服怪物许德拉

战胜特洛伊王子赫克托耳

抓获母鹿

战胜埃塞俄比亚国王门农

活捉大野猪

攻占忒拜城

冲洗牛圈

杀死特洛伊盟军首领库克勒斯

赶走怪鸟

与河神交战

捕捉公牛

与太阳神交战

驱逐吃人马

用铁屑为人疗伤

战胜阿妈宗女王

杀死阿玛宗女王

赶走公牛

采取措施消除希腊军中的瘟疫

取得金苹果

从海陆攻陷24座特洛伊盟城

闯入冥府

挽救希腊人败局

由上表我们可以看出,两位英雄攻击最主要的特点是为希腊人解决性命攸关的问题。赫拉克勒斯是一个神祇,因此他的功绩充满了奇幻色彩和考验性质,是以常人的体力和智力不可能完成的突出了他的神性;阿喀琉斯作为人的杰出代表,其功绩是为整个希腊民族解决问题的,这其中反映了民族间的冲突(希腊人与阿玛宗人,埃塞俄比亚人)也有希腊城邦内部的冲突(希腊人与忒拜)。他也是特洛伊战争决定成败的人物,这都反映了他作为民族英雄的人性。他的敌人还有不少充满了神异力量(合身与太阳神)有反映出它具有一定的神性,与后代英雄神性能力的弱化明显不同,正体现出了阿喀琉斯神话由神到人的过渡。

经由过程比较我们可以看出,赫拉克勒斯与阿喀琉斯是不同性质的同一个形象,一个是神祇,一个是渐离神祇的早期英雄形象,阿喀琉斯神话中一些故事的母题已经展开如诞生,功绩,和死亡,另外一些更人话的部分如爱情和回归还处于萌芽状态,由此可以看出,阿喀琉斯神话应属于早期英雄神话无疑。

三、阿喀琉斯在《伊利亚特》中的地位

美文欣赏 | 阿喀琉斯的伊利亚特

经由过程前面的论述,我们已经说清楚明了伊利亚特是以“阿喀琉斯神话”为根蒂根基创作的,“阿喀琉斯神话”是一则早期英雄神话,下面,我们对阿喀琉斯在伊利亚特中的地位进行评论辩论:

伊利亚特以“阿喀琉斯神话”为中心,阿喀琉斯自然成了伊利亚特举世无双的第一主角,但是很多学者在研究中往往忽视或者有意弱化这个基本事实,倾向于英雄群体为主角,或阿喀琉斯与赫克托耳共为主角,一些中国学者从同情失败者的角度鼎力大举赞扬赫克托耳的爱国精神,实际上,在古希腊人眼里,伊利亚特中第一主角只是阿喀琉斯。前面已经说过,希腊人这一方面的其他英雄是为了史诗情节的发展逐个引入的,自然不克不及算是主角,在特洛伊方面,形象最鲜明的赫克托耳与帕里斯,其实也其实不是故事的主角。

起初,帕里斯的经历却时有英雄的苗头,他有传奇的出生,被弃的经历,神裁的体验,劫掠海伦的胆量,但是,这个光辉的形象在劫掠海伦之后就结束了,帕里斯没能为劫掠海伦的行为负责,反而把这个责任退给了自己的家国,在战争中没有设立建设任何功绩,最后平庸地死于箭伤。帕里斯这个形象只是一个发育其实不完全的英雄形象,因此不克不及作为《伊利亚特》的主角。

至于赫克托耳,很多中国学者在他身上发现了"保家卫国,履行责任,反对侵略”的优秀品格,但这在希腊人的眼中却不尽然。希腊是多城邦的结合体,城邦中的内部冲突往往以战争的形式体现出来,特洛伊也是有宙斯血统的一个希腊城邦,在城邦内战的情况下,只有战争和荣誉,没有侵略和反侵略。另外,赫克托耳只是被迫应战,在长达十年的战争中一直消极迎战,他的责任感,更是每一个希腊人都具有的,即使是阿伽门农和奥德修斯也都有强烈的责任感,把这一点只放在他一小我私家身上,实在有欠公允。最后,赫克托耳神话中缺乏和英雄身份相关出生和功绩,其实不是希腊人眼中典型的英雄,只是特洛伊的主将和王子,阿喀琉斯的主要对手,也其实不能作为史诗中的主角。

综上所述,《伊利亚特》是以"阿喀琉斯神话”为根蒂根基的,“阿喀琉斯神话”是典型的早期英雄神话,阿喀琉斯是《伊利亚特》的唯一第一主角。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