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清末留给岚皋的一段记忆(一)

2017-11-13 16:09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美文欣赏】清末留给岚皋的一段记忆(一)

【美文欣赏】清末留给岚皋的一段记忆(一)

去岁首年月秋去杨州闲走了两日,在一处豪绅的百年老宅门口,读到一副对联:“几百年人家无非行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觉得有士绅之味,默诵了两遍,便记住了。

读书是极美妙的事儿。读书人古称为士,读书有成,参加科举成功,就加小我私家字旁,成了仕,破茧为蝶,践行圣人孔子说的“学而优则仕”的士林高山,贵为了做官人,达到了读书人的终极目标。汉字多变,由繁到简,但仕这个字却从没缺胳膊少腿,它的古意只是说明,官是读书人出身的。造字的祖先是慧智的,一个方方块块的字,竟是那么雅致,那么馥郁。

春风吹雨,秋水照月。更迭的景致,硬实的节令,一圈一圈地在年轮上密密地刻镌。历史的明月映照在1875年的某一天,在陕西汉阴厅城一户江南气势派头的庭院门楣里,一名八年前随父从江南绍兴府迁徙而来,名叫沈祖颐的年轻人,步履父亲科举后尘,高中进士,怀揣清政府吏部的一纸任命,骑着马,也许还溯着汉江或者岚河坐过段船,一天抑或更多的时间,百里之劳,深入巴山深处的岚皋县上任副县长了。当然,他的随身木箱或布袋里少不了几册经史的。那会儿岚皋县还叫砖坪厅,副县长还叫通判。在一百四十多年后昔日名叫砖坪厅城热闹的市肆庐舍里,想着当日的砖坪厅衙署应该也是热闹的,至少应该有场接风宴吧!诗词酒令,欢声笑语隐隐飘逸而出的衙署大门会有对联吗?如有会是怎样的对联呢?会是“不负苍天何谓官位只七品,常思黎庶生怕民心失半分”吗?这年沈通判二十一岁,年号为光绪元年,也就是四岁的光绪身坐皇帝龙椅的第一年。科举制度兴于隋朝废于清末,其骨骼机制是几近相通的。宋时“坡仙”苏子瞻仕途的起站是咱们陕西的凤翔府,仕途首任也是通判。

【美文欣赏】清末留给岚皋的一段记忆(一)

光阴似箭,历史烟云转身即逝。如何寻觅前人的足迹,原始可信的方法惟只能在方志家乘中爬梳了。国史、家谱和方志,它们共同构筑了我国三大基本历史文献体系。方志者,乃地方之志也。《重续兴安府志校注》第四卷“职官志”记载了沈祖颐的这次最初任职:“沈祖颐,浙江归安县人,进士,光绪元年(1875年)以砖坪厅通判署任。”据史料记载,归安县1912年与乌程县合并为吴兴县,时为绍兴府所治。同一部史藉的《重续兴安府志校注》,在第四卷“职官志.砖坪厅抚民通判”录载了沈祖颐的再次任职:“沈祖颐,浙江归安县人,进士,光绪五年署任。”查阅清代史藉得知,抚民通判为官名,某些直隶厅或散厅有以通判为长官者,其中某些厅同知及通判则加抚民同知或抚民通判衔,掌管所在直隶厅或厅之行政事权。这次记载比沈祖颐首次任职记载晚了五年,职务也由通判变成了抚民通判,由佐贰官升职为了正印官。

五年的仕途努力,沈祖颐由副县提升为了正县。任职内做过什么爱民厚德之事,惜文如金的《重续兴安府志校注》没有记载。在砖坪厅升正职后不久,即光绪庚辰年秋,即1880年,沈祖颐调任近邻的安康县任知县,《重续兴安府志校注》第十一卷“名宦志”以“清兴安砖坪厅抚民通判调署安康知县沈公祖颐”记载了沈祖颐的调任。《重续兴安府志校注》第五卷“学校志”为节,还不惜笔墨的转录了本邑举人罗钟衡于光绪七年闫七月撰写勒立的《邑侯沈公贻仲复学额增学田碑记》碑文,从中可以侧面折射沈祖颐在砖坪职上的作为。“沈祖颐,字贻仲,浙江归安县进士。光绪庚辰秋,以别驾署安康县事。下车后,凡保甲仓储诸政,次序递次修举,尤拳拳以兴学育才为急务。先是安康学额岁科两试取进生三十人,丁丑前学宪陈翼破格减额一位,增拨汉阴。祖颐具禀清复,并授《学政全书》以争,卒复归额。公善折狱。邑西秦郊铺有陈张二姓,争畔构讼,公讯验得实,伪契隐粮,例追入官。祖颐念安康学田菲,乃将陈姓旱地、水田二十六亩,拨充兴贤学社,以资膏火。其培育提拔人才之心,可云有加无已,惜仅期年即瓜代去。”

沈祖颐与砖坪是有缘的。七年后的光绪十三年,即1887年,沈祖颐由汉阴厅抚民通判再度回任砖坪厅抚民通判。清光绪三十一年,即1905年砖坪厅后继通判李聪纂修了岚皋有史以来的第一部地方志《砖坪厅志》,在“职官”内多加笔墨记载了沈祖颐的职情。“沈祖颐,号贻仲,浙江归安县人,光绪十三年任。凡所施设,吏役不克不及欺。更加意作人,于地税内酌加五厘,提为宾兴费,士林赖之。十七年升定远同知去。”成书于民国六年,由砖坪县知事秦辅三主修的《砖坪县志》也几近相同地记录了沈祖颐的任职情形。1985年岚皋县志办公室编印的《砖坪县志注释本》对“宾兴费”注解为:“宾兴费,旧时父母官设宴招待应举之士,属于沿用古制,谓之宾兴,含有教化之意。宾兴费以借此古义,是专项用于教育方面的兴学、礼仪开支和士子的膳宿补给等。”《砖坪厅志》《砖坪县志》有关沈祖颐这段不长的文字透露给读志人几个明晰的信息,沈祖颐在任上礼贤下士,谨言慎行,为官清正,重教兴学,厚待士人,造福一方,颇有口碑。尤其是在兴办教育,培育种植提拔人才这方面继续了他在安康县任知县的良好所为。《砖坪县志.科贡志》记载透悉,沈祖颐在任期间,砖坪厅人文蔚起,科甲连捷,先后有陈用林、潘桂修、杨庆云考得岁贡,沈祖颐调离砖坪后的第二年本厅锁龙沟考生谢馨考中举人,两年后再中进士,沈祖颐调离砖坪后的第六年,邑内生员陈延海中举,这是不是与沈通判“士林赖之”有联系关系呢?沈祖颐这次在砖坪任抚民通判从“光绪十三年任”到“十七年升定远同知去”任职达四年之久,并还载清楚明了调离砖坪后继任去向的信息。从史料知悉,定远时为陕西汉中府定远厅,即今镇巴县。1993年编纂出版的《岚皋县志》在“政权志”中,也几乎和《砖坪厅志》《砖坪县志》一致地记载了沈祖颐的相关任用和任期。

【美文欣赏】清末留给岚皋的一段记忆(一)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