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小巷木槿花开

2017-07-24 13:36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美文欣赏:小巷木槿花开

记不清从哪一天算起?我回家、上班、下班,都要从一条,名叫诚吉巷的小巷经过。

后来,结婚生子,买房。搬入新居后,好长一段时间,不曾从这条小巷回老宅去看一看。

很长时间是多长,我没有算过。

我那八十有余,白发苍苍的母亲,至今独自一小我私家住在老宅生活。自从父亲去世后,我无数次劝母亲跟我到新居住,可母亲总是舍不得离开老宅。

母亲说,老宅里有父亲的气息与往事,老宅的角落里珍藏着父亲的身影,老宅里蔓延着父亲的烟叶味。

母亲还说,舍不得老宅的一砖一瓦,舍不得老宅的一草一木,舍不得老宅的家禽。

无奈,只好遂母亲的意愿罢了!

在一个六月天,我回到老宅去看望母亲。

老宅住在板浦小学后操场。回老宅必须途径一条小巷。

小巷的很响亮名字,原来叫马巷,目下当今改叫诚吉巷。

诚吉巷是一条老巷。巷内不住人家。这条巷不长,大约六十米。宽,不足两米。巷陌清一色铺的是青石板。

小巷的巷尾从西边数,第一家姓程,第二家姓刘,第三家姓杨,第四家是我的发小夏卫兵家······

美文欣赏:小巷木槿花开

诚吉巷的西侧,是《镜花缘》作者李汝珍的纪念馆。

巷口头的墙壁上挂着一块木牌。木牌上书写“诚吉巷”三个字。

成吉巷的东側,是一所小学。这所小学叫板浦小学,是我的母校。我在这所学校曾经学习了五年。

进巷没走几步,就闻见空气中里有木槿花香甜的气息。一抬头,只见李汝珍纪念馆墙头内,探出一簇簇开着淡粉红色花朵的木槿花枝,映着阳光,光彩纷披,浓妆艳抹,力争上游的在绽放。

我立刻想到一首诗: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不安于室来。不过我要改动两个字,一支木槿出墙来。

美文欣赏:小巷木槿花开

六月是木槿花盛开的时节。

木槿,不仅有深刻的文化,而且能入菜。

木槿花别名很多,白槿花、大碗花、白玉花、打碗花、灯盏花、白面花······

木槿花,古籍中多有记录。

早在《诗经》中就有记载:木槿花蕾,食之口感清脆,完全绽放的木槿花,食之滑爽。

最近,在诗经中又读到:“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这个“舜英”,就是木槿花。

唐代钱起在《避暑纳凉》写道:“木槿花开胃日长,时摇轻扇倚绳床。”

唐代崔道融《槿花》描写:“槿花不见白,一日一回新。”

物质匮乏年代的童年,留给我的印记太深刻了。童年在我的记忆里,就一个字“穷”。

美文欣赏:小巷木槿花开

小时候,隔壁邻居家也有一棵木槿树。母亲为了改善我家的生活,时常跟邻居要些回家做木槿豆腐汤。做好的汤,清香滑嫩,美味可口。

很多多少年,再也没有吃过木槿豆腐汤。尽管生活富裕了,可吃木槿豆腐汤的往事,却一直鲜活在我的记忆中。(作者潘友国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