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禾美文 | 邵祥坚:一生手艺人,半悬匠人心

2017-07-20 09:0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泰禾美文 | 邵祥坚:一生手艺人,半悬匠人心

邵祥坚现年76岁,当了几十年的裁缝师傅。他为无数人做过衣服,做过数不清的旗袍。他家人说,几十年来当匠人,他特别很是注意饮食,但凡是有什么对眼睛不好的,他都不吃。如今虽然年纪不小,但依然耳聪目明,心平手巧,旗袍做工还是那样的精细。

胸有丘壑,功夫自在心中

邵老爷子在福州裁缝界声名在外,他退休前,不论是福州市区,还是长乐、闽侯,都有不少客人慕名前来找他加工制作。尤其是家族大喜事,如婚庆活动时候,一大家子人的礼服,都是出自邵师傅之手。其中女士礼服,做得最多的还是旗袍。

上世纪50年代,高中学历的邵祥坚成了一位教师,“但是当老师,一个月工资不足以养活家人,所以还是要另外学一门手艺活儿。”

70年代,邵祥坚的三个孩子陆续出生,因为玩命工作,他家孩子全部衣食无忧,这在物资相对困难的年代,是特别很是难得的。代价就是夫妻俩都异常忙碌,陪伴孩子的时间很少。“以前大家都是买布,请裁缝做。每一年的五六月份,我都要做很多孩子的衣服,然后腊月做很多大人的衣服。”

泰禾美文 | 邵祥坚:一生手艺人,半悬匠人心

每一年赶工严重的几个月,夜里12点多才能手工,凌晨三点又要起来开工了。当年在家开的“工作室”,前门必须关上,只能留着后门,知道的老客人才进得门,不敢接待新客人,因为赶货太多,做不过来。老师傅以前做旗袍,一天最快能做三到五件,普通的衣服一天能做十几件。

采访期间,邵老爷子正在重操旧业,为爱女制作一身旗袍。只见他量好数据,在布料上划好结构线,“不需要用纸张打版吗?”“不需要,几十年的经验了,都是练出来的,以前赶工时间紧、任务重,来不及做纸版,都是直接上。”“不会剪坏吗?”“功夫都在心里。”划线之后,他就落剪,一边还和笔者聊着天。

时代在变,对美的追求不变

“我文革前就入手下手做衣服了。旗袍是最突出女性身体美的服装。在我们那个年代,一生最重要的时候就是穿旗袍,比如结婚。”邵师傅结婚的时候是冬天,还是给夫人做了一件金丝小袄旗袍。“有一种料子叫香云纱,在旧社会很受欢迎的,但是70年代谁敢穿?会被批斗的!所以那种料子特别便宜,那个做旗袍最美了。目下当今香云纱又变得金贵了,值钱了。”

改革开放后,人们对美的追求愈来愈强烈,好手艺傍身的邵师傅更红了,各家各户都巴不得八抬大轿请他到家里做衣服。“工钱其实不高,一天3元(80年代公务员工资标准约为月薪30元),但是受尊重。都是这个乡、那个村轮流请我,派人到我家里把缝纫机抬上,今天在这家做,来日诰日在那家做。一天三顿饭全包,还有两顿点心,东家中午还要请我喝酒。”

泰禾美文 | 邵祥坚:一生手艺人,半悬匠人心

1993年,邵师傅开了服装店,“那会儿做旗袍的人很少,做洋装的人多。连我的三个孩子都不爱穿我做的衣服,都喜欢去买衣服。”他适时而动,加速改良工艺,学习最新的服装样式,也收了不少徒弟,以前店后厂的形式再度走红。因为天分过人,加上文化程度较高,他对服装尺寸公式进行了改进,“数据的较量争论公式太复杂,不利于实践。所以我就自己发明一套尺寸公式,简化了裁缝的数据较量争论。”另外,他还编了一套缝纫工具书,只是没有人帮忙出版。

“裁缝是个苦差事,我徒弟很多坚持不下去,太苦太累,有的没天分,有的太会投机倒把,都不行。”邵师傅认为,当手艺人,除需要天分、耐力,最重要的是坚持匠心,“比如说旗袍的盘扣,每一颗都是手工一点一点打结,缝边封口,每个针脚都不克不及省,省了,品质就差太多。”他扬起手掌,“握了几十年的剪刀,捏了几十年绣花针,手掌手指都是茧子。”

邵师傅说,想不到如今又入手下手推崇匠人文化,旗袍在新时代如此大放光彩,“目下当今有个高级定制的概念,裁缝赚钱是容易了,但是真实的手艺人还是少。虽然我以前工作很累,但是受人尊重,希望以后手艺人也能愈来愈受到尊重。”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