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禾美文 | 这个最幸运的书院,如今焕然重生

2017-07-20 09:0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本文选自91期《泰客会》杂志

口述/杨瑞英(福州正谊书院院长)

泰禾美文 | 这个最幸运的书院,如今焕然重生

位于福州市老城区中心东街口的正谊书院,是现存保护最好、功能依然流传、文脉从未断裂的书院。正谊书院和福州其它几个著名书院一样,历经浩劫,却幸运的得以保存,并在2011年完成了修缮, 2015年正式对外开放。这里常年举办针对市民的公益文化活动。杨瑞英是福建省藏书楼书院研究馆员,她多年潜心研究书院,对全省乃至全国的书院研究颇有造诣,现全心主持、运营正谊书院,在新时代下复兴书院文化。以下是杨瑞英的口述。

泰禾美文 | 这个最幸运的书院,如今焕然重生

书院,在我们国家有特别很是悠久的历史,从唐代科举制度诞生之时起,书院就诞生了,而且一直伴随着数千年的科举制度发展。我是福建省藏书楼(简称省图)的研究人员,调研标的目的之一就是书院。目下当今的正谊书院是省图的文化展示平台,追溯正谊书院的历史,是由当年名震八方的闽浙两地总督左宗棠设立的,原称“正谊书局”。

文化巅峰时期,福州有百来座书院

在古代,福州南后街、东街口一带,是文化圣地,宋代的吕祖谦曾经写了首诗歌,描绘福州古城的读书盛景:“路逢十客九青衿,半是同袍旧弟兄。最忆市桥灯火静,巷南巷北读书声。”

清代福州最著名的四大书院,分别是鳌峰书院、凤池书院、正谊书院、致用书院。这几个书院的共同点是都在培育种植提拔人才,为朝廷输送人才,也帮助学子鱼跃龙门,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书院每个月逢初一、十五都要进行考试,从各下级行政机构中选拔出人才再集中组织“乡试”,层层选拔后选送到中央参加“殿试”。所以当时大的书院,盛况空前,学子云集。

各书院虽然根蒂根基功能差不多,但是每个书院的设计、定位、功能,又根据创立者、时任院长的理念不同,条件资源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比如我们的正谊书院,除教授儒家经典,也兼有刻书出版、藏书、研究学问的功能,集合了学校、出版社、研究机构的功能。

最鼎盛的时期,福州地区约有十多家书院,教授不同的知识和技能,有琴棋书画培训,也有林林总总“考前辅导班”。大的几个书院,包括鳌峰、凤池、正谊和致用,当然是比较正统的培育种植提拔儒学人才。林则徐师长教师就在鳌峰书院学习了7年,那也是福建最牛的书院了。鳌峰书院曾受三任皇帝赐匾,可惜清末时毁于一场大火,遗址只留下几处假山供人怀念。凤池书院与正谊书院,分别分布在三牧坊的东西两头,朗朗读书声互相呼应,可惜的是凤池书院的遗迹也没有保留住,在时代变迁中消失了,只留下一段历史。位于西湖中的致用书院,也是类似的情况。

最幸运的书院,如今焕然重生

最有幸的是正谊书院。1913年,福建省藏书楼搬到了正谊书院原址,以书院为馆舍,以四大书院的藏书为基本馆藏。历经了抗战沦陷、政权更迭,都没有被发掘毁坏,而是一直作为省图的产业,隐藏了起来。1959年以后,省图建成,把正谊书院包在馆内,作为传播古代经典的遗产。文革浩劫期间,这里本来是最危险的,但当时省图的老前辈为了保护文物,把“正谊书院”的石头匾额,用厚厚的白灰刷上,写上“少年儿童阅览室”,又一次得以幸存。

泰禾美文 | 这个最幸运的书院,如今焕然重生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正谊书院一直作为省图的采编用房在使用,工作人员在这栋历经数百年风雨的木质结构里工作。直到1995年省图搬迁,书院成了危房。在经济建设大浪潮中,因为占据福州最繁华的商业地段,许多人要把书院拆除,也有许多有识之士,包括许多对书院充满感情的省图老员工,以及省市政协委员,为书院大声疾呼,主张留下这座老祖宗的文脉建筑,以留给后世续脉。

2009年,当时的福建省文物局局长郑国珍亲自主持,在原址上重修正谊书院,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尽可能保留原来的建筑材料,包括大柱、横梁、大面宽石材、台阶、柱础等等,保留了三分之一的原书院旧物。目下当今进入正谊书院可以看到,院子的部分构件被完整保留,墙体是竹子作胚当填充物,有前后天井,外形有漂亮的斗拱。之所以让人有穿越古今的感觉,就是因为我们的建筑保留住了原本的脉络。

愿复兴福建数十个古代书院遗址

我走过福建省30多个书院,对全省部分书院做了普查。福建有大量优秀的文化传统,例如濂江书院是宋代朱子讲学的地方,目下当今由当地乡贤管理。现存的全省许多书院遗迹,通常发挥着两个功能:一个是作为宗族祠堂,一个是作为老人活动中心。就算建筑留存着,文脉也基本断层了。

泰禾美文 | 这个最幸运的书院,如今焕然重生

文化是需要有建筑、场馆、文献收藏作为载体的。这点正谊书院做得很好,我们目下当今常年高频次的举行公益文化活动,一年两百多场次,因为高质量、纯公益,课程一放上网络平台,往往被“秒杀”。在2016年的全省政协会议上,委员们提出让正谊书院作为案例向全省书院推广试行。但是书院复兴任重道远,除建筑,人、财、物等等都面临更大考验。

一百多年前,我们国家面临落后就要挨打的惨痛教训,所以西学东渐,把书院全部关停改了“学堂”,从那以后就没有什么真实的书院了,几乎抹杀了几千年来书院的积极作用。古代大学者传道、授业、解惑,都是以书院为载体,思想家都是经由过程书院输出治国安邦的思想,这样的传统不应该完全断层。我们民族文化的精华要复兴,才真正谈得上塑造我们的文化自信。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