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美文: 青虾

2017-07-20 09:0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美食美文: 青虾

苏北老家善后河,盛产青虾。

青虾,老家人俗称:草虾。

青虾,属于虾科。由于该虾喜欢栖息于水草场所,故称为草虾。

草虾身体为弓形,外披甲壳,有长须,身体呈青绿色,带有淡灰斑点,薄而透明,壳厚肉少,煮熟后遍体鲜红,且蜷曲如球。雄称大草虾,雌称带籽虾。

善后河中的青虾,都是野生的、绿色的。

青虾肉质细嫩、滋味鲜美、营养丰富,是水产类菜肴的上品。

儿时,我喜欢站在善后河边,看澄明如镜的水里,河水清澈见底,水草袅娜,有成群的草虾在水草间觅食而动,姿态从容优雅,不疾不缓,怡然自得,趣稚可爱。

青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小时候,夏天,我常常和一群小伙伴,站在善后河桥上,往河里跳。比一比,看谁的胆大。谁不敢跳,谁就是胆小鬼。跳腻了,就在水中,摸青虾吃。说真的,青虾肉嫩嫩的、滑滑的,爽极了。

一年四季,夏天草虾是最鲜嫩的时候。

老家有一句民谚:吃鱼吃虾,板浦为家。

青虾做菜,方法颇多。

我认为最好吃的是醉虾。醉虾是一绝。

何为醉虾?简单的说,就是把活虾剪须,洗净,然后盛在容器中,再加上适量的烧酒、胡椒粉、姜末、白糖、盐、酱油、醋,盖上盖子,将容器晃荡一番,这道菜,便大功告成了。醉虾,又称为炝虾。用刚刚出河水的鲜虾剪须,洗净,然后盛在碗中,再放入镜花缘白酒、胡椒粉、酱末、白糖、盐、酱油、滴醋,盖上盖子,将碗晃荡一番,这种吃法叫“醉虾”。

美食美文: 青虾

醉虾滑爽,只需上下牙齿轻轻一挤,鲜嫩的虾仁便滑到舌尖,那一瞬间的感觉,实在是妙趣横生。

闲来无事,喜欢看一些美食文章。发现中国文人有着醉虾情结的,不可胜数。

由于篇幅有限,简单举几个例子。

明末清初李渔在他的闲情偶寄一书中写道;虾唯醉者糟者,可供匕箸。

醉虾到了清代更盛。

清朝浙江人宋彝尊编撰的《食宪鸿秘》卷下“鱼之属”中就收有“醉虾”:“鲜虾拣净,入瓶,椒姜末拌匀,用好酒炖滚泼过。食时加盐、酱”。

美食美文: 青虾

清朝著名文人兼美食家袁枚随园食单写道:“带壳用酒炙黄捞起,加清酱、米醋煨之,用碗闷之。临食放盘中,其壳俱酥。”

梨园大师四大名旦中苟慧生最喜“醉虾”。每逢南下演出,则对江南名菜“醉虾”情有独钟,每餐必食。

由此看来,吃醉虾的历史由来已久。

目下当今,泰州作家王太生在《清雅船菜烟水鲜》一文中,用活色生香的文字,描述极为生动了具体:生吃醉虾,髯须铮铮,活蹦乱跳是生猛河虾,洗净、置一蓝边瓷盘中,通体透明,犹性烈的竖子,不肯屈就。倒白酒,沐芳芳浴,使之逐个酩酊烂醉陶醉,入酱油、糖、醋、姜丝、香菜,趁其犹睡未醒,动弹不得,大快朵颐。

青虾还可入诗。

唐代诗人唐彦谦著有《索虾》:“双箝鼓繁须,当顶抽长矛。鞠躬见汤王,封作朱衣侯。”

宋爱国诗人文天祥在《即事》诗曰:“好事官人无勾当,儿童上岸买青虾。”

《趣民国》一书记载:1945年,张治中将军在家中宴请与他一同谈判的中共代表周恩来夫妇,当时张治中是国民党谈判代表。家宴请了大厨金宏义、马定松烹制菜肴,其中就有凤尾虾(以大青虾制作的)一菜。

现代高邮作家汪曾祺在一篇《我的家乡》中深情写道:青虾宜炒虾仁。

美食美文: 青虾

齐白石曾在一幅《虾》画上题诗:“五十年前做小娃,棉花为饵钓芒虾。今朝画此头全白,记得菖蒲是此花。”

青虾是一味良药。《中药大辞典》记载:草虾性温味甘,补肾壮阳、入肝······

以前青虾贱,不值钱,如今却贵的离谱,一斤四五十元方能拿下。

我有一发小(郭小秤),在一家酒店做厨师,有一次客人点了“醉虾”菜。发小,菜做好后,想尝一尝味道如何,不多尝了两只,没有想到醉得乌烟瘴气。

远方朋友久闻,老家醉虾大名,我必以用醉虾款待,把酒言欢,论尽天下英雄,每得颔首赞许,我心乐之。

作者:潘友国,土生土长连云港板浦人,有文章入书,偶尔获奖,时常有作品发表。

微旌旗灯号搜索:中华诗文学习,或shiwen_xuexi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