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溪江: 永远的山水诗 | 江河美文

2017-07-10 01:36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江河美文

文 |付秀宏

楠溪江: 永远的山水诗 | 江河美文

初夏楠溪江 摄影/张国声/东方IC

楠溪江,养在浙江永嘉“怀中”,与乐清的雁荡山做“芳邻”。悠悠三百里楠溪江,水清、瀑多、岩奇、村古、滩秀。披览现代文人笔下的楠溪江,宛如彷佛美景打开心扉,眼睛看到宁静。

朱自清师长教师在《白水漈》中,对浙江永嘉瓯北白水漈瀑布有传神描述。“水到那里,无可凭依,凌虚飞下,便扯得又薄又细了。当那空处,最是奇迹。白光嬗为飞烟,已经是影子;有时却连影子也不见。有时微风过来,用纤手挽着那影子,它便袅袅地成了一个软弧;但她的手才松,它又像橡皮带儿似的,立刻伏伏帖帖地缩回来了。”

白水漈飞瀑的奇妙,让朱自清发出“幻网里”的感触感染。因白水漈与市镇靠近,像一名亲密而温柔的恋人,令无数游客其情难舍。但是,欣赏白水漈瀑布仅为楠溪江的“小乐章”,高达124米的百丈瀑、多级连气儿的梯瀑、形如莲花的莲花瀑、声如锣鼓的击鼓瀑,虹彩映潭的横虹瀑,堪称楠溪江瀑布的“交响乐”,真是瀑瀑跌荡放诞起伏,声声感人心曲。

观楠溪江的瀑布之美,须登临山石,有劳顿之累;然而,若以竹筏泛游楠溪江——“坐水观山”,那么楠溪江的“大风情”,躺卧闲适之中便漫入眼底。

作家刘心武曾写下竹筏泛游楠溪江的妙处。“筏入溪流,才发现溪水出奇地纯净,用‘清澈’形容还不够……水下粒粒可数的斑斓五色卵石,与闪烁波纹的叠动,如聆竖琴弹奏。”

刘心武对楠溪江,叹其“天真”,爱其“宁静”。他还说,楠溪江既有江的宽阔,又有溪的婉转。从竹筏上望去,远山浅黛,近处竹林、冷杉,又不时闪过红乌柏、黄古枫、乌篷船、舴艋舟、青瓦农舍。溪滩上丛生着高矮不一的灌木、丛林,微风吹过,有摇曳飞绒,仿佛吟诵着一首无言长诗。筏在溪中飘飘欲仙,正是“秋水筏如天上过”,词境与意境合一。

其实,是楠溪江把“魂魄”注入了古老江村,又隐入婉转清流中,让人学会在轻淡无形中爱上闲适自然、安然平静挚诚。因而,楠溪江是江浙山水诗的源头,也是永嘉学派的中心,更是仁爱情谊的历史典范。建在古江村——苍坡村东南角的“望兄亭”,与坐落在方巷村口的“送弟阁”,虽距离仅一里有余,相隔盈盈一水,却是人性美的诗篇。

楠溪江: 永远的山水诗 | 江河美文

浙江省温州楠溪江林坑古村落 摄影/ H /视觉中国

据苍坡李氏族谱载,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李氏七世祖李秋山从苍坡迁居方巷,弟李嘉木仍居本地苍坡。兄弟情深意笃,往来频繁。此地常有野兽出没,故夜间分手回家,兄弟必互送。弟若回家,兄必陪送到苍坡;而兄返回方巷,弟又生怕兄在路上出事,非送兄回到方巷不可。后来??们商定各在自己村口建亭阁,每次陪到亭阁即止步,等对方到村举灯为号,以示安全,再返回。正是“双亭隔水频招望,两地同源本弟兄”,“望兄亭”上的这副楹联记载着这段佳话。

若把楠溪江流域的古村落比作棋子,越往上游,棋局越是寥落,人烟越少,江水越清。凝视江水,甚至有一种冲动,想把背包沉进江中做鱼翔浅底样子容貌。然后,幻想自己也裸身飞下断崖做自在游弋,专心而不羁地做一个水影,幻化为这里的一片自然。

回眸楠溪江北酷似屏风般的群山,那飘荡的云雾把处处山峰打扮成身着黛色长衫,颈系白色围巾的“五四青年”样子容貌;江的南岸则是一段铺满卵石的开阔滩涂,有一二竹筏搁浅在河滩上,安详如梦……只有在放下自己时,才对眼前风景有所体悟;也只有默默领受,才会从头到脚感触感染楠溪江的本质。

楠溪江号称“华东第一江”“浙南小漓江”。永嘉籍作家李盛仙,在《美哉,悠悠楠江水》中,就用诗词“点化”了“华东第一江”的绝美:青山如画相对出,绿水似锦逶迤来。匆匆一生竟不知这般好山好水,碌碌平生何曾见如此佳景佳人。

楠溪江,如此悠闲快乐地活在文人笔下,缘故原由是什么呢?恬静、古朴和本真之外,还要一点点隐居的姿态。如果到楠溪江游玩,请不要过多打扰那种自然和静谧;这样,楠溪江才会继续快乐地活着。

选自2017年01期江河美文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