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要做湖州“经典美文丛书”的主编(暨经典美文丛书公开征稿出版)

2017-07-10 01:36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主编湖州本地作家图书出版的缘起

转眼间历时一年半的时间,经典美文丛书系列已经出版了两本,先后主编了王麟慧老师的《来不及长大就老了》和曹丽黎老师的《贪点依赖贪点爱》两本书,说起主编这套散文丛书,还是源于中山东大学学出版的曾老师在2015年对我讲起,希望我小我私家能在中山东大学学出版社出版一套有规模的书,起初计划是出一套解读《红楼梦》话题的批评文学,但是究竟?结果我小我私家的创作经历有限,曾老师知道我的小我私家情况之后,建议能有几位作家一起出版文丛,听到这里,多是我初生牛犊不怕虎,便自我介绍推荐自己负担负责主编,没想到曾老师信任我的策划能力,愿意跟我一起合作主编这套文丛,而今想一想,自从辞职《圆音》杂志副主编的职位再到担任中山东大学学出版社经典美文丛书的主编,从广州到湖州,两年的光景犹如昨天。

我为何要做湖州“经典美文丛书”的主编(暨经典美文丛书公开征稿出版)

(2017年5月,曹丽黎处女作《贪点依赖贪点爱》读者见面会)

为何会看上湖州的本土作家

起心动念如影随性,当我决定担任中山东大学学出版社经典美文丛书的主编之后,原本是计划经由过程自己的媒体平台广撒网全国征稿,因为安吉灵峰讲堂的开业,前前后后耽误了很多时间,一次晚上我在收拾整顿灵峰讲堂一楼免费阅读书吧的书籍之时,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一句“近水楼台先得月”,便斗胆改为“近水楼台先得‘阅’”,我想这不单单只是灵峰讲堂公益书吧从身边服务的宗旨,于一本书而言也是如此。

就在这个过程介于对湖州作家群不了解,正在束手无策之际,谈妙芳居士向我推荐了王麟慧老师,王老师也是我第一次来湖州做采访时认识的第一波湖州本地的人,一段时间和王老师交往之后,我也结识了曹丽黎、马红云等湖州作家。在这个过程让我意外的是,这么有文化底蕴的城市,竟然鲜少有作家的书是出版社主动出版上市全国的,大多出版均属自费,然后以书结识朋友,外面的读者根本无缘一览我们湖州本地作家的文采,这让我意外的同时,也让我在“逢凶化吉”的地方看到了希望。

基于对王麟慧过往出版和杂志、报刊等刊登的文章了解之后,我才知道,其实不是像王麟慧老师这样作家的文章没有可读性,而是创作的文字不懂得编辑和润色。编辑是一门艺术,庆幸的是,这几年我所从事的就是编辑的事情,前前后后我跟王麟慧老师筛选、修改、编辑、选题其文章,为期半年的磨合,我正式把这本书交给了出版社,这个时候,我向出版社提出了一个及不可的事情,把二色(曲直短长)书作为四色(彩色)书,并且把我对散文图书市场的认识和理解详细跟出版社的曾老师分析之后,终于出版社愿意花大价钱,把这一套经典美文丛书做成精品书,并且作者享受办税制稿酬出版待遇。

印刷成本加大了,出版社对风险的把控就大了,为了降低市场风险,作为主编的我和出版社几经协议之后,决定以“回报众筹”的模式进行上市前的预售,其实这个图书思维,相比一线城市已经落后了好几年了,北上广的出版社早已利用当当网,京东商城,甚至是出版众筹网,把出版预售玩得无以复加,而湖州,还在停留在“自费”出版而不是靠作品编辑和作品市场出版的思维。

我为何要做湖州“经典美文丛书”的主编(暨经典美文丛书公开征稿出版)

湖州作家的书在书店都是吸灰

王麟慧老师的新书《来不及长大就老了》刚上市的时候,用“殚思极虑”四个字来形容我当时的状态一点都不夸张,不是我不够淡定,而是我怕因自己对图书市场的判断失准,造成中山东大学学出版图书库存,无法收回成本,不但影响日后王麟慧老师第二本书在本社的出版,这套经典美文丛书也会因第一本书的市场失败,导致其他作者,诸如曹丽黎、马红云、寇丹等作家无缘中山东大学学出版社。好在《来不及长大就老了》靠口碑宣传,上市不到一个月,加印第二次。

于此同时,这几年我全国各地办读者见面会,认识了一帮书店人,相关新书的消息我都会知会他们,并在朋友圈以及小我私家平台宣传,网络宣传的稳打稳扎,实体书店的全国铺货,正在前行的过程当中,迎来了很多书店的不理解,我记得最近清楚的是,一家书店的老员工告诉我:“你们湖州的书我们书店都不从省渠道拿货的,摆在书架不是上销不动,就是吸灰!”当我听到“你们湖州”之时,自认为义正词严的我此刻张口结舌,一周之后这家书店的员工收到了我邮寄的一套书,其中包括王麟慧老师的新书《来不及长大就老了》,一改他过往的看法,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不久之后,《来不及长大就老了》等书已经被摆到重要书架码堆,说到这里,可能大家不知道是什么概念,对于书店而言,重点书架上的书位,都是出版社或者文化公司需要买的,特别是码堆的书,有时候花钱买书堆也要看关系,这就是图书市场的竞争,不仅如此,诸如各大图书销售网站,动不动就会听到哪本书上了什么板块的销量排行版,其实都需要花钱买榜的,然而我对经典美文丛书的定位,不求畅销,但求长销,不要求销得快,但是数据要走得稳。

如今再说“湖州作家的书在书店都是吸灰”这句话肯定会遭人骂,但是这是决定图书市场之一的书店人说出来的话,犹如圣旨一样平常“权势巨子”,但是至少我为之骄傲的是王麟慧老师的新书《来不及长大就老了》不仅不吸灰,而且还吸引读者,一年下来,经由过程我们后台的回馈,王老师的读者基本在28岁到40岁之间,广东和河南读者偏多。

我为何要做湖州“经典美文丛书”的主编(暨经典美文丛书公开征稿出版)

(目前经典美文丛书已经出版了两本)

做这些事情图个什么

编辑找作者,作者找编辑,两者的关系永远就像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往往都是插肩而过,以至于作者找不到对口的编辑和对等的出版社,所以自费出书的现象颇多。这个过程我也有过,记得2012年我的第一本小说《缠中禅挣扎与解脱》出版,我像无头苍蝇那般一股劲投稿了一百多家出版社,要么是拒稿,要么是自费出版,当我极度面临绝望的时候,我再次投稿了二十多家,终于中国经济出版社愿意以作者方免费出版的签约模式,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书,然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我相信我的书能出第一本,必定会有第二本,与其让编辑牵着我的鼻子走,我倒不如一通到底,去了解纸媒是什么,这个过程,我意外地做上了杂志,我就像是电钻一样,在各大纸质行业深入学习,向出版行业的老前辈取经。

但是一小我私家的出版那只是一小我私家,如果是一群人呢?我知道一名作者没有后台,没有头绪的创作,最后换来的都是扑街结局,所以我觉得“近水楼台”有时候就是一种成全和成就,我愿意资源共享,与各位作家分享,并且毫无保留。甚至一有机会,我都会往别人的出版社介绍我们湖州的作家,庆幸的是,这个过程得到了上海人民出版社高老师的高度认可。

认可对立的一面是反对,究竟?结果嘴是长在别人的鼻子下,我是与书打交道做朋友,而不是人,这一点定位我是特别很是清楚的,基于以前创作经常被网络喷子骂,如何骂似乎我早已有先见之清楚明了,介于王麟慧和曹丽黎老师的新书相续出版,我深知第三位我主编的作者绝对不克不及再是女性作家,要不我的舆论就像是2015年我写了一本《解毒红楼梦的禅文化》那样被骂:“大师还看红楼梦,是否是下一本要解读《金瓶梅》呢?”为了减少负面舆论,我主编的湖州第三位作家是一名年高德劭的老前辈寇丹,介于中山东大学学出版社和上海的一家出版社两家都对此书有意向,所以这个过程耽搁了很久,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当真就有人入手下手这般议论起来,先是质疑我图什么,然后质疑我为何只策划女性作家(我已经表达的很委婉了),不是拿书说事,就是拿人说事,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实说到这里其实不是在澄清什么,而是主编这套书,前前后后至今恐怕连已经出版的两位作家都不知道缘起何处,基于刚刚提到的几点质疑,还有人一度怀疑这套书是买书号,澹澹读书平台自己运行,听到这里我是分外开心,没想到90后的我一小我私家既能干编辑,又能干发行,还能搞策划,看来我除能干,什么都不克不及干啊!

如今经典美文丛书即《来不及长大就老了》之后,《贪点依赖贪点爱》全国正在铺货,上市一周全国一线城市和网络书店已经铺货到位,接下来是二线城市和地级市,湖州作家正在走出浙江,走向全国的新华书店。

20178月,澹澹读书平台要将江南湖州作家带入广东岭南,在省级图书活动南国书香节和神州第一大购书中心举动发布会和读者见面会,活动的主题是《在岭南看江南》。

我为何要做湖州“经典美文丛书”的主编(暨经典美文丛书公开征稿出版)

(澹澹读书平台是一个服务出版的自媒体平台

我们的共勉

踏入写作已经快十年了,踏入出版已经五年了,一路走来我的心得是:如果想证明自己还活着,请痛苦,如果证明自己已经痛苦过了,请快乐!如果你还是不懂我主编图书的动机,欢迎多交流,我来跟你“缠中禅”,实在不行我来磨你,你就知道什么叫做“身不苦则福禄不厚,心不苦则智慧不开”,也会理解?理睬“自古文人多刻薄,只因少在苦里磨”,成就别人也是成长自己!

约稿

澹澹读书平台承上启下向大家约稿,不单单是美文,小说、散文、批评文学、纪实文学、旅游散文等,都在澹澹读书平台主编的范围内,只要你的稿子后期可编辑性强,欢迎赐稿,我们的邮箱是:2767807661@qq.com

特此申明:目前,澹澹读书平台仅向王麟慧、曹丽黎、寇丹、马红云等四位作家约稿,其他来稿均属自由来稿,有没有录用,非本平台主动行为!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