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蛙声入夜

2017-07-10 01:36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常正祥

夕阳落下,一缕清风从地平线那边飘移过来,一只只黑色的蝶在幽暗的空间里翩跹。于是夜晚来临。

我看到的夜晚,在我来不及休息的眼睛里不断向五湖四海浸染,它挥舞着一条灰蒙蒙的纱巾,把一座又一座山浸染成乌黑乌黑的波浪,把黛瓦白墙农家小屋浸染成缄默沉静的信仰,把一只鸟儿浸染成从远到近或从近到远的、不划定规矩的曲线,它突然无限地沉陷了,只留下星星躲在无边的空旷里眨着眼睛。夜晚是一杯婉约的茶,喜欢轻轻地品味,慢慢地晃荡,一半充满,又一半空旷。

这时候,蛙声侵袭过来。像一段旧事,弯着腰,被夜轻轻地举起;像一小我私家迎着流水,把所有的时光拨弄得哗啦哗啦响。夜晚瞬时成为一页宏大的叙述,既有了“青草池塘处处蛙”的闲,又有了“听取蛙声一片”的闹。夜晚的气度,因了这蛙声,便多了一种“沙场秋点兵”的雄壮,多了一种“薄暮蛙声连晓闹”的欢欣。在这样的时刻,你会突然放松下来,人生便如一株草木,一株其实不起眼的庄稼,在这样的辽阔与空茫里,浸漫着一望无际的生气希望与活力。

蛙声是随着我行走的脚步进入夜晚的,那时候我正行走在乡下的一条小路,身后是朦胧的田野,季节刚给它铺上一层绿毯,一条小河躺在无边的宽阔里,耳边是溪水拍打夜晚的声音。蛙声在夜晚的空气中奔跑,被路边的灯光浸润,并且发酵。温婉的光晕里,那竟是一种看不见的美。也许,生命中这样的时光不多,那时,那景,那情,那境,亦是一种少有的奢侈。

蛙声如鸟,在时光的氛围里婉转欢鸣,高低起伏,你去听时,满耳是鸟声,你去看时,却又见不着它的踪迹,但那种美妙却一直浸润到你的心里。只是,这样的恬美终究不是人人可以遇见,可以或许领悟更已经是幸运了。我只是感觉,夜晚,此时以蛙声的形式,穿过我,拥抱我,从我前边溜到身后,又从身后向前方弥漫。

蛙声之外,到处是季节的香,正是初夏,荷花还没有露头,路灯光下隐约可见一些叶子平铺在水面上;栀子花开得正是时候,那些香直往鼻孔中窜,却又如蛙声入心般了无痕迹。

蛙声跟着我的脚步行走,庄稼、灯光、花香跟着我行走,跟着我行走的还有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月光,月光里的夜晚像浮在蛙声上的一层秋水,雾纱剥落,变成了迷蒙而清亮的存在。

淡淡的光影顺着蛙声在村庄流动,蛙声在光影里渐渐铺开,然后延伸到未知的远。我不知道那些未知的远,那些仍然行走的思路,是不是属于一些快乐与喧嚣。远方始终在远处,一些人永远在行走,而一些蛙声始终在绽放激情。是的,也许远观的风景,不只是一首清远的笛音,我能想象,那蛙声浮动的分秒,是怎样的一种澎湃与呐喊。

想起小时候,每一个初夏的入口,我总喜欢敞开窗户,让风吹进来,听蛙声一浪盖过一浪的声音,然后,小小地欢喜着,思绪一卷一卷地,轻绕曲迎,呼吸一样慢慢地飘落,宛若有一刻,那些纷纷扬扬的细节,如洒落的月光,如拂晓的鸟声,如碎片般,瞬间飘落在少年的梦里。

蛙声一直在一阵接一阵的起伏中激情飞扬,夜晚在未知的远中铺开弥漫,直到变成一首起伏悠扬的摇篮曲,沉入我心灵的深处。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