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禾美文丨旗袍与她,成为这浮华喧嚣里的一种美好

2017-07-10 01:36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泰禾美文丨旗袍与她,成为这浮华喧嚣里的一种美好

夜深了,单曲循环着《思美人》。兰草芬芳,也不敌在水一方的伊人款款而来。正想着,大嫂发来一张照片,问我:“看这片樱花美不美?”好看!漫漫的一片青草地,近处是一树盛放的樱花,树下的小公主正向远处奔去。这片粉红与青绿,仿佛就是一整个春天。

我可以想像,大嫂是微笑着看这情景。那过腰的长发,在风里诉说东方的风情。大哥大嫂去美国做访问学者快一年了,时常会给我发来照片,她还是那么美,一点没变。我在北京三年,没课的时候几乎都在大嫂那待着,孤身在异地,她是我最亲近的家人。

回忆总是经不起翻动,一袭青碧色的剪影,笑靥如花的大嫂仿佛就在眼前。长发随意挽在脑后,穿一身碧色修身剪裁的旗袍,袍角在风里划起优美的弧度,就像池中的风荷,摇曳一池清如许,绽放清新淡雅。大嫂很喜欢旗袍,立夏后就入手下手穿形形色色的,有灰色滚白边染粉荷的,有淡黄襄绿边配碧绿盘扣的,有青绿色亚麻宽松袍身上着一幅墨染仓兰的……特别很是妥帖又不过于紧贴,配一袭过腰的长发,发尾微卷倾泄而下,一转一动间,让人莫名就安静下来。等她泡一杯大吉岭红茶,端来水果和糕点,坐下来就着一室温馨,随意畅谈。

泰禾美文丨旗袍与她,成为这浮华喧嚣里的一种美好

越了解大嫂,越是感觉她无所事事,我的小愿望都能实现。我想吃西班牙海鲜饭、老北京炸酱面或是曲奇蛋糕,她都亲自做,各种调料精心陈列,几首曲子时间就做好了;她是史学家,和我说清朝历史,告诉我的都是比野史还精彩的故事;她会用多种语言写生日祝福,送给我的书总有蒙语满语的祝语;她会各种古典乐器,她穿一身黛色雨打清荷的旗袍弹奏古筝的样子,我到目下当今还想念……

青碧色的旗袍很适合大嫂的白皮肤和黑长发,婀娜而不娇艳,清雅而不平淡。她习惯编长长的麻花辫,用一根花绳挽在侧边,偶尔解开,波浪微卷的长发会带走一群人的目光。多是与史学家有关,她沉淀在气质里的如菊淡雅,总在一颦一笑间让人怡然。她是离不开百合的,北京四环附近花卉中心的老板几乎都认识她。多是这一袭旗袍太美,也多是这一头微卷的长发太灵动,皎洁皎洁的百合被她抱在怀里,不知是花衬人,还是人羞花,随意那么一站,都是一处风景。

大嫂钟爱旗袍,旗袍让她怡悦,两者相映相成,成为这浮华喧嚣里的一种美好。将诗书意蕴幽藏于心,将生活雅致铺陈角落,岁月从不败美人。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