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酒之惑(营山县院钱冲)

2017-06-08 17:02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酒之惑

酒实在是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孤独时,为你消解;寂寞时,给你陪伴;忧愁时,与你言欢;痛苦时,使你忘却;快乐时,给你一个释放快乐分享快乐发散快乐的缘由与基点。当然,你若滥用,她也定会报复你。

美文欣赏:酒之惑(营山县院钱冲)

自古以来,无论酒的性状情色如何演绎、变幻,终不离饮后令人愉悦、亢奋的本质与内涵。神秘的紫,摇曳于高脚杯浅浅的杯底,让人遐想翩然;白酒的透,饮前惊涛骇浪,饮后万事皆空;醉人的黄,在缓缓流泻之时,不禁使人联想到一马平川的田野丰收的景象。都说文人与酒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渊源,事实也确实如此。红酒绵柔,白酒甘冽,各种颜色的酒沿着文学之途一路倾洒而来,方有曹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之叹;也才有李白扁舟之上,衣袂飘飘,须发冉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之幻;亦更有命运多舛的苏轼仰面问天,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千年一问,复更有弱柳扶风的李清照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的视觉震撼。当然,酒也并不是文人的专利,在现代社会,酒不愧是一种无以言说的社交媒介,酒中自有乾坤,王侯将相们自没必要说,高档的酒会,富丽堂皇,灯光与宾客的神采一样奕奕生辉,他们笑语喧哗,明目皓齿,频频举杯,笑意流连,在一颦一笑中,抵达彼此的约定。更有“芸芸众生”的街市商人小民,他们饮酒则更为随意,夜幕低垂之时,唤上三五朋友,或于喧嚣街边一角,或于流水无声河畔,一盘花生米,一碟豆腐干,或许还有色彩沉稳的酱猪手,姿态划一的凤爪,如此等等,几样荤素搭配的组合,便可诞生一起兴致高昂的颇具江南风情的“夜啤酒”。夜风徐徐吹拂,哥们弟兄你来我往,推杯换盏,猜拳行令,兀自热闹起来。当然,席间若有一二美女助兴,哥们弟兄的谈性自会更高,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们往往不会放过在美女面前展示自己豪气干云酒量的机会,在莺声燕语中,他们总是难逃灌醉自己的劫数,醉眼迷离中,美女的笑声仿佛深邃夜空中的星辰,神秘,飘渺,捉摸不定。

美文欣赏:酒之惑(营山县院钱冲)

不知为什么,最近几年以来,我的酒量不再会与风华少岁首?年月试酒的当年等量齐观了,或许是生活的磨砺,或许是阅历的成熟,酒精已经完全打磨掉了我当初的懵懂与青涩。记得第一次接触啤酒之时,我无法接受其味道之怪异,以“马尿味”评价之,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久久避之。而第一次饮用白酒,我也被辣出了眼泪。出身社会后,在各种社交场合,免不了要接触酒,“人在江湖走,哪能不饮酒”?!在潜移默化中,我袒露胸襟,与酒沟通、交流,从当初的拒绝,到后来的接纳,以致当今的不克不及割舍,酒像一把液体的利剑在我的体内势如破竹,放浪形骸,左右奔突,日浸夜润,久而久之,酒刚烈的性格耳濡目染地驻留于我之身心,言行举止也逐渐可以或许如酒似得刀切斧砍,掷地有声了。

当然,酒并不是圣物。凡事需适度,否则,物极必反。酒适量饮之,可提神醒脑,强体健身,如果纵酒甚至酗酒,则定会拔苗助长。作为教训,我也有过几次念念不忘的醉酒经历,那感觉至今念念不忘。天旋地转乎?物我两忘乎?事过境迁乎?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否则,只能是摇摇晃晃归家去,意兴阑珊全不知了。所以,与其与自己较劲,也莫要与酒较劲。

众多酒类之中,我既偏爱葡萄酒等红酒之阴柔,也嗜好高粱酒等原生态白酒带着原野气息之刚烈。在品茗他们之时,恍可见葡萄架上颗颗粒粒饱满圆润的葡萄,恰如情人顾盼流光的相思的眼睛,她在呼唤,待你去葡萄园里幽会;又或可见广袤的高粱地里,轻飘飘的高粱低垂,像极热剌剌却不乏羞涩的村姑,一阵乡野的劲风吹来,红云染颊,她倏忽间钻进高粱地里,霎时踪影全无,等待你豪迈地灌下一坛高粱酒后,撩开撩人的高粱穗儿,前去追寻……

这或许是遥想酒的源头,对酒的畅想带给生活的另外一番情趣。

相关文章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