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喂 饭》

2017-06-06 17: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喂饭

?

“宝贝,慢点儿,等等妈妈。”小姑娘穿着嫩粉色的衣裙,不到两岁的她跌跌撞撞的向前跑着,身后是年轻的妈妈手里端着盛了饭菜的木碗,一边紧跟着一边急切地喊。

小姑娘停住脚步一扭身,看着妈妈做了一个怪脸。她张开嘴巴,期待着妈妈喂饭……

看到这一幕,不觉想起了母亲目下当今的每日三餐。

明媚的阳光射进窗棂,母亲坐在飘窗旁眼巴巴望着对面的碗。我从盘中夹起菜蔬放置碗中,?一勺菜和稀饭送到母亲嘴边。母亲边咀嚼,边盯着碗里的饭菜,那目光的贪婪,恨不克不及一气将食物吞咽口中。

满头银发的母亲向前倾着身子,双眼在饭菜间盯视着,生怕一眨眼的功夫,眼看到嘴边的饭会不知去向。

病魔给母亲造成了很多的不便,吃饭问题首当其冲。起初,在饭桌上,家人自始自终的将碗筷饭食端到母亲眼前,任她从容不迫地吃着。但两双筷子不听使唤地戳着饭菜,餐桌上下是斑斑汤渍,吃到母亲嘴里的却没有几口,而常常不到饭点儿就又入手下手翻找食物。

不得已,家人入手下手了每日三餐给母亲喂饭。

在凝神间,我慢了半拍,母亲怒目圆睁,左手不停地搓揉着飘窗上的一块毛巾,急切地跺着双脚,我一晃神紧着将饭菜送到母亲嘴里。每到饭点,母亲情不自禁地入手下手焦灼,如坐针毡,失去了她平日里的安静。

母亲抓狂的紧紧地咬合着上下牙,当看到饭菜端到跟前时,一股“恨饭”的狰狞面目让我不忍目睹。

“娘,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噢!”我边用舒缓的语气抚慰母亲,同时加快了饭前的一系列必备动作:打胰岛素,吃五彩缤纷的一把药片。每次给母亲喂饭,内心总是被堵塞上垒石一样平常。

母亲在孩子们的心里是永远是坚强隐忍的形象。为了即省钱又能给儿女们穿上浓妆艳抹的衣服,不识字的母亲却坐到了夜校的书桌前,一笔一划地学起了剪裁。设计、裁剪、缝纫,母亲白天上班,夜晚在缝纫机前为全家人缝补衣物,为儿女们拥有一身儿体面的衣裙劳碌着。宁静的夜晚,哒哒哒哒哒哒,伴着缝纫机发出的声音,我们入眠已成常事。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此时的母亲,眼里仅有的就是那巴掌大的饭碗。

孩子们每一次来看望父母,无论是半晌还是向晚,母亲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雷打不动的是,“吃饭了吗?”即使神智不清,母爱也是清醒的。在母亲的心里,孩子们的肚子永远是她惦念的第一等大事。

母亲失去了记忆力,但孩子们仍抱着一线的希望,在她关心完我们的肚囊之后却问她:“我是谁呀?娘。”母亲一脸的茫然看着刚刚还问过话的我们,却摇摇头模棱两可的说“谁知道,你是谁?”但那眼神却分明是一双关爱的温暖模样形状。

和姊妹说起这些,我们都无言地落泪哽咽。不好让母亲看到满面的不快,我转过身擦掉溢出的热泪,接着端起了碗……

“宝贝,还有两口就吃完了。”年轻妈妈哄着年幼孩子喂饭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际,长长的思绪被拽到了眼前。

看着远去的端着碗的年轻妈妈的身影,我索性闭上模糊的双眼,任泪水恣肆。

我默默地祷祝着母亲,期盼着母亲的身体能早日康复!

母亲啊,您养我们长大,儿女们将陪伴您到老!

美文欣赏:《喂 饭》

(图片转自网络)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