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梨花帖

2017-06-06 13: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杨栋

我喜欢梨花,是因我老家古称梨花村,但我小时在村里,并没见过多少梨花,先前传说村里有一棵大梨树,才叫了这村名,山梨在我乡也称棠梨,果实如红果大小,皮色绿里带黄,其貌不扬。

只是花还是好看的,一枝香雪,空谷幽居,佳人寂寞,泪粉兰干。山西诗人元好问咏《梨花》曰:“梨花如静女,寂寞出春暮。”只有“静女”一词可形容梨花的曼妙了。

山里的人是以实惠为标准的,在鄙乡山梨花当小菜吃,但梨子吃时酸且涩,要捂一阵才好,小时母亲是把它放在瓦罐里,要放上一两个月,到捂软了时,味道会好一些。也有切成果瓣晒干了贮存的,称为梨瓣子,第二年食之仍酸甜可口,津津乐道,有些像土制的果脯。这也是救荒之物,吾乡将梨干碾成面粉,称为山梨面,掺上其他面粉做成小吃,也有味道。

梨花淡白,是玉样的色泽,又常常比喻美人,最有名的是白乐天点赞杨玉环为“梨花一枝春带雨”。元稹写《白衣裳》则形容:“雨湿轻尘隔院香,玉人初著白衣裳。半含惆怅闲看绣,一朵梨花压象床。”

我参加工作后,不管到哪里,总喜欢把小书房称为“梨花村”,后来藏书多了,叫成了“梨花村图书馆”,有友人描写我时又称梨花书屋、梨花小筑、梨花斋、梨花楼、梨花小院、梨花山庄。来新夏师长教师在世时,有一次我请来师长教师为我写个梨花楼,他只写了“梨花”两字,颜体大字,富贵蕴藉,他说:“加个楼字俗了。梨花就好。”

宋代诗人陆游也喜欢梨花,他的名句“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写尽了对梨花的偏爱。梨花的美丽是纯洁,是淡泊,是“雪作肌肤玉作容,不将妖艳嫁东风”。可见历代文人墨客,对梨花都是情有独钟的。

清代文学家李渔赞曰:“雪为天上之雪,梨花乃人间之雪;雪之所少者香,而梨花兼擅其美。”雍容的牡丹、孤傲的梅、高雅的兰、惊艳的蔷薇,都不及“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的山梨花。山梨花的这种美而不娇,秀而不媚,丽而不俗,才是叫人深深迷恋的。

我小时在山上看到过梨花盛开时的景象,满树香雪,蜂飞蝶舞,万绿丛中,玉树临风,还写过一篇《山梨花》的散文。十年前吴藕汀师长教师还在世,他应约为我画了一幅“梨花村读书图”,也是这个意境。满山满坡的青松成林,梨花如海,香雪海中有一座孤楼,那就是梨花楼了,在我,那就是一处琼楼玉宇了。

有书又有梨花,这个世界多好。

(摘自《今晚报》2017年4月10日)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