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其实不懂语言暴力的杀伤力

2017-06-06 05:0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有段时间,我写的东西看的书遭到了亘古未有的抨击,我承认,我曾在心里很多次暗暗不爽过。但过去很久后,当我抛开所有负面情绪,重新入手下手审视这统统,尤其我写的文字,确实发现当中存在不少的问题,虚张声势,就是古诗词中说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种做作,还有就是我为了使读者体会我亲身经历的某种乐趣而刻意营造的幽默感。败笔诸多。

被冠冕堂皇揭露的那一刻,我心里在想,我要怎么把伤痕当酒窝?我要怎么开口才能显得我一点都不在意?之后我想通了,没有求全谴责任何人,是因为我理解?理睬大家都处在一个急于证明自己的年纪,而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最简单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推翻别人。

我曾一度将自己忧郁气质的形成缘故原由推给不健全的家庭,虽然说这确实是一部分的缘故原由,但却不是全部。我的很好的朋友,一语指出:“你要拿你的家庭当挡箭牌多久?”我愣了,有点难堪,这是我极力不愿面对的时刻,就好像自己被扒光了衣服站在众人面前被肆意羞辱一样平常。幸运的是,最后这件事就那样安静冷静僻静的过去了,谁也没再提及。

目下当今我突然想起了这些,想到了语言对我的伤害。

和后妈闹得最僵的那段时间,我爸夹在其中进退维谷,我很不是滋味。我尽力保持家庭的和谐,可除一味忍受后妈刻薄的话语外,我找不到其他任何一种体式格局,也许是性格使然,我不克不及与她面对面去谈,潜意识里觉得根本没用,又何必送自己去难堪。

我很气愤他没有站在我这一边,为我出气,实际上他处于中立的位置,谁也不克不及偏袒。可我那时,就是觉得他偏向那女人,因为听了她的枕边风而总觉得我不够懂事。他说:“她没什么坏的心思,就是说的话不入耳,她要是敢伤害你们,我肯定跟她过不去……”我在心里冷笑(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变成一个内心阴暗的人,我下意识觉得冷笑是反派人物才会有的行为),他觉得语言伤害不算伤害,我想他其实不理解?理睬语言暴力的杀伤力。

我曾在微博上看到过一段讲语言暴力对青少年影响的视频,里面的孩子大多都是犯罪分子,我当时特别想把这段视频发给我爸看,可我忍住了。我怕他看完后又会觉得是我的思想有问题,他不止一次这样说过,在我固执地想和他争辩对错的任何一个时候。我想大人都是这样吧,即便知道自己是错的(我不是说我每次都是对的,但也有对的时候吧),也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逃避,怒吼,蛮横无理,或是像我爸一样把所有问题归结为是我的思想态度问题。

在《地球上的星星》这部电影中,阿米尔曾对伊夏的父亲讲过一个故事,他说:“在所罗门群岛,土著们想伐树时,他们不会直接砍树,他们会绕着树围成一圈,大声谩骂,咒那棵树。过不了几天,那树就枯死了,自行死亡。”这个故事不一定是真的,但也能够看得出语言暴力的伤害。

所有我经历过的语言暴力,给我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是,我变得无比在意自己的自尊。我不希望自己的设法主意被人当众推翻,不希望自己处在那样一个难堪的场景,当统统发生的时候,我变得脆弱敏感、怯懦犹豫,一个我自己都不敢认同的我自己。糟透了。

我想我还是会继续写我正在写的文字,不管它在别人看来是怎样的Low。有人说,一小我私家的文字里隐藏着他的经历,看过的书,以及他的气质。这是我的特点,我没必要去迎合大众去改变它。懂你的人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我还是会继续看我正在看的书,不去想别人对它的评价,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感觉。不论一本书它的评价有多么的不尽人意,总会有人去读的,不是吗?

我有个朋友,自私任性,有很多人不喜欢她。我问她对于此的感触感染,她毫不在意地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呗,反正我不会变(因此而改变)。”我当时觉得她很欠,目下当今倒很敬佩她的性情。

何必强求。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