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男孩_美文新闻 - 摘走网

哭泣的男孩

2016-11-12 18:56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原标题:哭泣的男孩

一个小孩站在围墙下哭泣,泪水吧嗒吧嗒地砸在青砖铺设的人行道上。大片大片金黄的叶子从棵棵笔直的树上零落,如蝴蝶般美丽轻盈,打着旋飘落在地上。忽他停住了哭泣,弯下腰,捡拾起一片又一片的落叶。

哭泣的麦子

散文作者: 风子

风住了

酷热随风飘逝

六月的尽头

乌云氤氲

阴雨潺潺

//

雨漫过山岗

满山遍野的绿

身披乳白色的薄纱

低眉,垂首

沉沉的倦意

袭上心头

//

鸟儿,丢魂失魄

扇不动沉重的翅膀

栖息于树之一隅,哀鸣

渴望的眼睛,迷失

在黄昏暮霭沉沉的

烟岚中

//

湿淋淋的田野

麦子的哭泣声

此起彼伏

手握镰刀的父老乡亲

以一种虔诚的姿势

仰望着天空,祈祷

从深夜到黎明

它哭泣的样子

散文作者: 尘行

你不曾去寻找,

它却对你如此执着。

流连在你身旁的安静冷静僻静,

像个乖巧的小孩。

有时候,

像一阵风,

空中楼阁。

而背后,

却悲伤不已。

如何为你减少它,

而它却深深刻骨,

在你的血肉里。

不断沉陷,

不断融化。

谁赠你那份安静,

留它守在你身旁。

宛如亘古一样平常,

静谧得,

连世界也看不下去。

寻觅的踪迹,

有着窒息的呼吸。

昏暗的深巷里,

有着呜呜的悲鸣。

撕心裂肺的痛,

是因为那隐约的身影。

(短文学网:)

哭泣的紫藤

散文作者: 夏化云

一年的麦收时节,我回到农村采风。此时的农村到处是一派备战“三夏”的忙碌景象。天刚放晴,雨后的天空非分特别清静,太阳灸烈地烘烤着大地。路边的树叶随风起舞,车子迅雷不及掩耳地穿行于摇曳的树影中,仿佛进入了神秘的时空隧道。极目远眺,黄灿灿的麦田在阳光下泛着光晕,带刺的麦穗在相互挤碰中“沙沙”作响,像是给人们传递着收获的消息。

途经一个村庄,我吩咐司机把车速降下来,我要去拜访一名故人。

透过车窗,一处农家小院映入眼帘。一名六十岁上下的母亲独立一人坐门前的木凳上,她用一只手托着下额,眉头紧锁,低头沉思,两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地面,好像要看透这片土地下埋藏的宝藏奥秘。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喧嚣的车流丝毫引不起她的注意。我曾醉情于罗丹的著名雕塑《思想者》,呈目下当今我眼前的不正是现实版的“思想者”吗?这一映象深深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我们的车子缓缓地停在距离她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即便如此,还是打破了这里的平衡和宁静。见有车来,她慢慢站起来,略显富态的身体显露出不同于一样平常农村妇女的优雅。

看到我从车子里出来,她暂时收起了满脸的愁云,嘴角挤出了略带苦涩的微笑。

“原来是领导来了,快进屋坐。”她热情的话语中有几分凄苦。

我一边寒喧着一边往院内走。一株手臂粗细的紫藤绿意盎然,生气勃勃,几乎爬满了整个院落,串串的紫藤花像珍珠似的悬挂在藤蔓上,游龙般撑起了一个足可遮风挡雨的充满诗意的凉亭。院内的房屋看起来已有些年月,墙体出现了处处斑驳。不过,屋子收拾得很洁静,几件家什摆放有致。以我在农村生活的体验,这样的家庭是讲究生活品味的。

“老伴没在家?”

她叹了口气:“老伴身体不好,患高血压、糖尿病,正在医院住院。这不,麦子马上熟了,我回来联系收割机把家里几亩麦子收了。”

不待我说话,她的眼圈已入手下手泛红,继续说道:“自从发生了那个事以后,我们家的名声臭了,以往经常来串门的也不再登门,遇到了我和老伴像是见了瘟神,说不了几句话就走。我目下当今都不敢看别人的眼睛,望一下都觉得有嘲讽和仇恨。”

她说的“那个事”是发生两年前的一个家庭悲剧。她有一个疼爱有加的儿子,已于十多年前成了家,娶了妻,并且有了活泼可爱的孩子。儿子和儿媳都有着令乡邻们羡慕的体面的待遇丰厚的工作。她与老伴经常去儿子家小住几日。儿子和儿媳也十分孝顺,隔三差五到老家看望老两口。一家人其乐陶陶,在当地颇受人尊敬。

然而事事难料,随着一个爆炸性新闻的发生,她原来幸福的家庭瞬间风声鹤唳。她的儿媳芳因无法接受丈夫的婚外情而跳楼自杀。一时间沸沸扬扬,成为街头巷尾、茶余饭后人们议论的热门话题。女方的娘家人自然无法容忍,曾经亲密无间的亲家变成了令人切齿的仇人。

“儿子究竟?结果是自己生养的,他做了对不起人的丑事,我们当父母的是有责任的。谁能想到人是会变的,没有教育好儿子是父母的失职。”

“发生的那个事我们给赔了一笔钱,从此我们家一会儿穷了。唉,不管咋说只要能对媳妇的家人有所安慰,我们都认了。这就是命啊!做过的事,泼出的水,能有啥法子呢?总不克不及把儿子打死、逼死吧?”我看得出,她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肯让眼泪流下来。

“芳儿闺女啊,你为什么这样傻呀?你不缺钱花,有工作,还有自己可爱的儿子,谁离开谁不克不及过呢?就在事发的前一天晚上,当我听说儿子出轨了以后,我气得半死,狠狠地打了儿子几巴掌,这可是儿子长这么大第一次挨打。当时,我看到儿媳情绪不合错误,也曾再三劝她想开些,一棵树上吊不死人。要知道,我日常平凡与芳儿媳妇关系处得比亲娘俩还亲。记得她还安静冷静僻静地对我说:妈,你放心,没事儿,我知道该怎么做。谁料想,事还是发生了。两年多了,我几乎未睡过一天安稳觉,常常半夜惊醒,有时还做噩梦,眼前常出现幻觉,儿媳的影子总在脑子里游荡。一家人在一起的欢快日子再也回不来了。”

我不愿去戳动老人的伤心事,设法转移话题。

“你们家院子里的紫藤长得真漂亮,该有些年份了吧?”

“是啊,它是儿子结婚那年儿媳特意从娘家带过来的。全家人就像亲人一样呵护着它,每次回家儿媳总不忘给它浇水施肥,她曾说紫藤寓意紫气东来,会给全家带来好运……”

“昨天夜里,我梦见我们家的紫藤哭了,哭得撕心裂肺,紫藤花整串整串往下落,每一片叶子都挂满泪珠。在梦里我和老伴正在树下吃饭时,忽然下起来瓢泼大雨,我们浑身都被淋得湿透了,而外面是大毒日头没有一丝云彩。”

她的声音哽咽了。

我不忍心再听下去了,劝她一定要想开些,保重身体,事情究竟?结果过去了,更何况后辈们的事由他们自己做主,父母该做的都已做了,孩子们的命运如何,是不是幸福要靠自己把握。

“目下当今回想起来,都是钱惹的祸。要不是儿子这些年有了钱,也不至于变心。经济不宽裕的时候,我们一家人是多幸福啊!”

从她家出来,我的心久久不克不及安静冷静僻静。我在想,从子女呱呱坠地那天起,父母倾注了一生的心血,他们的生衰荣辱就与孩子的所作所为联在一起,这是绵延不绝的爱,更是割不断的牵绊。对于这份爱、这份牵绊不知做儿女的能感悟多少,是不是懂得爱护保重?恐怕难有多少人说得清楚。

站在墙下哭泣的小孩

散文作者: 蓝海

一个小孩站在围墙下哭泣,泪水吧嗒吧嗒地砸在青砖铺设的人行道上。大片大片金黄的叶子从棵棵笔直的树上零落,如蝴蝶般美丽轻盈,打着旋飘落在地上。忽他停住了哭泣,弯下腰,捡拾起一片又一片的落叶。这是一条新修建的街道,路两边还未开发修建高楼,波浪形的围墙遮掩了道路两边的颓废与狼藉。有行人从他身边经过,脸上都带着不经意的笑。他捡拾了一大把美丽金黄的叶子,坐在墙根下,忽又想起了什么,对着手中的一束“蝴蝶”抽泣。“是谁偷走了我的宝贝。”他看着一辆辆从眼前飞驰而过的车辆,从远处走来,又从他眼前走过的行人。“是他们吗?”他们个个衣着整洁,双眸闪着与他不一样的光,倒是那个被大人牵着的小孩好可爱,他很想与他玩,与他一起捡拾落叶,拾石子,拾城里大街上乱扔的瓶瓶罐罐来过家家。

他是个只长个子,不长脑筋的人,靠捡拾垃圾、讨吃过日子。长到三十多岁,岁月给了他一张成人的面目面貌,却仍是几岁小孩的智商。这是大人气吞山河的世界,他的世界在哪里?别的小孩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照看,他却没有,饿了如狗儿般满大街找吃的,冻了倒是能捡到暖和的衣服。他也是聪明的,认为满大街扔的垃圾都是宝贝,于是他捡拾了一大袋又一大袋。有时放在人来人往的大桥栏边,有时放在冷冷清清的人行道上,一大袋一大袋的积攒,却总是在他捡拾下一袋返回时,所有的战略品不知去向,于是他就入手下手哭着四处找,找不到了,便又入手下手快快乐乐的捡拾。他不知道他的宝贝去了哪里?不知为何会不见了踪影?他就这样天天一袋又一袋的捡拾,他的宝贝一次又一次的从所放地点消失,他又一次又一次的哭泣,这就是他的生活,他的人生

这个衣冠楚楚,满脸污垢,天真烂漫的小孩,他根本想不到,他的宝贝全在他站着的墙后,凌乱地散落在荒草中,有破布、塑料瓶、铁盒、烂衣服等。这是环卫工人在执法局领导的指挥下,乘着小孩不在,快速地全扔到墙那边去了。“说这瓜子,瓜得连捡拾的垃圾都不知道去卖几个钱,只知道整天拾垃圾,到处乱堆放。”

因为他永远是个小孩,一个带着岁月给他蒙上成人面具的小孩,一个在大人的世界里孤寂谋生的小孩。谁能牵着他的手走上一程?

哭泣也精彩

散文作者: 阿拉木图

人去了要办丧事。丧事有林林总总的办法子,是宏大还是草率,主要看小辈的观念、孝心和经济条件。目下当今,小辈们办一次体面丧事的经济条件都有了,对逝世长辈尽最后一次孝的心也是有的,至于观念,还是看样学样的比较多,别人停尸3天,摆宴3天,乐队吹奏3天,诵经念佛3天,自己也就不克不及亏待了去了的老人家,不然,自己心里会觉得过不去不说,别人也会说闲话。

3天的丧事是一小我私家最后一次热闹,特别是与世长辞的老者的丧事,许多人家是当作喜事来办的,隐含着庆祝死者活到了高龄的意义,“红白喜事”之说的来历正在于此。但是,丧事终究不是得意洋洋的婚事,哭声还是少不了的。亲人去世,家人亲友的悲痛是真切的,究竟?结果阴阳两隔,从此不克不及再见。但要人们在整整3天的时间里接二连三地哭泣流泪,除非死者的命运确实苦到了极点,或者死者是年富力强的暴亡,而大多数的逝者偏偏活得平常死得安详,要想丧事的场面哭声不断,确实有点难。

好在目下当今是市场经济,有需求就有供给,一种新的职业应运而生了:有人专门帮助丧家哭丧。

我最近才知道,草花从事的就是这个工作。

草花是我儿时的玩伴。她5、6岁的时候父亲死了,跟着再嫁的母亲从遥远的苏北来到我们的村子,继父家很穷,更重要的是她母亲再婚后怀上了孩子,等我们上学的年纪,作为“拖油瓶”的她只能等待她母亲把孩子生下来,由她赐顾帮衬,她成了当时习以为常的失学女孩中的一个。偏偏她母亲没等到把孩子生下来,就在一次与第二任丈夫吵架之后上吊自杀了。

草花从此成了真实的草,一棵无人疼爱的小草。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帮继父家割羊草打猪草,唯一梦想的是有一天他的舅舅来接她回老家——这是她有一天私下里告诉我的。但是,她舅舅没有来,始终没有来,只是,苦难中的草花还是慢慢长大了,小草也有开花的一天。

记得在她17岁那年,生产队趁着农闲,派队里的年轻人去獐山石矿扒黄泥。在那里,草花收到了邻村一个小伙子给她的纸条。于是,她找到我,要我念给她听听。纸条上只有四个字:我喜欢你。我问她,你不认识这些字吗?她说:“是的,但我能猜到是什么意思。”

她是要我代她给那小我私家写一封回信的。“你就告诉他,我也喜欢他,想娶我就让他父亲找我继父来谈判。”她说。

第二年,她如愿以偿地出嫁了,丈夫、公婆待她很好,几年以后又生了一双儿女,她入手下手过上了从前想都不敢想的舒心的日子。

自那以后,我跟草花又有20多年没有见面,一来她嫁到了邻村,二来我外出读书和工作,即使回老家也是匆匆忙忙。当再一次碰面的时候,她的状况又发生了巨大的变故。她的亲爱的丈夫在一次心肌梗死中死了,为了给丈夫撑起这个家,她招赘了一个残疾人做第二任丈夫,两夫妻千辛万苦刚刚把一双儿女拉扯大,灾难再次降临,她的22岁的儿子在一次交通事故中身亡。

她一边哭一边告诉我这统统。想起她的童年和少年,得知她当时的遭遇,我也不由得陪她留下了眼泪。但还是劝她:“都过去了,别难过,会好起来的,你还有女儿和丈夫,比小时候总要强一些。”她说:“你是否是也嫌我在你面前哭啊!前些年,我唯一可以或许减轻痛苦的办法就是向别人哭诉自己的不幸,在别人的家里哭,在商店的门口哭,在路遇熟人时哭。我知道,他们后来都烦我了,我连个痛利落索性快哭一场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偷偷地在家里一小我私家哭啊。”

又是10多年过去了,有一天,她从老家来临平看我,来之前还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免得让我措手不及。她坐在我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喝了口我给她泡的茶,对我说,她是从我妈妈那里要来我的手机号码的。从她的外貌看,她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苦大仇深的样子了。而且用上了手机,会用短信跟我联系,这说明她这几年有了很大的变化。

我有意不去提她苦难的过去,问她:“短信是你自己发的吗?目下当今会读书写字啦?”

“是啊!”她说。

“真的呀!”看来,时间不仅是医治创伤的良药,而且还是改变命运的巨人。

正在我感叹时间之伟大的时候,草花和我又有了下面一段对话:

她说:“你看我这一生,别人都是好好的,我遇到的却都是天大的灾祸。”

“目下当今还好吧?你女儿······?”

“她们还好。我目下当今也还好。”她说,“你知道我目下当今在干啥吗?你猜不到吧?告诉你,我目下当今在专门哭丧。有一次,有一个邻居去世了,我去参加葬礼,在那里,我痛利落索性快地哭了一场,我比死者的家人哭的更伤心,因为我是在哭我自己啊。那一次哭得利落索性,不仅让我的内心得到了很大的解脱,而且发现丧家也很欢迎我的哭诉。从此,凡是村子里死了人,我都会去大哭一场。我想哭,丧家也希望我去哭,因为三天三夜的丧礼,他们的亲人哭不过来,有时就会冷场。渐渐地,我的哭丧出了名,邻村的丧家也来请我去哭,而且是给工钱的。再后来,我干脆像一些治丧乐队一样,专门组织了一个哭丧队,做包工头了。为了更多地联系到业务,我入手下手学一点文化,因为天天在吵吵闹闹的丧礼上,来了业务手机听不清楚,还是短信可以或许派上用场。”

“我目下当今就是靠这个赚钱过生活,你看我这一生活的······”

噢,对了,她这次来看我,目的是想让我帮她联系一点业务,因为她知道临平这地方特别重视丧事。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