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鞋与胡师长教师

2016-10-24 17:02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城里的天空好像永远都是阴暗的,灰蒙蒙的,想要下雨却又像是在折磨谁似的,不肯落下来一滴雨来。好闷啊,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也许,在城市上空高耸着的一刻不停喷涌着黑烟的烟囱是这阴霾天气的罪魁祸首。这些黑心的企业家,该死!

在这城里,有人大公至正的凭借自己的双手挣口饭吃,艰难度日;有人凭借着先人积攒下的家业舒舒服服的,一掷千金,潇洒自在;更有人是这城市的寄生虫,从事偷盗奸通奸骗的下作勾当,遭人唾弃。这就是这城里的面目面貌,黑的白的看得很清楚。

胡惟庸便生活在这城市的角落里,一间十几平米的地下室,昏暗潮湿,空气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霉味。若不是因为那个女孩,胡惟庸便不会租房子,每夜睡在公园的长椅上并没有什么不妥,以往便是这样。地下室里的生活用品整整齐齐的堆叠在一起,各归其类,像个家的样子。女主人很用心的照料这个家。家里只有一张单床,也只能容下一张单床,通常女孩睡在床上,胡惟庸睡在床底下,确实是没有打地铺的地方了。虽然家里早就没有额外的空间了,但在半年前,胡惟庸还是和女孩节衣缩食了很久,在二手市场买了一台破旧的老式电视机。因为女孩说她有一个梦想,她向往上流社会的生活,她想要成为公主一样的女孩。第一步自然就是学习上流社会的礼仪,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经由过程电视机里电视电影桥段来学习。之后的每天晚上,女孩都要胡惟庸陪着她练习华尔兹舞蹈与上流社会中人的对话口吻。

“一嗒嗒,二嗒嗒,……”,“胡惟庸你又踩我脚了。”,“对不起。”……

“师长教师,您真有趣。呵呵”,“好吧,谁说不是呢。”,“你能正经点吗,胡惟庸?”……

白天,胡惟庸去离家很远的地方做工。他能找到一份工作其实不容易,附近的人都知道胡惟庸从小就是小偷,没有店家肯施舍一份工作给他。所以他只能往远处去,测验考试了很久,才在一场机遇下,他紧紧抓住机会,成了一位面包店店员。女孩则是去一家大富人家做厨娘。

日子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胡惟庸觉得这样就行了,怎么会改变。

在这个暴雨如注的黑夜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都市中心的巨大宴会吸引了,一名刚成年的贵族公子邀请了所有的只要能身着正装的人都来分享他成人礼时的喜悦,不分贵贱。没有人注意到有一个黑影蛰伏在世贸大厦的橱窗旁,贪婪的窥视着里面一双瑰丽的水晶鞋。那人正是胡惟庸,出门前与女孩说的话还在他耳边回响。“胡惟庸,我永远记得你对我的好,我认你作哥哥,等我在宴会上发迹了,我一定加倍偿还你。所以我们只是兄妹,你知道吗。”胡惟庸努力的摇摇头,尽力的不去回想这些,他要集中精力做一件事。他们所有的积蓄已经为买正装花掉了,可女孩却独缺一双体面的鞋子。不克不及让一双鞋子毁了女孩的前程,胡惟庸暗自决定为她偷来。听闻橱窗里的这双水晶鞋是灰姑娘曾经穿过的那一双,可谁在乎呢,只要它足够昂贵就好。况且这双水晶鞋也是女孩梦想得到的,这多么迷人的礼物,是神明送给崎岖潦倒女孩可以或许在一夜之间翻身为贵人的救命稻草。如果真的要在临别时刻送给她些什么,那也一定是这双名贵的水晶鞋。这个时候,雨下的很急,胡惟庸全身淋个湿透。他出门的时候很匆忙,女孩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提醒他带雨具。

当一小我私家被欲望左右的时候,魔鬼就会找上他。胡惟庸还没有发现他的背后已然多出了一只影子……

宴会大厅。此处叫做梦幻乐园,这里富丽堂皇,星光熠熠。自建成之初就吸引了不可胜数的王公贵族来此饮酒作乐,至今已几百年了,每每传出佳话。其中最为人津津有味的便是灰姑娘的事。这个历尽苦难的美人最终和王子终成眷属了。当然,在这个巨大舞台上的人来来往往,常常新的美人还没有被认识,就被更新的人群洪流给冲下台去。这里没有人的名字会被永远铭记,我们只会记得这个即将被载入史册的名利场。这一晚将是个不同以往的日子,全城绝大多数人都会来到这里共赴这场盛况空前的巨大宴会。每一人都想见识一下真实的奢华。这从一入手下手就注定是个不眠夜。

宴会入手下手还没多久,所有人的目光就被一个容貌出众的女孩吸引了,虽然她穿得是常规的白色公主裙,但也掩盖不了她身上仿佛有着的一种迷人的气质,令无数人为之倾倒。她既聪明伶俐,又善于辞令,华尔兹舞蹈跳得极佳,是天生的舞会女王。

也许,这个世界本该就是这个样子。那个女孩在受到众人追捧之后这样大失所望的想着,从此以后不再用回到那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胡师长教师,我们俩终于都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去了。是的,正如诸位看客所想的,女孩在没有一双体面的鞋子的情况下还是来了,目下当今看来她所冒的风险都是值得的。灯红酒绿,只是这短暂的时光也足够了,即使是用余生来承受这一刻享乐所带来的痛苦。

“这是谁家的千金,是不是许配人家?”正在大家猜测女孩身份的时候,一个不知轻重的侍者竟把女孩撞到了,一阵惊呼后,众人都看见了女孩裙摆下露出来的落伍并粗制老旧的鞋子。

“这……”,“原来是贫家女啊。”,“怎么能演得那么像。”,“对,就是”……

在所有人的怀疑、厌恶声中,女孩环抱双膝,无声的痛哭了起来。那美好的梦啊,像泡沫一样,容不的一点外力侵袭,一触便破碎了。

就在这时候候,一名年轻俊朗、衣着精细精美的师长教师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他来到女孩身边,低下身子,一边为女孩拭去眼泪,一边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美丽的女孩,今晚有一名你命中注定的王子在静静的等待着您的出场呢。”这位师长教师从随手的箱子里取出一双精美的水晶鞋并为女孩换上。女孩有些惊恐的抬起头,注视着眼前这个正在为自己做着统统的男人。女孩感触感染到了那位不知名的师长教师的光和热,是那样温暖可亲,就像是重新回到妈妈肚子里一样。会不会真的会像故事里常说的那样,落难的公主总会得到英俊的王子相救,最后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可女孩真正看清那师长教师的面目面貌的时候,她做梦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位自己求之不得的“王子”竟会是他。

这位师长教师自称姓胡,与女孩是亲兄妹,这俩日来到这城里办事。

“女孩未经兄长允许,擅自偷跑出来参加宴会,给诸位惹麻烦了,为兄的,向大家道歉。”胡师长教师向众人鞠躬致歉,至此才知道原来是误会一场。

众人散了,女孩把胡师长教师拉到一旁,低语道:“胡……”胡师长教师微微一笑不等她说完,便大方的于众人面前请女孩跳舞

女孩有些拘谨,她没想到胡师长教师会提出这样的恳求,是否是真的要和他在所有的上流人士面前共舞,把他们卑微人的舞姿展目下当今这群高贵人的面前。正在女孩当机不断之际,胡师长教师看出了女孩的犹豫,他一拉住女孩的手,拉着她跑进了舞池中央。这一段路径留下了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熟悉的音乐响起,周围的灯光全部暗下来,只有一道黄色的灯光追随着他们欢快的步伐。这统统都是那么美好,仿佛宴会自此刻才是真实的入手下手。柔美的灯光,全场人的注视,令女孩为之沉醉。曾经她也是舞台下的一员,默默的注视台上翠绕珠围的眩目男女。亦或是站在这不夜城外,盯着这黄澄澄的大房子里的光发呆。而今,如愿以偿了!她眼前这个男人是否是真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可以救自己于危难时刻。一种奇妙的念头正在她的脑袋里滋生。如果可以的话,愿望陪他一直跳下去。

多年后,还有人依稀记得当时这俩兄妹舞蹈时的场景,完美的契合,曼妙的舞姿,惊叹众人。

舞曲结束之后,胡师长教师便有礼貌的将他妹妹的手交到宴会主人的手上了。原来这贵公子对女孩已生情愫。十二点钟打响,胡师长教师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他匆匆地向贵公子做了交代,请求帮忙他赐顾帮衬自己的妹子几天,就匆匆离开了。女孩略有些惆怅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逐渐被黑夜所吞没。胡师长教师至此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女孩所有的思念也自那一晚随着那背影进入了永恒的黑夜。

半个月后,人们在世贸大厦附近的一处废弃的巷道之中,发现了一具尸首。看起来已经腐烂了多日了,容貌已看不清,奇怪的是这人死前好像全身的精血都被抽干了……

灰姑娘拥有一双美丽的水晶鞋。她凭借这双水晶鞋在宴会上得到了王子的亲睐,从此之后摇身一变成了皇亲贵族,之后更是用这双水晶鞋害死了自己歹毒的亲姐姐。很多人都希望得到这双水晶鞋,他们有着不同的目的。其中以爱幻想的女孩为众,因为它会为自己带来王子,赞美声以及自己想要的统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