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运的,是有人惦记你

2016-10-22 13:3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心,最幸运的,是有人惦记着你。最心疼的,是你惦记的人根本不关心你。所谓温暖,从来不是单向的。一个拥抱虽简单,却是最暖的依靠。一份聆听虽平常,却是最好的安慰。心中的苦只要有人懂,便减少几分;眼中的泪只要有人疼,便流的值得。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份倾诉,一份聆听。

越努力,越幸运

作者:忆尔

一名姑娘说过这样一句话“努力一定会成功,不成功只是因为你不够努力。”她铿锵的语气与坚定的眼神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对她的敬佩消融了怜惜。眼前的这位姑娘是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站在台上,手握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脚踏伯乐铺的直路。这样光芒万丈的她,你绝对无法拿她和不幸联系在一起。

这位姑娘是我的小学密友,她是我们小农村方圆几里的红人,学校每一年的三好学生,竞赛名额,她一个不落。于外人看,她自信开朗,礼貌大方,绝对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然而,阳光照亮正面,却阴了背面。她家中有个药罐子老爸,身体虚弱,家中经济支柱全靠母亲在外打三份小工支持,哥哥和妹妹皆为高一级和低一级的优秀生。无法想象,高中时期的她靠着三百块捱过了每一个月,硬是落下了胃病。假期懂事地去找兼职,脏活累活都不怕,只想心疼一下为了这个家揽下所有重担的母亲。

尽管如此,她却从不忘记微笑。新年佳节,与她在小学相约一聚,她不停歇地拉着我扯东扯西,嬉笑玩闹,笑着给我说“你看我的新衣,这件卫衣是我老哥的,书包也是他的,裤子是校服,哈哈哈,姑娘我拥有老哥守护的温暖。”我在旁边不言语,说不上心疼,只是想给她一个拥抱,然后告诉她“姑娘,拼命的你,乐观的你,真棒!”

有些人拥有着良好的条件,却仍在伤春悲秋,抱怨世界不公;有些人输在起跑点上,却从不停止奔跑。无论是怎样,都去尽力地折腾吧!世界一成不变,结果不尽相同。趁我们还活着,还能用思想去支配肉体的时候,多多闯荡吧!这大无际的社会琢磨不透,万一哪天就走了,什么也没留下,岂不是太亏了。

哪有什么天生幸运

作者:入江之鲸

这几天,好些朋友来和我交流写文章的经验。我从两个月前入手下手在网上写文,第二篇文章就有幸上了微博热搜,转发破十万,后来陆陆续续写过一些转发很广的文章,头几天一篇文章仅在一个公众号上就已经点击破百万。我算蛮幸运的。于是不少人来问我,有什么心得吗?(短文学网:)

我真的说不出什么来。讲来讲去,也就是“内容为王”和“很幸运”这两句话了。

其实,还有未曾说过的。比如,别人看到我是写了短短两个月,就攒到了两万关注,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写了岂止两个月。我收到第一本样刊在2006年。到目下当今,满打满算快十年了。这些年里,我收过的样刊摞满了书架。今年过年回家,我试图把新的样刊放进去,发现已经塞不下了。

可是,就像我会把样刊封存在角落里的书架一样,我一直讳谈自己是个写作者。如果有亲戚朋友问起,我都只推说自己是写了玩玩的。其实我写得很认真,却不愿提及这份认真。因为我害怕,怕被问起笔名,对方得知后茫然地摇摇头,说没听说过。十年之间,我陆陆续续换了几个笔名,躲在无人知晓的一隅,写着置之不理的文字。

得知我在写文的朋友们,最经常问的是:“你出过书吗?”抱歉,没有。我想写长篇,编辑a对我说:“你没有名气,所以你如果想写,我们只能让你替有名气的作者代笔。”我拒绝了。

后来在一家杂志连气儿发表了一些文章,编辑b跟我约长篇。我每天想梗想到凌晨,几易其稿,十分困难折腾出详尽的人物设计和大纲给她,她却再也没跟我提过。这件事就此被搁置了。

我想出一本自己的短篇小说合集,把十几篇文章发给编辑c,c对我说:“你粉丝不够多,我们要慎重考虑。”一考虑,就是大半年毫无音信。过了很久后我再问她,这才得知,她一直晾着我的稿子,还没有送审。

有一个因为写作而认识的朋友,走红了。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之前每天都在朋友圈发自拍的他,似乎鸣金收兵了。我好奇地点进他的头像,发现里面什么消息都没有,只有一条浅灰色的横线,休止符一样。我这才知道,原来他已经屏蔽了我,或者删除好友。

遭到冷遇的经历,一言半语难以言尽。可是说真的,即使时时碰钉子,我也从没有想过要停笔。

其实,我是一个挺务实的人,甚至有点功利。但是对文字,我却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我不敢说“十年如一日”,但过去的这些年里,哪怕我知道可能再怎么写都摆脱不了小透明的命运,哪怕我知道自己可以拿写文的时间去做性价比更高的事情,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放弃。

印象最深刻的高中时代,我租住在学校附近,学业压力繁重,自然没有人支持我写东西,于是我就偷偷地写。那时候我还没有笔记本电脑,便跟闺蜜借电脑,顶着冬日刺骨的寒风,骑车去附近大学的自习室,一小我私家一写就是一整天。听着键盘被敲击时发出的微弱响声,我会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我随时随地将生活中的故事记录下来,即使最后大部分没能成为素材,目下当今看着那些生活记录,会有一种“噢!我原来还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的奇妙感慨。

寂寂无闻的漫长岁月里,我靠着一份愚钝的热爱,一直坚持到目下当今。如果说两个月攒到两万关注是幸运的,那如果把战线拉长到十年,或许就没多少人会羡慕我了吧。

去年在台湾,我遇到一个身障者。他在人烟稀少的山上开了一家餐饮店,从当初的置之不理,做到如今风生水起,很多文人雅士慕名来访。记者的长枪短炮架在他的面前,问他是如何做出这个传奇品牌的。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做就对了,做久了就对了。

人人羡慕他的幸运,才开餐厅没几年就备受关注。谁曾知晓,起步阶段,所有事情都要他一个行动不便的身障者亲力亲为,甚至连抽水马桶都要亲自打扫。他特地用手机拍下被自己打扫得光洁如新的坐便器,投影到屏幕上,在分享会时,乐和和地说:“辛苦,但心不苦!”我竟然听得鼻子泛酸。

还遇到一个即将退休的导演,他说的两句话,让我印象极深。他说:“喜欢什么,就把它玩下去,玩一生,就对了。”他还说:“要有耐心,恒心。”每当想起这话时,我心中总是涌起一阵感动。他的话,对每个追梦的人来说,是慰藉,亦是鼓舞。

我的云盘里,有个文件夹,叫“英雄梦想”。里面存放着我曾经写过的所有文字,有被录用的,有被拒稿的,各式各样,许许多多。

杜拉斯有这样一句话——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我把文字当做我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它曾经是藏在书柜里、无人看见的小小梦想,如今是被小小的一撮人订阅着的小小梦想。即使只是这样小小的成绩,我也深感自己特别很是幸运。因为这世上一定还有很多比我还努力的人,获得的关注却寥寥可数。

我有一个好朋友,十九岁就出第一本书,可以说是幸运儿。可是鲜有人知,她是在实习上下班的地铁上,写完了一本书。

我有一个喜欢的作者,几年前,她的主职是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师,工作忙碌,但她一直坚持写作,甚至有时候地铁上挤得连座位都没有,她就站着拿着电脑打字。

这样的人,受到命运的青睐,也在意料之中。

我看过一个朋友的采访,当时他在的团队拿了一个全国性比赛的金奖,采访者问他们为何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他们归结于“幸运”。于是,采访者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幸运,从来都是强者的谦辞。每一个幸运者的背后,都有着与幸运无关的故事。

我特别很是钦佩那些靠努力付出得来成绩,却愿意归功于走运的人。他们很少在朋友圈发一些自怜求安慰的内容,心无怨尤,往往默默地把事给做了,却从不居功自傲。他们没有谋事在人的骄横,对生活永远抱着一种感谢感动的、谦卑的心情。就算有天生幸运,也只有这样的人,当得起此等幸运吧。

有句话说,你只有足够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而我想说,你只有足够努力,才有机会拥有好命运运限。

你以为是幸运,别人却拼命才得来

作者:夏苏末

30岁的辛薇,是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小儿科icu监护室的护士长。

辛薇18岁中专毕业。那年,她跟同学在医院实习并专心等待安排,结果学校传来噩耗,四年制的班级不再分配。因为没有门路进医院,私人诊所工资低得可怕,辛薇只好放下专业应聘到一家通讯公司做了一位营业员。

不得志的人对待生活无非两种态度:顺应或者抗争。而不得志少女辛薇心里憋着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生活。

所以她做了一个决定:参加高考。

通讯公司的工作节奏紧,任务重,辛薇因为额配任务每天忙得团团转,下班后常常已经累得没有说话的力气。回到租住的蜗居,她就着白开水匆匆吃掉路上买来的包子就入手下手伏在桌子上学习。房间狭窄,深夜的灯光昏暗得像一场幻灯片,日复一日映着陈旧的墙壁和少女的背影,寒冬捂着三层薄被,酷暑双脚泡在水盆。

辛薇把书本翻过两遍,仍觉得时间消逝地非分特别快,因为高考时间到了。

那天,她跟很多学生一起坐在教室里答题,两天的时间,五张试卷,文化课加专业课,将四年中专加一年自学的知识累积都交待其中。

经过两个月的忐忑等待,辛薇最终幸运地拿到了山东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拿到通知书那天,辛薇兴奋得兴高采烈。

在开学前一周她辞了职,也终于攒够了一年的学费和米饭钱。

在大学里,辛薇是班里最努力的学生,每天早晨六点起来,抱着单词书去荒僻罕见的地方朗读,坚持每天将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空出来的时间大多泡在藏书楼看书,每天回来的时间都卡在熄灯前半小时。

即使这样努力,大学毕业的时候辛薇也没能留在实习的医院,一是医院名额有限,二是学校里多的是优秀又多财善贾的学生。

后来辛薇在一次面试中,凭借出彩的口语被外地一家医院录取。

医院的生活很忙碌,除工作,辛薇其他的时间几乎都被医院各种考核考试填满,同一批进来的同学歌功颂德,逐渐把仅有的所剩无几的时间都用在恋爱上。辛薇则默默地捧着书本,为在职研究生考试做着准备。

研究生毕业那天,辛薇拿出平日积攒的休假去了青岛。她从小喜欢大海,26岁的她打算犒赏一下自己。

这三年里,辛薇在工作中凭借过硬的专业素质从小儿外科的普通护士调到小儿内科做护士长,与此同时,辛薇在这一年结了婚有了宝宝。

一年后,辛薇转到icu监护室,又过了两年,她成了院里最年轻的照顾护士部副主任。

不是这样的。

我想说的是,我们不是那种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拼不了爹也没有其他依仗,为了与自己渴望的生活更近一点,才要更加地努力。

生活里从不乏优秀的人,他们或天赋秉异或聪明伶俐,总能随意马虎获得命运的青睐。而有一种人,也许从小到大没有金光闪闪过,但是他们有目标肯努力,最后同样成了我们身边耀眼的那小我私家。

目标明确地努力,也是一种天赋。

在我微博私信中,有位姑娘向我讲述了她的生活经历。她说:从出生到目下当今,我辗转在几个家庭里长大,在亲戚家寄养过一段时间又被人领养,后来我大学毕业创业了有了自己的公司和财富,我的亲生父母跑来跟我相认,让我一定要垂问咨询人弟弟。

她用轻快诙谐的体式格局向我展示她所处的困境,而我想告诉她的是:在我们出生到成年的这段时光,绝大多数时候都无法摆脱命运的支配,贫穷和孤独、残缺的家庭、辛酸的经历都是你无力逃避的。但是,在接下来的时间,你完全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这样的主动权全靠你身上所具备的良好品质来决定,你会有能力改善眼前的统统,因为美好如你会比一样平常人更爱护保重爱。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别人光鲜亮丽,吃着你舍不得买的美食,穿着你买不起的衣服... ...别人站在你达不到的高度时,你总会羡慕对方的幸运。其实不是这样的,在追求梦想的路上,局外人看到的都是结果,只有当事人才知晓这其中付出的过程。大多人呈目下当今别人眼前的如意,都是她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拼命得来的。

人活着容易,有质量地活着很难。但是,我相信经由过程努力,一定可以或许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别埋怨你目下当今生活得不够美好,因为,这还不是结局。(文/夏苏末)

你努力了好久,在别人眼里却只是幸运

作者:林夏萨摩

1、

小a是广州一所师范大学的学生,今年毕业。她是我2013年11月在广州大学城做一个品牌的校园万圣节派队时认识的。那时,她是我们校园迷你秀和派队现场的学生兼职的负责人之一,同时也客串过活动现场的性感女巫。我们几面之缘的友谊是设立建设在派对现场的活动执行,我帮她化派队妆以及对话聊天上的。项目结束后,我离开广州回到上海,后面加了微信,偶尔会在朋友圈里互动。

上个星期她在一些网络平台和公众号上频繁地看到一些我写的文章后,跑过来跟我聊天,她说,那是你吧?我一看名字和背景就猜到是你了。她说,你不是在广告公司上班吗,怎么突然变成专栏作家了?我说,这个只是小我私家兴趣,闲暇时写写而已。

小a好奇地问,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专栏作家,我也想有一个平台,可以偶尔写点随笔留下点痕迹。我说,我也是刚入门,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诀窍,反正就是多写,慢慢地找到自己的气势派头和特点,测验考试着发布在一些开放的平台上或是自己私下投稿,等待喜欢你文字的人出现或者被编辑挖掘。

小a说我其实不是那种特别能用文字表达自己的人,当初自己是阴错阳差地进了中文系,日常平凡其实不怎么写东西,只有在难过的时候才会写一点。我说很正常啊,因为你不够喜欢,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文字,就会一直写,一直写,然后就真的会写得好。我说,不如,你去简书上注册个账号,把简书当成是你的日记本或是草稿纸,在上面慢慢写起来,时间长了就会有进步的。至于“专栏作家”是个不错的目标,但目标只有努力了才有可能实现,光是嘴上说说是没有用的。

小a说其实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很好奇,为何有的人可以被挖掘,是他们幸运,还是他们有这方面的门路,主动去寻找的资源?我觉得自己这方面比较闭塞。她接着问,对了,你是否是认识很多杂志和公众号的编辑啊?

我说,是你自己主动走出去,还是别人主动找到你,这都是不重点。不管你处于什么样儿的位置和领域,你自己优秀了,别人自然会来找你。如果自己水平差,再有门路也是白搭。实力是第一,门路是第二,做任何事情都一样。

2、

不知道你们有无发现,我们的对话中有两个问题特别有意思。

对话聊天时,一小我私家问出的问题,多少回响反映了眼前这小我私家的心理状态和思考问题的逻辑体式格局。而你对对方问题的思考和回应体式格局,是由你的思维逻辑框架决定的。

比如小a问,“怎么成为一个专栏作家?” 我心里想的却是:

一、我还不觉得当下的自己有资格戴上“作家”这顶帽子,充其量是个喜欢写文字的人。

二、至于如何成为xxx,这是一个特别很是宽泛的问题,而宽泛的问题是注定了很难有特别很是到位和准确的回答的。就好像“如何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和“如何使得自己的气量气度更宽广”这两个问题,明显后者更容易回答,只因为它的针对性更强。

三、为何小a问的是“如何成为一个专栏作家”,而不是“你什么时候入手下手写文章的”、“你写了多久了”,这样更为具体和可执行性强的问题。我斗胆勇敢地揣测,也许她眼里看到的是“结果”,关心的也只是“结果”,至于中间的“过程”,她并没那么在意。可是,我们在谈论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可以剥离这中间的过程直接谈“结果”吗?好像不行吧。

很多时候,我们倾向于只看到别人的“成果”,而忽略别人的“努力”。但我们又会很努力去探询探望别人成功的故事,成功的方法,这种对别人成功路径的刺探结果直接决定了我们对眼前的这小我私家是透露表现赞许还是抛出鄙夷!

当对话到了“你是否是认识很多杂志和公众号的编辑?”,事情变得更加有意思起来。(短文学网:)

很多时候我们发现别人获得了某些成功,或坐到了某个位置,被大众看见或者为人所知,我们第一回响反映是人家命运运限好,有门路。你以为别人只是幸运,但真相多是人家积蓄了很久的能量终于入手下手爆发了,终于入手下手被别人看见了。就我自己而言,不算中学时代的陈腔滥调文和七零八落的豆腐块,从大一入手下手到目下当今,零零散散地写东西也有七年的时间了,我写了七年,才入手下手能有一些引起大家共鸣的东西,才入手下手被大家认可和看见。统统,哪有那么简单。很久以前,我就说过,如果说我还有什么英雄梦想,那就是我希望有一天我的文字可以治愈人心。我努力了七年,才入手下手可以或许温暖大家,才有那么一点点资格当大家的太阳。

我有个大学同学,一个很有才华的女孩子,也是码字的,大学期间入手下手涉猎剧本的创作,目下当今在家专职写小说,她每天的生活轨迹就是吃饭、动画、看书、写小说,偶尔休息,循环往复。后来我才知道,她从中学时代入手下手断断续续地写,目下当今已经有四部长篇小说了,短篇不可胜数,她写了那么久,直到今年才觉得自己该出成绩了,才入手下手着手一些出版事宜。也许,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她的小说在各大书城和电商渠道上火爆销售,不了解的人或者曾经的同学看到了她出书会觉得她很幸运,她可能有这方面的资源和门路,不然一个英语专业的学生,怎么就突然出了中文小说,还一会儿火了?但你真的不知道,人家努力了多久。人家写了多久,才敢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

3、

我承认我也有这样的时候,把别人的成功归结于“命运运限好”或“资源优势”,甚至是“长得好看任性”这样想当然的缘故原由。但最近,我愈来愈入手下手反思,我们为何会这样想?为何更倾向于将别人的成功归功于命运运限好呢?

有一天我忽然就想通了,因为把别人的成功说成是“命运运限好”,是一件特别简单,特别与日俱增的事情。因为像是命运运限这种虚无缥缈没有定数的东西,注定了是我们所不克不及掌控的,我们将他人的成功归结到我们不克不及掌控的东西上时,我们就为自己的“不成功”、“失败”和“放弃”找到了很好的借口。因为我们没有那些资源,没有那些幸运,反正无论我们怎样做都不会成功的,那么我们干嘛还要努力?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保持现状就行了。反正,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都没有用的。你是不是这样想过?这样为自己找过借口?

再换个角度思考,将别人的成功归结于命运运限好的我们,并不是狭隘,并不是愚钝,我们只是太过聪明罢了,太早地洞悉了这统统。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舒适,为了自己眼下不那么成功的处境有一个体面的说法,也会选择将别人“成功只是命运运限好”的这种说辞贯彻始终的。但,这真的好吗?这并没有什么用啊!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的幸运,是别人努力了好久才发出的光。承认这一点,是我们进步的入手下手。与其把成功归结在“命运运限”这样虚幻的东西上,倒不如把它设立建设在我们可以操作把持的东西上,比如勤奋,比如努力,比如方法。

最后,就算你十分确定以及肯定,人家就是凭借着好命运运限和资源到位才获得的成功,也请你假装别人是很努力才拼到目下当今的这个位置的,只有这样,你才能憋着一股子“不服气”的劲头,用你超于寻常的努力和坚持,去击败你想要击败的对手,赢得你想要赢取的战争。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