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心思也细腻

2016-10-09 15:05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别肠转如轮,一刻既万周。眼见双轮驰,益增中心忧。古亦有山川,古亦有车舟。车舟载离别,行止犹自由。今日舟与车,并力生离愁。明知须臾景,不许稍绸缪。钟声一及时,顷刻不少留。虽有万钧柁,动如绕指柔。岂无打头风?亦不畏石尤。送者未及返,君在天尽头。望影倏不见,烟波杳悠悠。

乘上火车时,内心感慨万千只能用黄遵宪的这首《今别离》形容,上大学后,乘坐火车是主要的出行体式格局,从邢台到唐山,要独自一人踏上异乡求学之路。长大后发觉别离是人生的常态,如宿命般不可抗拒。龙应台《目送》中一语道出了真理,“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没必要追。”有些事,只能自己完成;有些路,只能自己行走。风雨再大,也要风雨兼程。

坐 火车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不误点而且有座。伫立在摩肩接踵的人流,我的手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接收到父亲的短信,提醒我每一个步骤该如何做,往哪里拐,别坐过站。父亲仿佛有了千里眼和顺风耳,知晓我的所有情况,统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我有些厌烦,已经是成年人了,还这么啰嗦,敷衍地回了寥寥几个字的短信。到站后,又告诉我,没公交车的话,别舍不得打出租车??。叮咛我到校后在微信的亲戚群里发个语音,心想难道我还会被劫持了不成?着实佩服父亲的想像力。

想起临走前,父亲如往常催命鬼般的催促我,嘱咐我带好东西,让我很是反感。从小,父亲对我十分严厉,是典型的严父形象。他对我的期望值很高,总在我看到电视剧精彩的时刻,残酷无情地将电视关闭,甚至有时会怒斥我。年少的我,对父亲的行为不理解,常扬言要离开家庭,离开父亲的管辖范围。但父亲总会给我购买各种书籍,在学习上挥金如土。父亲实际上是对我最了解的人,他熟悉我的喜好,时常脱口而出我的行为习惯。知道我的梦想和偶像,知道我喝药病快好时不把药喝完……初次开学时,父亲说:“吃好吃懒一定要吃饱。”一贯节俭的我,几天后,原来最低的生活标准——吃饱都没做到,后来听从父亲的话,生命和健康最重要。叛逆的我直到看到朱自清文章《背影》中“情郁于中必然要发之于外”,才慢慢领悟父亲的关爱。原来朱自清的父亲也很严厉,而我却埋怨父亲,不像朱自清一样体谅父亲的良苦用心。

父亲的爱果真如高山巍峨,缄默沉静不语,承担一家的重担,任劳任怨。父亲如同圆圈,我们是圆心,一生围绕我们旋转。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