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鱼落雁:谁是色冠先秦时期的“第一美女”?不是西施

2019-07-10 19:14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谁是色冠先秦时期的“第一美女”?

沉鱼落雁:谁是色冠先秦时期的“第一美女”?不是西施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所以在民间人气最旺,是有其特殊政治背景的:西施舍身助越亡吴,昭君忍辱大义和亲,貂婵以色离间董吕,玉环酿成“安史之乱”。

若单纯从美艳的角度论,“四大美女”尚不是“凤毛麟角”,真正能冠之以“凤毛麟角”的,或许仅妲己、褒姒、夏姬、毛嫱、息妫数人。

那么,究竟谁是中国古代“第一美女”?窃以为,春秋末期的毛嫱应该是中国古代、至少是色冠先秦时期的“第一美女”。

毛嫱其人,史书上并无专门记载,只知她是春秋时的一代霸主越王勾践的爱姬,大致与西施、郑旦年龄相当。但我们可以从后人对她的称道赞美中知晓,她才是最初人们心目中美的化身与象征。

毛嫱应该是“沉鱼”的原始形象。“沉鱼落雁”这个成语,源出自《庄子·齐物论》中的“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庄周的本意是指,无论像毛嫱还是丽姬那样人们公认的绝色美女,鱼儿,鸟儿,麋鹿见了都会羞涩,或沉入水底,或高高飞去,或突然奔逃。

后来,唐朝诗人宋之问有诗云:“鸟惊人松萝,鱼畏沉荷花。”此后,世人便以“沉鱼落雁”形容女子之貌美。“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也成为古典小说中形容女子美貌的套语。故原始的“沉鱼”和“落雁”应该是指“毛嫱”和“丽姬”,而并不是“西施”和“ 王昭君”。

当然,《庄子·齐物论》中也提到了西施,说“厉与西施,恢诡谲怪,道通为一。”大意是丑陋的女人与美貌的西施,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事物,从道的角度看是不分彼此的。还在《庄子·天运》中讲了“东施效颦”的故事。

再看后人对美女的赞颂中,凡同时出现毛嫱、西施的,大都是毛嫱居前、西施在后。《韩非子·显学》说:“故善毛嫱,西施之美,无益吾面,用脂泽粉黛,则倍其初。”《管子·小称》中有“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也,盛怨气于面,不能以为可好。”《淮南子》则说“今夫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但《淮南子》中,也有把西施放前面的,说“西施毛嫱,状貌不可同,世称其好美均也。”

可见,毛嫱一直居西施之前。后来,由于特殊的背景,毛嫱逐渐不为人知,西施则在世人的一片惋惜与同情声中成为美的象征,并位列古典“四大美女”之首。

最后,想多说一句的是,春秋末期的“一代霸主”勾践,也应该是“英雄爱美人”,若西施比毛嫱更美丽可人,勾践有可能用毛嫱换西施去吴国做“高级间谍”了。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想,不足为凭。

(本篇完)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