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做好事办广仁堂,周边却变贫民窟,大尾巴蛆会爬进小孩口鼻_历史新闻 - 摘走网

李鸿章做好事办广仁堂,周边却变贫民窟,大尾巴蛆会爬进小孩口鼻

2019-07-09 19:1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清光绪四年(1878),津、河二道(天津、河间两个地区)连年干旱,颗粒无收,大批灾民逃荒到天津。直隶总督李鸿章恐怕灾民闹事,上奏朝廷,敛捐募款,在天津城东门外南斜街一带设立救济场所,命名为“广仁堂”。后因地方窄小,又在天津西城外(现西南角)太平街重新修建堂舍,清末以来,成为天津最重要的慈善机构。

广仁堂分设六所:慈幼所,收养男孩孤儿;蒙养所,设义学让孩子们念书学文化;力田所,在广仁堂左近购置田地,种植木棉、水稻、蔬菜;工艺所,没有能力种地的,教他们编藤织席、刻字印书;敬节所,收养年轻节妇和无依幼女,待幼女长大后为她们婚配;戒烟所,疗治鸦片瘾病。

广仁堂的经费来源,一是社会募捐,二是如捐款有余额,交天津县衙转到当铺吃利息,三是置地买农田收租子,四是投资实业,五是自身生产所得。开办三年后,新堂舍全部竣工,章程也已妥定,耕读纺织成效昭然,戒烟除瘾者达上千人。

李鸿章做好事办广仁堂,周边却变贫民窟,大尾巴蛆会爬进小孩口鼻(李鸿章0

光绪三十一年(1905),袁世凯的亲信周学熙到广仁堂任总办,在堂内附设女工厂一处,教授贫寒妇女学习机器缝纫、插花、刺绣,兼学修身、书、算等课。1915年,广仁堂女工厂生产的丝织品和棉纱制品,在美国旧金山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展出。

当初在西城外太平街建广仁堂的屋舍,为了垫高地基,在西广开一带挖取土方,取土面积为二百多亩,也就形成了一个深达一丈多的蓄水池大坑。以后又把蓄水池和赤龙河、墙子河打通,为广仁堂运送各种物资。这样,就使得红桥大水沟、葫芦罐、城里、西头一带的工业、生活污水和雨水注入蓄水池坑内。日积月累,坑水变黑发臭,离坑几里地外便能闻到臭味。

这个地方虽然环境恶劣,但是一来靠近城区,二来不是耕地没人管,而且这个地方离广仁堂不远,还能赶上一些慈善施舍,所以逃荒的贫苦老百姓慢慢聚集于此,蓄水池边成了贫民窟。

这些贫苦百姓有的用旧棺材木头搭成一个小屋,有的在地上挖个长坑,再架上一些烂木头、破麻袋片,搭成窝铺,有的甚至就住在坟窟窿里。到了夏季,小孩在外边睡觉,如果不用扫帚勤扫,一寸多长的大尾巴蛆就会爬进小孩的耳、鼻、口里去。春夏两季传染病大肆流行,住在蓄水池的人,得脑炎、肠炎、痢疾等传染病而死的,每天就有七、八个。

李鸿章做好事办广仁堂,周边却变贫民窟,大尾巴蛆会爬进小孩口鼻李鸿章做好事办广仁堂,周边却变贫民窟,大尾巴蛆会爬进小孩口鼻(清末灾民)

到了雨季,这里的老百姓们更是苦上加苦。坑中臭水溢出,雨水、臭水连成一片汪洋。旧南开五马路、义合里、红房子、养鱼池、广开大街一带水深没膝,到处漂着死猫烂狗,垃圾粪便,臭气熏天。当时有民谣:“天上下雨孩子哭,死猫烂狗冲进屋,大尾巴蛆爬上炕,想要吃饭做不熟。”

1922年,为了解决雨季坑水外溢的问题,当局官厅在坑畔建起一座泵房。但是,这座泵房却被当局和地痞流氓联手控制,成为敛财工具。每抽一次水,找居民索取银洋五十块,钱凑不齐就不抽。这些穷苦人一块钱也没有,只能眼巴巴看着窝铺、小屋被臭水泡塌,人被砸伤。1937年日本人占领天津,从蓄水池到墙子河一带成了日本兵的靶场。

西南角、广仁堂一带,原本有几个估衣摊,随着蓄水池的难民增多,估衣摊逐渐发展成旧货市场,又叫“鬼市”。到了1948年,这个市场的摊贩达到了两万多户,从臭水坑西边一直延伸到墙子河以南。50年代,鬼市改成“天明摊贩市场”。

50年代蓄水池改造,决定填平臭坑盖花园。一期工程先修了南开五马路一带的下水道,铺设宽2.4米,高1.8米的管道共1300多米。随后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终于填平了臭坑,到1955年,南开公园建成。随后在花园对面修建了电影院、浴馆和职工宿舍。蓄水池彻底旧貌换新颜,广仁堂改建为天津市儿童福利院。

李鸿章做好事办广仁堂,周边却变贫民窟,大尾巴蛆会爬进小孩口鼻(清末灾民)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