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第一女刺客施剑翘,如何血刃仇人孙传芳?

2019-04-17 18:49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其实,也可以说:巾帼报仇,十年不晚。稍不同的是,女子报仇,比男人报仇更艰难,更不容易下手,当然,也更不容易成功。民国奇女子施剑翘,以纤弱之身,十年磨一剑,最后终于血刃仇人——民国大军阀孙传芳,终于报仇雪恨,堪称民国第一女刺客。

民国第一女刺客施剑翘,如何血刃仇人孙传芳?

施剑翘,原名施谷兰,宛如空谷幽兰,安徽桐城人,生于济南,毕业于天津师范学校,其父施从滨,在奉系军阀张宗昌手下任第二军军长。

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原大地军阀林立,战乱纷纷,军阀们为争夺地盘,你死我活,混战不休。1925年秋,直系军阀孙传芳为了争夺江浙苏皖等地的控制权,起兵十数万,对苏皖等地区奉系军阀的势力进行穷追猛打。施剑翘的父亲施从滨时任山东军备帮办兼奉系第二军军长,在孙传芳大力驱逐奉系军阀的过程中,施从滨受张作霖、张宗昌之命,从济南南下安徽,抵抗孙传芳的进攻。

经过一番苦战之后,施从滨所部在安徽蚌埠固镇县被孙传芳部包围,施从滨乘铁甲车撤退,撤退不及,被孙传芳俘虏。按说,两军交战,不杀俘虏,这是战斗中的基本规矩和战斗双方的共识,但孙传芳暴虐成性,要以杀人的手段震慑其他反抗他的人,于是,就在安徽蚌埠车站,将施从滨残忍杀害,并将他的头颅悬挂在车站的门厅上,旁边一行红字 “新任安徽督办施从滨之头”,惨不忍睹。

父亲被害这一年,施剑翘20岁,他在家中听说父亲被俘,惨遭杀害,感觉天都塌了下来,伤心欲绝,在悲痛中写下“被俘牺牲无公理,曝尸悬首灭人伦,痛亲谁识儿心苦,誓报父仇不顾身!”从此,施剑翘立志报仇,再无他念。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要杀一个大军阀,旁人看来本身就是个笑话,但被仇恨填满了身心的施剑翘却一刻也没动摇过、放弃过。为了杀孙传芳,他先求他的堂兄施中诚帮忙,施中诚在张宗昌手下任团长,后又任烟台警备司令,施中诚虽然口头答应,但从没真正有过帮助堂妹实施过复仇行动,她知道求兄无望,一封信与施中诚断绝了兄妹关系。

民国第一女刺客施剑翘,如何血刃仇人孙传芳?

后来,她指望上了丈夫施靖公。据施剑翘的孙女说,他爷爷施靖公,是施中诚军校的同学,在阎锡山手下任参谋,因为出差借住在施剑翘家里,施靖公以前一直喜欢施剑翘,但从没机会表达。一天,是施从滨的忌日,施剑翘大仇未报,遂在院子里大哭。施靖公就说,其实我挺想帮你报仇,但我不是你的家人,不方便,你要是嫁给我,我可以帮你报仇。

为了报仇,施剑翘嫁给了施靖公,后来还有了孩子。但结婚多年后,施靖公却把报仇一事抛到了九霄云外,不再提及此事,施剑翘一气之下,带着孩子回到了天津娘家。这一年,已经是1935年,离父亲被杀已经10年。10年大仇未报,施剑翘依然痛苦不安,她曾有诗道“翘首望明月,拔剑问青天”,且把自己的名字“施谷兰”改为“施剑翘”,表达报仇的决心,又把自己的小脚放开,开始练习射击。

1935年秋,施剑翘得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大仇人孙传芳因为兵败而寓居天津,便开始打听孙传芳的外貌,住处,生活习惯,把仇人目前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11月13日上午,就在孙传芳按照平时的习惯到天津居士林佛堂听经礼佛时,施剑翘朝这个杀父仇人连射了三枪,孙传芳当场毙命。

民国第一女刺客施剑翘,如何血刃仇人孙传芳?

一个弱女子,竟然亲手杀了民国大军阀,为自己的父亲报了仇。当天下午,《新天津报》即以:“施从滨有女复仇,孙传芳佛堂毙命”为题,报道了这起特大新闻。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