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帝也想议和与迁都,为何大臣们却唱反调?

2019-04-14 18:45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文|小河对岸

在我国的帝制王朝中,明朝的灭亡最令人哀叹痛惜,最为根本的原因在于明朝灭亡之后,迎来的不是一场简单的改朝换代,而是一场文明浩劫。明末大儒顾炎武曾说道: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崇祯帝也想议和与迁都,为何大臣们却唱反调?

而明朝灭亡又与宋朝灭亡不同,宋朝灭亡是因为在军事人根本打不过,而明朝却完全可以熬过去。关于明朝有一句广为流传的热论,其言道:明朝无汉唐之和亲,无两宋之岁币;天子守国门,君主死社稷。从表面上来看,是颂扬明朝的气节。但从另外一层面上来看,也可以说明朝之亡,是亡于体制过于僵硬。

在我国的文化中,有许多看似互相矛盾的俗语,比如:士可杀不可辱,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两句俗语看似互相冲突,其实并不冲突,因为这两句话评断的并不是同一地位、阶层的人。“可杀不可辱”是对“士”的职业道德要求,而“能屈能伸”则是衡量大丈夫(君王、卿大夫)的标尺。

崇祯帝也想议和与迁都,为何大臣们却唱反调?

如果有哪位君主、卿大夫因为被人骂了几句、被人侮辱几下就要跟人拼死拼活,人们不会称颂其勇敢,只会怨其不堪任事。对于君王、卿大夫来说,其个人生死时常关系到民族、国家、宗族的兴衰存亡。故而,能屈能伸、忍辱图存才是君王、卿大夫该有的作为。而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再寻短见,也仍不失气节。可是,崇祯帝其实并没有被逼到崖山的地步。

崇祯帝继位之后,内有农民军起义之患、外有后金寇边之难,长期不休的战事使得大明内外交困、顾此失彼。然自努尔哈赤死后、皇太极即位,后金曾多次向大明表明议和的意愿。明朝虽对议和很迫切,却讳莫极深,谁也不敢轻言议和。崇祯在位后期,李自成的起义军越来越壮大,眼看就要进逼京师,迁都南京已经成为王朝延续的唯一途径,但是,迁都一事始终议而未果。

崇祯帝其实也想议和与迁都,而摆脱暂时的困境。但是,议和与迁都这等事并不能出于君王之口,只能由大臣提出,然后进行廷议,最终再由皇帝准议。明朝议和与迁都之所以未果,就是因为大臣们不肯配合。袁崇焕、陈新甲之死,也都是被扣上了主和的帽子。在李自成进逼北京之际,崇祯也事先授意内阁首辅陈演提出迁都一事,可是第二天朝议之时,无论崇祯如何逼问,陈演始终装聋作哑,绝口不提迁都之事,而令崇祯怒火中烧。

崇祯留有遗书,说诸臣误朕,文臣个个该杀。让崇祯帝恼的就是大臣们不但不配合,甚至还公然唱反调,阻扰议和与迁都。但大臣们之所以不愿意配合崇祯帝,一方面固然是一旦提出议和与迁都,就必定要承受骂名。另一方面的原因,更在于崇祯帝自己不愿意分担责任,而总会甩锅给大臣,陈新甲之死正是如此(陈新甲主张议和,也是出于崇祯帝的授意)。在这一点上,崇祯帝要比宋高宗差得多。

崇祯帝也想议和与迁都,为何大臣们却唱反调?

两宋之交,秦桧能主和成功,也是出于宋高宗的授意。但宋高宗对秦桧还是不错的,让秦桧专相了近二十年,加秦桧为太师,并进封为秦、魏两国公。秦桧临终之际,又被加封为建康郡王;死后被追赠申王,谥号忠献,赐神道碑,额为"决策元功,精忠全德",享受了人臣最高礼遇。不论南宋后来对秦桧如何断论,至少宋高宗是厚待秦桧的。

崇祯帝也想议和与迁都,为何大臣们却唱反调?

秦桧死后,有大臣以议和之事而非议秦桧,而宋高宗却说议和是自己的主张(《宋史·高宗八》:...丙寅,诏曰:讲和之策,断自朕志秦桧但能赞朕而已,岂以其存亡而渝定议耶?近者无知之辈,鼓倡浮言,以惑众听,至有伪撰诏命,召用旧臣,抗章公车,妄议边事,朕甚骇之。自今有此,当重置典宪)。所以,崇祯帝想议和与迁都,而大臣不愿附和,在很大程度上也跟崇祯帝的行事作风有关。如果下属替领导背锅,仍会被领导卸磨杀驴、秋后算账的话,这位领导也必然会成为“孤家寡人”。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