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宇霆之死,实为军阀制度之殉

2019-01-22 12:1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一百九十一):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

民国二十三年,胡适在日记中写道:“杨宇霆若不死,东北必不会如此轻易失掉。”杨宇霆这位旧军阀之死,竟然能够让这位大文人发牢骚。毕竟就在三年前,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在下令给奉军各部曾言:“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在库房里,挺着死。” 杨宇霆若泉下有知,棺材板都要按不住。这位“老帅”张作霖帐前的“小诸葛”,和皖系军阀头号军师“小扇子”徐树铮很谈得来。徐树铮目中无人,但是却很欣赏这位士官系的同学。不过杨宇霆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军阀,在奉系军阀如日中天之际,得赏江苏督军要职,这一切也都是自己实打实的功劳赚来的。

杨宇霆之死,实为军阀制度之殉

毕竟,张作霖跻身“东北王”之位,杨宇霆堪称鞍前马后。驱逐段芝贵,斗败冯德麟,而且在奉系军阀尚未崛起之际,敢于虎口夺食。民国六年的“秦皇岛夺械”,杨宇霆与徐树铮里应外合,抢的是直系军阀首领冯国璋的军械,折的却是皖系军阀掌门人段祺瑞的面子。奉军借助这批军火,得以扩编七个混成旅,跻身北洋俱乐部三强。民国十一年,奉系军阀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狼狈战败,杨宇霆临危受命接手“奉军中兴”之任,开始整军经武,日后号称亚洲最大的“东北兵工厂”,从小到大都是杨宇霆一手经办的。更为难得的是,杨宇霆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对于卧榻之侧的日军,属于为数不多的明眼人。

杨宇霆之死,实为军阀制度之殉

但是,面对这样一位奉系军阀中的重臣,“老帅”张作霖撒手缰绳之际,也是杨宇霆不得不死之时。不过杨之死,归根结底在于军阀制度。奉系军阀的新掌门,在郭松龄之死上,与杨宇霆结怨,屈尊亲自到场为杨母祝寿,反而遭到杨宇霆的冷落,在换兰帖示好后,依然被拒,新主对于杨宇霆这种倚老卖老,已经不再是戒心,而是杀机。此外,日军和南方的态度,也直接为杨宇霆敲响了丧钟,对于宦海那套伎俩,杨宇霆浮沉多年,是了如指掌,自然难以摆布,离间与否,断难相全。民国十八年一月十日,张作霖死后不足一年,杨宇霆和常荫槐,两位奉系军阀元老双双殒命。

杨宇霆之死,实为军阀制度之殉

最终,“削藩”也好,“私愤”也罢,自打杨宇霆跟着张作霖打天下,其实也熟谂一个道理,军阀的生命力,讲究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位“以智计深沉闻于世,故日人尤忌之”的小诸葛,没能算出自己的劫数,也断然不愿意洗干净脖子,等着削藩,自然也算不出“才略学术,均非平庸,本为干城之材,终为军阀制度之殉”这样的盖棺定论。一些评价也很独到,对于奉系军阀来说,“从此东北少了一个对日外交方面,折冲樽俎的干练老手”。所以说,所谓的计杀杨宇霆,多少有些自坏长城的味道在里面。

参考资料:《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菜根谭》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