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将《祭侄文稿》送日本展览?别忘了被侵略的日子

2019-01-17 00:15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这是一件让人心生悲意的行为。

文化交流,文物借展是有边界的。对于书法绘画等脆弱易损的文化遗产,在交流互鉴时,国际通行的做法是“尽力不为”。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是一卷纸书,距今已有一千二百多年了,对它如何保护真是一道世界性难题。从我国文化遗产科技保护的实践看,明清近现代书法绘画作品的保护都受到空气,湿度,温度,光线,粉尘,霉变等诸多困挠,更何况唐代的书品。

台北故宫将《祭侄文稿》送日本展览?别忘了被侵略的日子

我虽无缘见到《祭侄文稿》真迹及现状,也不妥猜台北故宫的科技保护水平。但我想不明白台北故宫的职业操守。莫非是背后有黑手在推动?

就这幅作品的内容而言,给日本借展很不妥当。《祭侄文稿》是颜真卿在怒火中烧的情况下秃笔而为。常山太守颜杲卿父子在安禄山叛乱时,把性命提在手上,誓死抵抗,结果“父陷子死,巢倾卵覆”,最终取义成仁。

台北故宫将《祭侄文稿》送日本展览?别忘了被侵略的日子

颜季明是颜杲卿的第三儿子,是颜真卿的堂侄。在抵抗安禄山时,常山郡失陷,颜季明被肢解杀害,归葬时仅存头颅。面对侄子的头颅,颜真卿悲愤之情如滔滔江水,难以抯挡。

《祭侄文稿》里的铁骨,气节可谓撼天动地。台北故宫把这样的作品借展给日本,其心其情恐与历史不融。被奴役,被侵略的日子不能忘了。

《祭侄文稿》(全名《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宽28.2厘米,长72.3厘米,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与王羲之《兰亭集序》、苏轼《寒食帖》合称“天下三大行书”,是当之无愧的“国宝”。台北故宫的长展中展没展出这件瑰宝?我不好妄猜。但我想见过它真迹的人未必有多少。

台北故宫将《祭侄文稿》送日本展览?别忘了被侵略的日子

而它怎么就去了日本?它疲累之躯可否吃得消?台北故宫不会不知吧?

附《祭佳文稿》

维乾元元年。岁次戊戌。九月。庚午朔。三日壬申。第十三(从父涂去)。叔银青光禄(脱大字)夫使持节蒲州诸军事。蒲州刺史。上轻车都尉。丹阳县开国侯真卿。以清酌庶羞。祭於亡姪赠赞善大夫季明之灵曰。惟尔挺生。夙标幼德。宗庙瑚璉。阶庭兰玉。(方凭积善涂去)。每慰人心。方期戩穀。何图逆贼开衅。称兵犯顺。尔父竭诚。(制涂去改被胁再涂去)。常山作郡。余时受命。亦在平原。仁兄爱我。(恐涂去)。俾尔传言。尔既归止。爰开土门。土门既开。凶威大蹙。(贼臣拥眾不救涂去)。贼臣不(拥涂去)救。孤城围逼。父(擒涂去)。陷子死。巢倾卵覆。天不悔祸。谁為荼毒。念尔遘残。百身何赎。呜乎哀哉。吾承天泽。移牧河关。(河东近涂去)。泉明(尔之涂去)比者。再陷常山。(提涂去)。携尔首櫬。及兹同还。(亦自常山涂去)。抚念摧切。震悼心顏。方俟远日。(涂去二字不辨)。卜(再涂去一字不可辨)。尔幽宅。(抚涂去)。魂而有知。无嗟久客。呜呼哀哉尚饗。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