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7岁参加红军,授衔时说:我不要定副军,还低点!随后就升正军

2018-11-12 21: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在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而没打过一仗,于1955年被授予将军的,全军恐怕都只有不计其数几小我私家。这些人不是医生,就是搞后勤的。

陈鹤桥少将,14岁就参加红军,到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都没打过一仗。而他一不是医生,二不是搞后勤的。

他为何没打过仗?


他17岁参加红军,授衔时说:我不要定副军,还低点!随后就升正军

因为他是搞宣传的,参加红军就负责刻钢板。

搞宣传的,一样平常都是上过学,有文化。陈鹤桥却只上过三年私塾,就由于家中欠债辍了学。但是,这三年私塾却帮了他的忙。1931年他参加了农协,由于略识文字,当了区委宣传委员,后来还调去县委当秘书。

1932年夏,他和县委干部一起编入红27军79师3团,便参加了红军。

参加红军后,他先当营文书,没多久调去团政治处当宣传队长。

红军宣传队,不打仗,主要做群众工作,打仗时救护伤员。所以,陈鹤桥参加红军好几年,都没打过一仗。倒是在“油印事业”上进步很快。

1934年,他调任红25军军政治部担任油印科科长。


他17岁参加红军,授衔时说:我不要定副军,还低点!随后就升正军


由于敌人的围剿,红军处于作战和转移中,每天行走几十公里。陈鹤桥白天行军,救护伤员,晚上无论多困多累,还得在油灯下刻印文件和宣传品,有时彻夜不眠,手上磨出厚厚的茧子。因此,他还救了一次命。

一次,陈鹤桥说:“部队夜间行动突然,敌人一时没发现我们。如果发现了,肯定要追上来。”结果,一个收发员告发他说敌人要追上来,动摇军心。政治部主任下了他的枪,送去了保卫科。

恰好,军长吴焕先看见,说:“陈鹤桥出身很苦,工作积极,白天行军,晚上还刻钢板。他经常刻印中央和军部的重要文件都没出事,会有什么问题?!马上放了。”

陈鹤桥放出来了,后来又当上了红十五军团文印科科长。

在红军中,陈鹤桥干了整整三年的油印,从团部负责油印赶到了军团负责油印,但就是没放过一枪,上过一次战场。1937年8月,他被送去抗大学习,终于离开了文印科。

在抗大,他担任学员队党支部委员,还是墙报委员,一边学习,还一边领导墙报小组。小组的成员,有刘伯承的夫人王荣华、罗荣桓的夫人林月琴。墙报内容丰富,图文并茂,深受大家欢迎,朱德高兴地说:“陈鹤桥同志是我们的墙报大王。”

抗大毕业后,陈鹤桥调任校部秘书,后任抗大属下的陆军中学政委。1943年,他调任中共北方局秘书处处长。此时抗战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陈鹤桥来到太行山,连一次突围都没经历过。1945年,他调任晋冀鲁豫军区政治部担任组织部部长。

在抗战期间,陈鹤桥先在后方,后来上了前方,却仍然在机关,还是没和敌人打过一次仗。

1946年内战爆发后,一天,陈鹤桥去第三军分区检查。当他正在大会上讲形势时,突然,国民党军来袭击。这一次,陈鹤桥也拔出了手枪,可是他还没跑到火线,警卫连对敌军前后一夹击,敌人伤亡50余人,就已经溜之大吉了。

以后,他在晋冀鲁豫野战军(中原野战军、二野)工作,一直担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部长,1949年南京解放后还代办署理政治部主任,都是在机关,还是没打过一仗。

他17岁参加红军,授衔时说:我不要定副军,还低点!随后就升正军

?后来,在成都战役时,二野下令陈鹤桥组建一个工作组,参加前指工作。这一次,他可以上前线打上一仗了。不料他还没出发,成都战局发生变化,几十万敌军屈膝投降的屈膝投降,起义的起义,顽抗的被歼,战役就胜利结束了。

这样,陈鹤桥参加革命十几年,没和敌人打过一仗。

1953年,解放军入手下手酝酿军衔制,按照规定,陈鹤桥可以定为副军级。一次,他在会上说:“我虽然14岁参加革命,但是从没和敌人打过一仗,就不要定为副军了,定为准军就好了。”

其实,论资历和贡献,陈鹤桥还超过了副军。这是他的高风亮节。

不料,第二年,他就调任第14军,担任军政委,成为正军级。

1955年,陈鹤桥被授予少将军衔。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