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他是副职,就变脸!这次拿着司令委任状,他却坚决要当副司令

2019-07-22 06:54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贺炳炎上将有句名言:“老子当班长都要当正班长。”带兵打仗不愿当副手。1941年,他担任八路军358旅副旅长时,一团长拍着他的肩膀开玩笑说:

“这是我们的副旅长啊!”

贺炳炎当场就变了脸:

“你这个团长,老子没当过怎么的?你这个团还是老子带出来的!”

弄得对方很难堪。

谁说他是副职,就变脸!这次拿着司令委任状,他却坚决要当副司令

这样一位要当正职的贺炳炎,1947年拿着司令员的委任状却放弃,坚决要求当副司令员。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1947年4月29日,时任晋北野战军副司令员的贺炳炎调任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司令员。

为何调贺炳炎为一纵司令员?

他可以说是“临危受命”!

此事是由永坪战斗引起的。1947年3月,胡宗南部占领延安。不料没几天,西北野战军就在青化砭歼其一个整编旅3000人,活捉旅长李纪云。4月2日,西北野战军调集五个旅,围攻正在运动中的永坪孤立之敌——整编第29军军部及12旅,准备将其全歼。不料,敌军长刘戡老谋深算,没有开溜,反而抢占有利阵地,构筑工事顽强抗击。同时,敌整编第1军回援。在此情况下,友邻部队率先撤出战斗,一纵也只好鸣锣收兵。

谁说他是副职,就变脸!这次拿着司令委任状,他却坚决要当副司令

煮熟的鸭子飞了,彭德怀动了肝火,加上误信一纵先撤出战斗的传言,一气之下,下令撤销张宗逊一纵司令员之职,调去晋绥军区,任命贺炳炎为第一纵队司令员。

贺炳炎历来不愿为副职,这次从副职扶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可是,当他来到西北野战军总部时,却遇上了自己的老战友、一纵358旅政委余秋里。

余秋里告诉他说:“永坪这一仗没打好,原因是复杂的、多方面的,不能怪张宗逊一个。”

贺炳炎心里咯噔一下,问道:“怎么一回事?”

当他明白是咋回事后,说:“还是让老张当司令,我当副司令。”

余秋里也表示赞同:“一纵下面几个团,你都指挥过,你当副司令一样的指挥,没问题的。”

谁说他是副职,就变脸!这次拿着司令委任状,他却坚决要当副司令

“我当副司令没问题。”贺炳炎不无忧虑地说,“把张宗逊搞屈了,这要影响部队的团结啊!”

“是啊,我们现在也不好向彭总解释。”余秋里有些为难。

“我先去一纵,当副司令,再往上报告。”贺炳炎说。

5月初,在西北野战军对蟠龙之敌发起总攻时,贺炳炎来到一纵司令部就任新职。他压下司令员的任职命令,真诚地对前来迎接的张宗逊说:

“我还是当副司令,正的副的没问题的,我来协助你指挥!”

张宗逊已得知贺炳炎前来接任一纵司令员的消息,没料到他会突出此言,愣了一下,随即紧紧握住贺炳炎的左手,久久没有松开。

5月4日,一纵与二纵协同作战,攻克蟠龙,歼敌整编167旅6700余人,活捉敌旅长李昆岗,缴获4万套军衣、12000袋面粉等大量物资。

蟠龙大捷后,经过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贺龙的沟通,彭老总对张宗逊的误解消除了。张宗逊不仅未撤职,同年9月还升任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这样,贺炳炎才正式就任一纵司令员。

谁说他是副职,就变脸!这次拿着司令委任状,他却坚决要当副司令

44年后,余秋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感叹地说:

“贺炳炎这个人很顾全大局!”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