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飞行员亲述:我们为什么会掉飞机?

2019-03-13 18:24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海军飞行员亲述:我们为什么会掉飞机?

直到现在落笔,我依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两位飞行员战友,再也无法返航。

朋友圈里满是悼念的文字,声声呼唤你们的名字,等你们回家,等你们重逢,等你们再次飞翔。

牺牲,成为烈士……这些年,我们熟悉了这种悲伤。中国无战事,军人有牺牲,为了这支队伍更加强大,他们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和悲伤。

今天转发一篇三年前的文章,这是他们的心声。

在此向战友致敬!永不退缩,永远飞翔。

海军飞行员亲述:

我们为什么会掉飞机?

文 | 龙哥

“尾后6点钟,猎杀愉快!”

冲我说这话的是飞行员L,他边说边潇洒地打了个响指,算是完成了对我这个“菜鸟”的“挑衅”。

所谓尾后6点钟,是指我方机首正对敌机尾部方向——这是理论上的“必杀”角度。当然, L最终还是没能得逞,虽然他的歼11B撵着我的歼8兜了N多个圈。

那是2013年4月,海军三大舰队精锐飞行员齐聚一堂,进行海军首次自由空战对抗。

我最后一次见到L是在他的葬礼,他和燃烧的战鹰一齐陨落在北方的某片旷野。

葬礼上,嫂子拉着我的手说:“小龙,你哥的身子都没拼全就火化了……”

在场所有人都哭了。

昨晚我正在进行飞行训练,塔台突然要求立即返航进行安全检查,降落后才听说一架战机在夜间训练中失事,还好飞行员成功跳伞。

离地三尺险。经历过见证过这些事故,我不能说自己内心没有一丝忧虑。

可是谁也不能为了安全而放弃对战斗力的追求。战斗机飞行员是为赢得战斗而生,安全并非首要考虑,甚至经常要冒险去突破战斗力极值。

特别是海军航空兵广泛开展自由空战以来,高度差的取消,带来巨大训练效益的同时,也给飞行安全带来了更严峻的考验。

你可以想象一下,当空中格斗不再有至少500米的高度间隔,时速超900公里每小时的战机,仅有以机身为圆心直径300米的“安全球体”范围不准对手侵犯……而很多时候,杀红了眼的飞行员甚至会忘记“安全球体”的存在。

在2分多钟的空战中,规则要求战机被对方锁定之后,至少要飞出5个G以上的载荷(即承受身体五倍的重量)才能判定摆脱。这迫使飞行员不断地飞出极限数据, 也增加了飞行员产生错觉,甚至引发灰视或黑视,这是最危险的时刻!

我曾在塔台用耳机听过自由空战中飞行员粗重的喘息,那就像溺水者的呼吸般剧烈,是抵死相搏的训练证明。

明天是姜涛牺牲一周年的日子,他是我的同学。(2016年5月13日海军飞行员姜涛在训练中牺牲。)

现在我还记得他在寝室里唱《保卫钓鱼岛》的模样,那是个多么开朗阳光的家伙啊!一架冒着黑烟的初教6把他和学员鲁鹏飞一起带走了。

经历了那么多生死,如果你问我还会飞吗?我只想说,战斗机飞行员最害怕的不是训练场上的坠落,而是害怕在战场上坠落于敌人的机翼下。

我的战友们刚在两天前驾着歼11和运8,驱离了抵近永暑礁12海里的美国军舰威廉?劳伦斯号。

请相信从最残酷空中格斗中走出的海军战斗机飞行员。

我不知道下一次事故潜伏于何方,我只知道每次上飞机前,都会想起L的那句“尾后6点钟,猎杀愉快!”

我不在乎他人如何评价我们的飞行或陨落,我只想成为敌人“尾后6点钟”的死神。

永不退缩,永远飞翔。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