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没有解药

2019-02-25 12:16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咪蒙没有解药

【念念有余】

没有人轻易就把人生指南交给对方填写。打开电脑,分分钟就有人教你上千遍怎么做人,怎么可能就只信一个。

余胜良

在咪蒙这里,你能感受到世界的深深恶意,感受到这些恶意投射在自己身上的不爽,以及怼回去的爽。

以前人们写鸡汤,多是岁月静好,保持好心态,改变不了别人就改变自己,以善意来化解怨气,这倒是跟很多宗教的以德报怨相符。咪蒙开了新药方,那就是不用温良谦恭让,不用往自己身上揽责任,这个世界有病,跟你无关。这跟传统读物不一样,倒像是饭桌上一个口直心快的大妈在不停吐槽,旁边一个人评论说,吐槽有理,吐槽万岁,不要为了那些傻货让自己不爽。

咪蒙打造的个人形象,比如喜欢帅哥,喜欢漂亮,喜欢赚点钱,这点符合女性心理。她随时要用点口头语,用点脏话,除了增加情绪和表现力外,口语化也让阅读更亲切流畅。此外,还摆明了一种态度:我就是这样的人,不要拿什么道理来说服我,我对我这样很自豪,很满意。很多人在家庭中、在职场中、在人际交往中不如意,咪蒙为这些人提供了自信心:原来不是自己的问题,是这世上贱人太多。

这世上的确有很多不如意,不开心的事情远比开心的多,对这些事情的看法很重要,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不能说咪蒙的看法和应对就不对。不能为了化解戾气,就说戾气不存在,咪蒙就正视了戾气,而且把戾气写的特别详细,这切中了好多读者的心坎,才会有忠实粉丝一路追随。这么多戾气,有咪蒙这样一个出口,让阅读者在这里大呼一声,吐出胸中郁闷。哪里需要知道那么多人生至理,不可能人人都做君子,人们只是要关心当下的自己。

咪蒙的问题是,文学和现实不一样,咪蒙一直在混淆两者的区别,一篇特别完美的文章,能点起某些情绪,但可能是现实世界不存在的,要让读者明白这两者的区别,咪蒙常常拿自家的经历解剖给人看,包括父亲出轨、母亲隐忍、老公和他青梅竹马、儿子如何如何,又常常说一个朋友的故事,让人觉得都是真正发生的。读者对文学和新闻的期待不一样,假若知道“寒门状元之死”是虚构,读者就不会有那么大的代入感,不会有那么纠结。

如果提前告诉真假,就是把判断的权利交给读者,读者可以选择信不信,选择信多少。好多人支持封杀,害怕咪蒙把读者带到沟里去,我觉得这纯粹多虑,很多人只是来心理按摩一下,没有人轻易就把人生指南交给对方填写。打开电脑,分分钟就有人教你上千遍怎么做人,怎么可能就只信一个。

所有鸡汤都有共性,貌似有理,经不起推敲。生活不容易,谁也很难达观洒脱,以德报怨不容易,怼回去也难,吐槽到最后,身上也全是槽点。想让岁月静好,谁都没有解药。

传统媒体和自媒体提起来咪蒙,牙根发痒,明面上说咪蒙提供的价值观有毒,觉得很不齿。暗地里也有不甘心:凭什么一个写鸡汤的,可以赚这么多,自己坚持王道这么难。咪蒙成了全中国写字人的敌人,给人树了一个可以自证清高的靶子,连咪蒙的粉丝也被低看一等。

并不是写鸡汤,或者毒鸡汤就能成功,写鸡汤成功的多了,这一行竞争也激烈,咪蒙从很多人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她很努力,有功底,又有技巧。咪蒙只是个前记者,没什么背景,又没什么势力,她拍视频失败,写公众号碰巧火了,她发现自己有这方面的能力,就拼命放大,人们都是这样,往自己有能力的部分努力,拼命扩建自己的长板,有机会就建起自己的楼宇,而不管这个楼宇是正是歪。这样的写手,不会那么容易消失,换个装扮就能复活。不过真不用担心多一个咪蒙,就能拉低民众判断能力。搞得好像多一个聪明的写作者,就能让读者变睿智一样。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