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_互联网新闻 - 摘走网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2018-11-20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微脸是好景不常的子弹短信吗?

刺猬公社 | 铁林

负面缠身的扎克伯格,这两天可能还没来得及注意到一个消息,Facebook的像素级模仿者“微脸”,在他向往已久的中国市场上线了。

第一批用户已经入驻。

这是1992年出生的梦梦,接触的第二个“真实社交网络”平台。第一个是刚刚颁布发表以2000万美元被贱卖的人人网:“上学的时候交朋友找校友,目下当今工作了,想拓展人脉,脉脉又更像职场APP,太直接了。”

注册时间不过五天,梦梦连气儿分享了八条生活动态。最新的一条是:大学室友来京,开心到蹦了一路。四张照片,两张自拍,在100余好友中收获了6个赞。

不容易,子弹短信出现的时候,很多人经历的状态是,注册即高峰。在她看来,微脸的状态刚刚好,比微信更开放,比微博更私密。这个从来没用过Facebook的女孩子,期待在微脸上体验到更多新鲜的东西。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永远被抄袭的Facebook

微脸和Facebook的页面,用分毫不差来形容,也不夸张。从设计上来看,一个浅蓝色背景,一个深蓝色背景;点开首页优先分享新鲜事,阅读好友动态。小我私家主页,同样的头像居中,可设置封面照,连编辑小我私家主页的位置都千篇一律。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交友的体式格局,和Facebook一致,朋友还是朋友,朋友的朋友,也能成为朋友。

微脸的运营工作人员刁晗告诉刺猬公社:“因为国内缺少的是真实开放的社交模式,而在这个领域FB做的最牛逼是毫无疑问的,是已经经过验证的。创新要设立建设在正确的根蒂根基上,就像轮子是圆的,没必要为了创新而去做一个矩形的轮子。”

有捷径难道不走?

国内的开心网、人人网以及早期的微博,都被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模仿过Facebook。人人网曾经是最成功的模仿者,一个历史数据是,2011年,人人网注册用户数1.3亿,超过了QQ的1.2亿。

国外也有类似的案例,俄罗斯的VK.com诞生初期,也被认为是Facebook的模仿者。目下当今,VK成了俄罗斯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

吴昌澍是微脸的创始人,至少他的答案是,有捷径,要走。

9月16日,他在微脸分享了一个朋友的设法主意:“微信是一款快要老去的社交产品,最近新的社交创业者们虎视眈眈想要从微信切走部分熟人关系链。但是从IM(Instant Messaging)切入一定是走不通的,因为微信衰弱的是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而不是IM,IM属性反而是在加强,变成发短信+打德律风额度根蒂根基工具,所以子弹短信把IM功能做得比微信好50%有什么用呢,我加过最活跃的微信群在子弹里也几乎变成死群。在我的想象里,能切走微信熟人关系链的一定是一款承载和早期朋友圈同样用户需求的SNS产品。”

腾讯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微信及WeChat月活跃账户超10.8亿,同比增长10.5%。也就是说,微信是移动端渗入渗出率最高的一款软件。

微博目前月活也达到4.31亿。微博其实也是一款SNS产品,熟人网络、兴趣网络,帮助用户构建好友圈。但微博在小我私家社交上的施展阐发不算好,个体与个体之间的连接相对柔弱虚弱。更多的流量,放到了大事件、大明星身上。

国内确实需要需要出现一款打破微信、微博社交僵局的软件。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可疑的抄袭者态度

需求成了微脸打出的第一张牌。吴昌澍在第一封上线稿中喊道:

如果你真的喜欢真实的社交网络,喜欢facebook模式,可以转发支持一下中国自己的facebook微脸;如果你真的怀念人人网,可以转发支持一下把人人网功能再次实现并且做得更多的微脸;如果你也不好意思要对方的微信,不好意思和喜欢的人表白,可以转发支持一下让联系变得更简单的微脸。

还有三个如果,先略去不写。

第一个如果,像过去国货要入市前,经常使用的宣传辞令,比如中国人的运动鞋、中国人的汽车、中国人的“可口可乐”。商品在利用情绪,但过去的年代可以理解,统统都是零,所有突破性的研究成果,都是进步。放到一款最新的社交软件上,有几分诡异,软件本身其实不再具有任何的时代意义或者突破,用“中国自己的Facebook”来号召,不讨巧。

第二个如果,人人网正式告别,颁布发表出售,90后集体陷入逃不开的怀旧情绪,微脸很努力的蹭热点。但表达效果欠佳,用户丢失的,哪里是一个社交平台,是青春时候珍视的记忆。

第三个如果,终于回到了产品本身。但产品又摘不掉抄袭的帽子。

吴昌澍在信中介绍:“表面区别是可以抄袭的,本质区别无法抄袭,可以或许被抄袭的社交网络永远无法成功。和facebook的表面区别有可以按院系搜索用户、按入职公司的年月搜索用户、无需下载2个app就可以发消息等针对国内用户的特定需求进行的开发。微脸和其他国内社交app的区别,就是facebook模式和其他社交app的区别。”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Facebook很难举报微脸抄袭,虽然微脸连英文名都是weface。按照APP Store的规定,牵扯侵权纠纷,提供盗版、内容侵权、山寨模仿、推广侵权等问题的APP,经过投诉后会被下架。比如前段时间的子弹短信,因被人举报,使用了侵权图片,后被苹果商店下架。微脸只是一款具有类似设计和技术的社交软件,在内容上面,依靠平台用户生成,其实不存在侵权问题。

但仔细想一想,一款软件的设计是需要用时间去测试的。比如抖音的全屏沉浸式体验,上下滑动,切换内容,进一步改善用户体验,降低使用门槛。又比如快手干净的界面设计,也是平台经由过程数据,找到的最优选择。

后来者跟风模仿,像是使用了一个并没有经过推演的数学公式,结果正确,却常常不克不及更好的理解其中最根本的缘故原由。

微脸奇怪的地方是,和Facebook设计上的重合,产品理念的相似,变成了宣传卖点,丝毫没有试图掩盖借鉴的痕迹。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含蓄的个性和真实的暴露

扎克伯格应该看惯了模仿者的把戏。对于目下当今的Facebook来说,整个搭建社交网络的技术,当然不是壁垒。有专门的软件(比如Kootali ),可以帮助任何一家公司或者小我私家,迅速搭建出一个社交网络系统。

Facebook超过20亿的月活,才是对手无法攻克的高墙。虽然,目下当今的Facebook岌岌可危,备受质疑,连带着扎克伯格,都被媒体拉出来炮轰了几轮。

国内的模仿者,最需要担心的应该是用户规模。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各互联网公司争夺用户消费时长的情况下,微脸想要突破的难度会更大。微信、微博以外,抖音、快手这些带着社交属性的短视频APP,也会成为社交这块蛋糕的有力竞争者。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谢文是活跃于2008年前后的知名IT评论人,也是原雅虎中国总经理。他在2011年出版过一本书,叫《为何中国没出Facebook》。

这本书有很多等待历史检验的话,有后来验证为真的,也有验证为假的,不知道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在创业前是否是看过这本书。作者提到,在一次和凯文·凯利聊天的过程当中,他提到一个观点,一个网络音乐服务公司拥有没有数音乐作品不是难事,难的是把不同的作品分别推介给喜欢他们的不同用户。谁能找到高效、低价、精准、智能的办法将海量的潜在用户逐个对应起来,推介出去,谁就可能成为未来的赢利大户。

除去算法,社交也会在未来成为内容分发的重要途径。国内还没有出过真正全民覆盖的真实社交网络。人人网主攻校园,没有进一步突破圈层和年龄的限制,虽然这其实不是人人网失败的唯一缘故原由。

梦梦是典型的活跃用户,几乎没有社交负担,勇于表达和分享。但其实不是所有用户都是梦梦。95后小柳也在头几天下载了微脸,但登陆后发现熟人不多,随意加了一批陌生人后,小柳再也提不起兴趣登陆。

他质疑更多的地方是:“这种共同好友的推荐模式,我加上你的朋友,我可能会认识你们俩共同的朋友,我感觉,目下当今的人,对这个其实不会特别的感冒。”

谢文在书里就提到,很多人一提到Web2.0,就会有疑问,真人网络这种东西符合国情么,中国人多含蓄,多虚伪,多狡猾,怎么可能在虚拟空间真实生活呢?中国社会那么复杂,管制那么严,2.0怎么可能成为主流呢?

这些在2011年就存在的问题,目下当今依然存在。连95后小柳,都会有“袒露”上的障碍。只是目下当今APP多了,用户的需求也能够得到更多样的满足,社交需求,同样可以细分。比如匿名社交,兴趣社交、婚恋社交。

“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无论人多多,历史多长,发展道路多弯曲勉强,与全球大多数国家大多数人的共同点远远多余不同点。如果把小我私家作为比较对象的话,你会发现出了肤色、语言等外在差别,人性都是差不多的。”谢文的话虽然显露出历史感,但他的观察是对的。

微脸这类真人社交网络也是如此,不一定被所有人接纳,但一定有一个群体,会接纳这类社交体式格局。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微脸的现实问题

一万个证据证明,真实社交网络有市场也不行。微脸需要具备强大的运营能力,覆盖足够多的用户。

“我们会首先切入大学生和白领人群,市场是由需求决定的,不是由巨头决定的,巨头或许会复制我们的模式,但我们也会有先动者优势。”刁晗介绍,“我小我私家的理解是真实开放的社交需要从一个固定的圈子生根发芽,FB和人人也是这样入手下手的,我们选择校园与职场两手抓。”

虽然没有公布最近额运营成绩,但刁晗透露,近期更多清北学子和阿里百度的职场精英会陆续加入。这或许和创始人的经历有关,毕业于武汉大学的吴昌澍,过往的工作经历颇为丰富,搜狐、阿里、有缘网、腾讯网以及越榕资本,各大公司,他都跑了一遍。

校园用户根蒂根基大,学生更容易接受新的产品,也容易带来社群传播。职场则具有一定的工具功能,符合大部分职场人士的需要。如果产品在两个领域中的一个施展阐发不错,也会有机会抓住一部分市场需要。

种子用户过后,还需要带来更多的自然镇长。微脸的办法之一是给用户发钱。比如所有用户凭注册信息可获得红包0-5000元随机金额;所有用户凭转发微脸二维码到朋友圈可获得红包0-5000元随机金额。

但社交太难做了。用户面临的选择过剩,一个平台无法解决的社交问题,可以迅速切入进下一个平台。子弹短信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巅峰过后,产品端无法解决产品的留存问题,用户流失严重。

微脸的优势是选中了一个比较空白的市场,产品前期的打磨也比较细致,在好友推荐、聊天等工具的使用上,几乎没有出现一个初创产品可能会出现的问题。但微脸面对的争议也很多,比如抄袭的争议,对Facebook比较熟悉的用户,会迅速察觉出这款APP的问题。做社交需要耐心,找到适合平台的用户,并慢慢形成规模,是不好划出一个时间线的。

社交APP短时间内也不容易变现,资金上容易出现问题。据猎云网消息,微脸于2018年10月完成近6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嘉程资本和险峰长青。同时,微脸开放下一轮融资。

让人头痛的问题很多。

吴昌澍在信中提到了自己的湖南人身份,还有超过绝大多数人的努力,确实湖南出了很多社交平台创始人,比如宿华、唐岩、张小龙、奉佑生,努力当然是小我私家成功的条件之一。但产品就是产品,产品没有成绩出来以前,统统都是空口说。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都2018年了,为何还有人要做中国版“脸书”?

铁 林

关注资讯社交平台、泛媒体领域

添加时烦请注明姓名、机构、职务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标的目的。

「关键词」解锁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