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集团李红:断网一次损失几十亿,产业互联网要求比消费互联网高!

2018-11-19 13: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最近,互联网经济学研究联盟·大家谈第4期在腾讯研究院举行,本次活动主题是“产业互联网:开启数字经济下半场”。中钢集团公司信息管理中心总经理李红站在企业角度,详细阐述了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的区别,及钢铁产业互联网化过程当中面临的种种困难。

钢铁产业为何需要互联网?

李红有近二十年的原冶金工业部的钢铁行业管理和中钢集团的企业工作经历,在企业先后担任综合管理、信息化和运营改善部门负责人,因此对于产业互联网化他有大量来自钢铁产业一线的感悟,他认为钢铁产业目前亟需新的数字技术来改进。

首先,他认为国家的钢铁工业的工艺发展目下当今已经到了瓶颈。最近这十几年,世界的钢铁工业已经不可能再发展了,从单机到整机都已经遇到了绝对的瓶颈,亟待外部技术来突破,产业需要互联网。

他透露,其实工业互联网比消费互联网的发展更早一步,宝钢10多年前就在内部设立建设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信息系统。20世纪初,中钢率先搞工业互联网,那个时候不叫互联网,而叫电商。人们那时就发现,产业互联网不仅能提高内部生产效率,而且能提高社会组织供应的效率,比如海尔就曾要求宝钢从按季度发货变成按月度发货,甚至按周发货,这会极大地降低海尔的成本。

所以,当时人们都认为互联网是一种技术突破,每一个企业都花了很多钱进行互联网化,一两年烧了几个亿。宝钢最近几年在营销上3年花了6个亿。

但是烧了这么多钱,后来大家发现目前互联网没法撼动产业因为产业互联网各处还很不成熟,包括技术、经济、管理、制度、环境等。在技术上最不成熟的是物联网,根本达不到产业互联网的要求。目前要求物联网高保障、低时延,但低功耗的芯片无法保证生产中旌旗灯号绝对不中断。消费互联网的要求就没这么高,阿里巴巴觉得双十一丢单率才千分之几,挺低的,但对产业来说万分之一都不行。设备要断线了,几十亿就没有了。

“在工业领域绝对不克不及用消费思维来搞产业互联网。”李红说,“但数字技术又达不到,所以目前人们只能小打小闹,比如搞电商、O2O等。”

其次,产业内部问题亟待解决。消费互联网是面向大众、社会的,网络的设立建设很容易。而产业互联网首先要把自己的网建起来才行,但目前技术、管理都还不到位。

再次,工业的流程不像TO C的流程那样容易被改变。消费互联网是浅层的B2C到C2B,再往深里面做不了。但消费互联网的根蒂根基是产业,产业的工业流程是上百年形成的,已经很完美且无可捍动,想用传统互联网改造它很难。

因此,传统的互联网技术在钢铁产业中已经测验考试过,并没有效果。李红认为,下一步钢铁产业想有所突破,取决于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型数字技术的发展。

产业互联网需要一个颠覆性的平台

李红透露,目前美的、海尔、三一、航天、GE等都在做产业互联网,虽然许多人都认为做的不成功,不算是产业互联网,但他认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目前工业企业已经从互联网中得到了好处,比如可以或许控制几千米之外的设备等。

但他也认为,如果有一个产业互联网的大平台,将更有利于工业企业的发展。

李红认为这个平台跟消费互联网平台不一样,不多是淘宝那种电商型,“产业电商是搞不起来的,一个波动,一个企业几十亿就没有了,企业就无法糊口生涯,而且也不会有各种资本进入工业企业。”他说,“有多是新型的结构,像阿里巴巴、京东那种覆盖全国的,而且这个平台需要把生产商、物流商、服务商、银行都捆绑在一块。”

至于让什么人才来做这个平台,李红认为需要既懂产业、又懂技术的复合型人才。

他提到GE,透露表现GE用做软件的人来管理互联网,刚入手下手挺好的,搞一些数据马上分析问题,但是往深里面走就不行了,因为这种人才不懂产业和技术。

但纯技术人员也不适合做平台,这种人才的思维还是过去机械化的概念,很保守。同时,也不克不及让数据分析师和设备厂商做平台,尤其是设备厂商,数量很多,竞争激烈,设备生产、控制系统都是它们的生命线,是绝不可能贡献出来的。

对如何搭建产业互联网的平台,李红提出了自己的两个观点。

第一,产业互联网平台不会从现有的企业产生

消费互联网产生前,最牛的是商场,第二是企业,都觉得自己是卖货的,搞消费互联网很容易,但最后却是京东和阿里这种不卖货的网站搞起来的,因为这种平台是全方位的创新

钢铁电商已经诞生了18年了,不知有多少钢铁电商网站死掉了,但直到目下当今钢铁电商也做的不好。宝钢是中国最厉害的,目下当今也很难,因为面临体系体例、技术、商业模式等问题。李红透露,宝钢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是无所不用其极,从企业变电商,又变成商业电商,然后变成社会电商,却依然不赚钱。如果不是实力雄厚,根本活不下去。

第二,产业互联网的平台一定是颠覆式的。

这个颠覆,要从大数据对产业的影响入手下手起步。李红认为,经由过程大数据人们可以反推传统工业之前的模式、以及人们的认知是否是有问题。因为只要有问题,肯定会体目下当今后端的运输、包装、使用等各方面,经由过程数据展现出来。

实际上,工业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已经在颠覆一些企业的生产。李红透露,旗下一家名叫“华伦”的企业,使用传统的节能降耗、管理改进等体式格局都已经完全无法提升效率,但后来经由过程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使设备成本降低,并使效率提高了20%

其次,产业互联网的平台应该是个组合体,是生产商和社会销售商之间有机的联合。李红提到2015年阿里和五矿的合作,合作之后两三年发现,阿里不懂钢铁贸易,用传统的消费互联网做钢铁贸易根本不行,同时五矿也不懂互联网。目前阿里正在着力研究解决这个问题。而李红认为,下一步二者只能打碎了重来,用未来三五年的时间,在浙江、江苏、上海两省一市从头做起,不惜代价做新的钢铁电商,而且这个电商一定是个组合体。

最后他透露表现,未来的产业互联网一定是颠覆式的,但至于什么时候到来、谁颠覆谁都不克不及确定。“产业互联网”起步不久,既要靠企业自身推进智能化、数字化和网络化,也必须要借助社会资源,与互联网企业合作,与行业权势巨子咨询合作,共同打造产业类型的平台经济。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