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黑公关”震惊民主党:重新考虑与硅谷关系_互联网新闻 - 摘走网

Facebook“黑公关”震惊民主党:重新考虑与硅谷关系

2018-11-19 13: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Facebook“黑公关”震惊民主党:重新考虑与硅谷关系

在去年一次有关俄罗斯传播虚假信息的听证会上,美国参议院向Facebook、谷歌和Twitter的代表展示一个虚构事实的“矿工支持特朗普”活动的帖子

sina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9日早间消息,据《纽约时报》近日报道,美国硅谷企业和民主党的关系在科技公司今年一系列丑闻后趋于紧张,但Facebook近期“黑公关”事件引发民主党人公开批评,并且让他们重新考虑与硅谷的关系。

《纽约时报》近期报道称,Facebook高管在社交平台上隐瞒俄罗斯活动的时间比此前披露的时间长得多,同时,该公司聘请了一家与共和党有联系的反对派研究公司,来诋毁批评人士和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信誉,后者是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

一直以来,基于对移民等问题的共同利益,硅谷企业和民主党设立建设联盟,并且经由过程数百万美元的竞选捐款得以巩固。但这一报道激起了民主党人的愤怒,并让民主党人重新考虑与科技行业的长时间友好关系。他们要求司法部对Facebook的游说活动进行查询拜访,并出台新规定,直捣Facebook和谷歌基于大数据的商业模式核心。

以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为代表的左派人士再次发声,批评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是不负责任的垄断企业,是“镀金时代”铁路大亨的数字翻版。

于此同时,纽约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等支持科技的政客日子也不好过。《纽约时报》指出,此人不仅是得寸进尺的募资者,而且还尽心尽力地为高科技呐喊鼓吹,与Facebook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十年前。

“我认为2016年暴露了高科技的阴暗面,”湾区民主党代表罗·卡纳(Ro Khanna)说。卡纳上周五批评Facebook的攻击性策略,并称Facebook“肯定应该解雇那些以任何体式格局参与兜售反对派研究的人”。

上周五,四名民主党参议员写信给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要求他提供更多关于Facebook游说活动的细节。立法者还提出了一个潜在的、更具爆炸性的问题:Facebook是不是曾经使用过自己的数据和平台来对付批评者?

联名信的作者之一、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哈尔(Amy Klobuchar)说:“我们需要知道,Facebook、任何与Facebook有联系,或被Facebook雇佣的实体,是不是曾经使用过任何庞大的财力和数据资源来报复他们的批评者,包括那些正在仔细审查他们的民选官员?”

许多民主党人目下当今认为,Facebook、谷歌和Twitter的速度太慢,无法应对出目下当今其平台上的辱骂性言论和虚假信息。一些人认为,这些公司已经屈服于共和党对偏见的错误批评——特朗普总统曾在今年8月份错误地求全谴责谷歌低估了他的国情咨文——以保护他们的企业免受政治压力。

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政策主任马特·斯托勒(Matt Stoller)说:“随着愈来愈多企业运营信息被公开披露,民主党人愈来愈普遍地认为,这里存在严重的政策问题。”

“这些公司是不可信的,”斯托勒补充说。“对民主党人来说,他们不是朋友,而是问题所在。”

Facebook“黑公关”震惊民主党:重新考虑与硅谷关系

民主党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哈尔和克里斯·库恩斯

上周,Facebook与反对党研究公司间断中止关系,尽管该公司一些高管否认行为不当。

“我们的策略是加强Facebook的安全,并对此进行重大投资,”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上周五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说。“偏袒、拒绝或雇佣公关公司不是我的业务职责,也不是公司的战略。”

但是Facebook和其它科技公司目下当今面临着来自行业内部愈来愈多的批评。在一次采访中,软件公司Salesforce的联合创始人、民主党事业的主要捐赠者、亿万富翁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说,他的行业正面临着“信任与增长之间的紧张关系”。

贝尼奥夫补充说:“这些公司必须认识到他们必须改变。”“CEO们必须改变。如果他们不改变,他们将被董事会和股东罢免。”

民主党人舒默是科技和华盛顿之间紧张关系的最好体现。2011年,他与桑德伯格一起颁布发表在纽约市开设了第一家东海岸工程办公室,并入手下手致力于促进初创企业和其它科技企业。

到2016任职周期结束时,舒默从Facebook员工那里筹集到的资金比华盛顿其他任何一名立法者都多。尽人皆知,多年来,参议院民主党人不断从Facebook员工和创始人的300多万美元政治捐款中获益。

科技产业——尤其是Facebook——也是政策斗争中民主党的合作伙伴。扎克伯格在华盛顿成立了一个宣传小组,推动移民改革,这是舒默和其他民主党领导人的首要任务。最近,像Netflix这样的科技公司也在网络中立划定规矩上与民主党结盟。

2016年大选后,双方关系入手下手降温,有证据表明,Facebook和YouTube已经成为外国干预干与和国内错误信息的肥沃土壤,这不仅威胁到民主党的价值观,也威胁到其选举前景。

去岁首?年月,蒙大拿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恩·特斯特(Jon Tester)走到国会大厦,向新当选的民主党少数党领袖舒默(Schumer)发出警告。他对舒默说,如果俄罗斯特工像刚刚帮助特朗普当选的那次那样进行虚假宣传,“我们将失去所有席位。”

特斯特的警告引起了舒默和其他民主党人的注意,他们入手下手敦促Facebook和其它社交媒体公司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高科技公司明显低估了自己的问题,并且,解决问题的速度异常缓慢,参议员们被迫选择了中间路线。

就在今年3月,舒默在接受Recode采访时,还声称Facebook总体上是“一支特别很是积极的力量”,对科技公司过于严格的规章制度会影响经济增长。

“我更同情他们,因为我认为他们处境特别很是困难,我对政府的监管感到担心,”他说。

但随着当月“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的曝光,一些民主党人呼吁进行更广泛的审查。

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今年夏天求全谴责扎克伯格和Facebook没有透露与手机制造商的主要数据共享安排。当时,Facebook和Twitter也受到共和党知名人士的攻击。

本周有报道称,华纳愈来愈关注隐私问题,这导致他与舒默发生冲突,舒默7月份曾与华纳对质。

华纳继续就隐私问题向硅谷施压。8月,他发布了一份白皮书,概述了控制大科技公司的方法,其中包括仿效欧洲颁布隐私法案,以及让社交媒体平台对诽谤内容承担责任。

华纳说:“对于Facebook来说,认识到这不是一个公共关系问题很重要,这是针对社交平台及其商业模式的根本挑战。”

Facebook此前透露表现,准备与华纳和其他国会议员就新规定进行合作。但与此同时,Facebook转向了一家保守的反对派研究公司,试图经由过程公开索罗斯的金融联系来削弱诋毁者,索罗斯是Facebook和谷歌的严厉批评者。

这些披露激怒了民主党人,他们求全谴责Facebook利用了与索罗斯有关的反犹太阴谋理论大作文章,Facebook对此予以否认。

“他们的信条是‘我们不同凡响,我们是特别的,我们的技术,我们所做的统统都是好的,”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说,他是康涅狄格州民主党人,也是参议院监督消费者保护和数据安全委员会的高级成员。“我们已经很清楚地发现,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危害,而且事实证明,他们正在掩盖自己酿成的危害。”

他补充道:“在我看来,高科技和其它行业没有什么不同。”(斯眉)

本文来自sina科技,创业家系授权发布,略经编辑修改,版权归作者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