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一起!数位老员工被逼向易到CEO巩振兵磕头_互联网新闻 - 摘走网

不止一起!数位老员工被逼向易到CEO巩振兵磕头

2018-11-19 13: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不止一起!数位老员工被逼向易到CEO巩振兵磕头

网络配图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文| 杨芳彭彬

11月15日,赫美集团在通知布告中透露,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易到用车运营主体)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

11月16日,一条帖子在网上迅速刷屏:易到政府事务前副总裁吕艺于昨晚炮轰易到CEO巩振兵,称其欺凌员工,自己被逼向其磕了7个头。

网上流传的帖子内容

吕艺向凤凰网财经财经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确认,网传帖子和视频为真。吕艺还透露,仅据其了解,就有3个易道老员工被逼向巩振兵磕过头,其中两个是高管,一个普通员工。

网传视频

针对网传易到CEO巩振兵逼迫员工下跪一事,易到官方发表声明称,网上流传的“磕头”视频,没有交代背景,且现场氛围与邮件所称的“逼迫”不符。

不止一起!数位老员工被逼向易到CEO巩振兵磕头

易到回应

启阳路4号梳理发现,易到用车发展过程当中历经波折,2016年曾因欠薪,遭司机上门索薪。2017年,韬蕴资本与乐视方面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并于6月30日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易到用车平稳发展一段时间。近段时间,易到再次陷入提现难风波,甚至连韬蕴资本自身也出现困境。

对于易到爆发出的丑闻,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透露表现,从法律层面,对易到IPO影响不大,但会影响到投资者的决定信念以及对公司的估值。

至少三位易到老员工被逼磕头

11月16日,一个关于“前易到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给易到CEO巩振兵下跪磕头”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启阳路4号就此联系吕艺,其透露表现视频属实。

吕艺透露表现,自己经由过程董事会审批于11月16日从易到正式离职,今天离职手续已办完。“发视频的缘由在于几个易到老员工因此前在群里给其某观点点了赞,被易到开除且没有赔偿金。这让他特别很是气愤,故发了此视频。希望提醒巩振兵尊重员工,帮助韬蕴资本CEO、创始合伙人温晓东把易到做大做强。”

11月15日晚间,多名易到高管收到来自前易到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的邮件。邮件中,吕艺控诉现任易到CEO 巩振兵曾逼其下跪磕头,并称其“没有负担负责,司机上门多次你都跑了,交通部检查你都不敢签字。”

在这封题为《吕艺为什么要反巩振兵真相!!!易到员工被欺凌》的邮件中,吕艺还上传了“下跪磕头”的图片,吕艺称:“巩振兵以开除GR(政府事务)其他人员为由逼我磕头,我磕了。”

吕艺介绍,视频内容里已经是第三次的第七个磕头,该视频于今年8月拍摄于北京工体附近的一家餐厅。吕艺透露表现,巩振兵曾经和GR部门吃过一次饭,包括吕艺自己、孟志亮、武伯琪、易到政府事务部华东区大区经理李大国和韬蕴资本CEO温晓东秘书李磊等人。在吃饭期间,巩振兵把除吕艺外所有GR员工都骂了遍,并透露表现要将所有人都开除,最入手下手巩振兵就找李大国的麻烦,扬言要开除他。

“当时气愤特别很是紧张,我不断打圆场,但还是不太凑效。我就问巩振兵这个事情怎么才能过,他就提出‘你给我磕一个头’,于是我就直接给他磕了三个头。”吕艺说道。

“我当时也没办法,这都是我的老部下,不克不及看着他们被开除。在吃饭席间,有员工还发消息给我说想打巩振兵,如果没有缓和,巩振兵有可能横着出餐馆了。我没办法,他又不是我父母,我不想磕还是磕了。”

吕艺透露表现,在磕完第一次头后,巩振兵还揪着不放,“巩振兵又说我队伍很厉害,管理有方,他准备找人接替我,把我下面这些员工全部换掉。我就对巩振兵说,磕三个头还不行吗。巩振兵对我说,‘你跳起来给了我一个360度的大嘴巴,我还能忍。"

之后,巩振兵再次让吕艺磕头,吕艺又连气儿磕了三个头。磕完了,巩振兵提到没有录视频,故吕艺让李磊拍了视频,再磕了第七个头。

吕艺提到,之后巩振兵把视频传到了公司群,还说“吕艺这样才爷们儿,做错事了,就给我磕一个。”

吕艺还透露,据其了解的,巩振兵就让3个易道老员工磕过头,其中两个是高管,一个普通员工,“有一个高管在群里提了一句说‘巩总’周五应该多开会不克不及老出差。之后在聚餐的时候,他就要求这个高管跪下,后面这个高管也离职了。我不知道是否是他此前受过什么创伤,为何这么不尊重人。”

吕艺还提到,自己还未办理离职手续之前,GR部门就空降了一个新的负责人。“hrvp就带着新负责人来到GR办公室直接颁布发表新负责人接替我的职位,而此前并未和我做过任何沟通和交接,同时,这个负责人也还未入职。hrvp走到GR的一个副总监座位上就命令其立马搬离工位,腾挪给新的负责人用。他这样特别很是不尊重员工,这让我无法忍受。”

“我已经给足了巩振兵面子,就工作而言,没必要去牵涉到对小我私家的侮辱。他想这么做,多是他做事的气势派头,我就满足他一次(给他下跪)。我以为这个事情之后,不会有其它问题了,结果这件事情之后不仅还刁难我,还刁难部门员工。”

吕艺说道,自己原本不想把事情搞大,也不想影响公司的形象和发展,只想给巩振兵一个提醒而已,其并未料到最终事件会闹得这么大。

百度外卖帮与易到老员工内斗

公开资料显示,易到用车隶属于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0年5月在北京成立,是全球最早的网约车平台之一。

2015年7月,乐视以7亿美元控股易到,获得易到70%的股权。2016年2月份,乐视控股CMO彭钢出任易到总裁。

2017年岁首?年月以来,易到就入手下手深陷“提现难”风波,易到车主纷纷控诉在后台无法提现,甚至出现了许多车主到易到总部讨薪事件。

2017年4月17日晚间,易到创始人周航发布公开声明,称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瞬间将乐视和易到推动风口浪尖。2017年4月17日,易到与乐视控股发布联合声明,就易到创始人周航“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的言论进行回应,并称其为“恶意诽谤”,是“农夫与蛇的现实版”。

谈到贾跃亭,吕艺透露表现,“贾跃亭的决议计划多是对的,但烧钱扩张过程当中,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跟别人吹法螺说自己能做到,把所有人都欺骗了,也把他自己给欺骗了。”

2017年4月20日,易到用车三个联合创始人周航、杨芸、汤鹏发布联合声明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伴随着周航的声明,乐视更加岌岌可危。

2017年6月,韬蕴资本战略控股易到,乐视退出。随后,乐视系高管相继离职易到。同年9月,彭钢离职易到CEO,这被外界视为易到完成“去乐视化”。今年4月,易到引入中信银行旗下资本,成为“国家队”一员,并与中信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落地汽车金融战略。

韬蕴资本控股易到后,入手下手为易到寻找一名新CEO。

在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CEO温晓东看来,巩振兵熟悉并深耕于互联网市场,是百度外卖创立和发展的关键人物,在战略规划、运营布局、渠道建设等方面有着特别很是丰富的实战经验及创新思路。

“他的理念和经验将对易到加速落地‘一体两翼’全新战略,以及推进全新商业模式转换带来很大帮助,相信巩振兵师长教师会带领易到迈向一个新的高峰,易到会为广大用户提供更实惠、高品质的出行服务。”温晓东透露表现。

今年5月17日,易到颁布发表新任CEO人选,巩振兵正式加盟易到,出任CEO,全面负责易到的运营及管理事务。易到方面透露表现,巩振兵实际上早于两个月前就已加入易到,期间担任公司顾问,近日正式出任CEO。

据悉,这是易到在原CEO彭钢离职后首次选定CEO人选。

公开资料显示,巩振兵出生于1977年3月17日,1999年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营销管理专业。2003年加入百度,2014年带领团队创建百度外卖平台并出任百度外卖事业部总经理。2015年,百度颁布发表对百度外卖项目进行独立发展和开放融资,百度外卖以独立公司面貌出现,巩振兵出任CEO。去年8月,饿了么全资收购百度外卖,巩振兵出任百度外卖董事长。据媒体报道,巩振兵于今年3月离职百度外卖。

在上任伊始,巩振兵透露表现,易到近期推出了全新的商业模式,不再收取车主佣金,车主收入得以大幅提升的同时,乘客端也相应有了较大的降价区间,平台在此根蒂根基上下调打车费率后,同类型专车的价格可低于同业达30%。这一价格优势和易到独特的双选机制相结合,将更加迎合乘客需求。

另外得益于双选模式,虽然是易达车型,依然会叫到奥迪、奔驰等豪华车型,这是其他平台所不具备的服务。如此一来,乘客在价格和车型选择两方面会获得更好体验。

巩振兵认为,市场上主流网约车平台收取车主佣金约在25%—30%之间,这是网约车的传统盈利模式。易到近期打破传统佣金模式,不再向车主收取佣金,乘客付的每一分钱都给到车主,回归到极简的共享经济本质中来,这是网约车未来的发展趋势。另外,易到与其他友商平台成本结构不同,相信社会分工,它不需要养那么多员工,不做地图、不做无人驾驶等衍生业务,无需经由过程佣金收入覆盖多线业务成本,所以易到转换商业模式要较其他平台容易很多,节省下来的成本将全面反哺车主和用户。

“我对易到这一全新模式的前景特别很是看好,这也是我选择加入易到的主要缘故原由。”巩振兵说。

据悉,在巩振兵加入易到时,还带入部分原百度外卖员工。

“从巩振兵以及团队到来时,我感觉统统都变了,至少尊重不再,可能你们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也可能很多人看过巩让我给他磕头的视频。“吕艺称。

吕艺介绍其2016年就来到了易到,“那个时候创始人周航还在,此后历经贾跃亭到目下当今的温总。如果我不是一个中庸之道的人,能在公司待了三届吗?”

吕艺还说道,此前就因和巩振兵矛盾发过2次公开信,其中一次,也是因为“无端辞退员工”的事情,“巩振兵到公司后,很多易到老员工被迫离职了,没有任何补偿,这样是违法的,对员工不公平。目前,公司员工换了一批又一批了。”

吕艺称,在巩振兵加入易到后,公司高层进行了大换血,很多是巩振兵直接指派。

有易到离职前员工透露表现,9月份之前被开除,有补偿,而在此之后,被辞退要当天走人,还被威胁不接受辞退,新求职背景查询拜访时被不予配合。

不止一起!数位老员工被逼向易到CEO巩振兵磕头

一名易到离职员工还在社交平台发文称,被百度外卖各种理由威胁离职,据说指令由巩振兵直接下达,属于又一起不尊重员工,清洗非原百度外卖团队的典型事件。

易到再度陷入困境

在易到陷入内斗的同时,易到再度面临困境。

近日,有网友曝料称,上海、重庆、广西等地易到用车车主均反映无法提现。

对此,易到方面回应称,出现本次事故是因为易到方面未来要降低司机提现的手续费,目前正对第三方提现产品作优化及变更。

易到陷入提现难的同时,韬蕴资本自身也陷入了危机。

据媒体报道,联储证券的“聚诚1 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下称“聚诚1 号”)到期未能兑付,逾期款项共计7262.6 万元。此前,联储证券回应投资者称,“聚诚1 号”的融资由韬蕴资本投向乐视及易到用车,无法及时归还,导致逾期。韬蕴资本回应称:“暂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韬蕴资本还曾为易到筹划了另外一条融资之路。

今年5月,赫美集团发布通知布告称,公司与易到用车的控股股东韬蕴资本签署战略投资合作框架协议,韬蕴资本拟该协议签署后3个月内收购公司不低于5%股份,韬蕴资本旗下易到用车将与赫美集团旗下尚品网在股权、会员系统等全方位的层面进行深度业务合作。

今年8月8日,赫美集团与自然人王菲、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公司受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车云”)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拟收购王菲及中泰创盈所持有的东方车云部分或全部股权。

天眼查显示,易到主体为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菲,持股比例为33.82%,王菲也是韬蕴资本实际控制人温晓东的秘书,也是韬蕴资本的一致行动人。

但就在11月15日,赫美集团突然发布通知布告,颁布发表终止了与韬蕴资本的合作。截至日前,韬蕴资本已经由过程其一致行动人易加资本间接收购了赫美集团4.54%的股份,其剩余的0.46%的股份收购义务将不再履行。这意味着,赫美集团放弃收购易到。

赫美集团在通知布告中还透露,东方车云(易到用车运营主体)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

“从法律层面可能影响不会太大,但企业发行上市后的运营,需要董监高层面的人士除具备较强的能力,还需要具备较高的一些职业道德水准。”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向启阳路4号透露表现,易到爆出如此丑闻,至少影响投资人以及未来潜在投资者的评价,甚至对公司的估值产生影响。

附吕艺描述:

无论是周航时代、贾跃亭时代、温晓东时代还是巩振兵时代这个企业都具有顽强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不是企业自身与生俱来的而是为企业奉献的人凝聚的。

这种力量是正义的积极的,如果我们必须要提到几小我私家想必在你的脑海里会有很多人的名字闪现。无论行业遇到多大的风雨,无论企业遇到多少苦难,尊重是这个企业始终秉持的原则。尊重资本、尊重员工、尊重市场、尊重司机。

但从巩振兵以及团队到来时,我感觉统统都变了,至少尊重不再,可能你们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也可能很多人看过巩让我给他磕头的视频,那么我说几件事情让大家来品头论足一番也好。

巩振兵曾经和GR部门吃过一次饭,有我、有孟志亮、有武伯琪、有吕乐、有王卓、有冯桂全、有李大国、有王鑫、有集团温总秘书李磊。

先说巩的为人,我认为巩是一个特别会说特别会演的人,这个评价是我目下当今给的,因为从种种事情上看至少他连承认自己做过什么的勇气都没有。所以我始终认为他不配做一个全国企业的CEO,很多人和我讲他仗义但又没有事情佐证我暂且不评价。

吃饭当天GR一行在餐厅门口等候,巩来了随即上楼吃饭,席间巩因为之前工作的事问谁是李大国,认识后就当时说这人得开了不克不及留,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我不断打圆场,说员工没有培训好是领导问题,我应该担责任这个时候入手下手氛围就不太好了。巩是一个很能喝酒的人,这也是我们之前知道的,但这酒大家喝的憋屈,直至目下当今我想当时的几小我私家都会有些保留。酒喝起来巩就来气了入手下手撒欢了,一会儿骂这个傻逼一会儿骂那个傻逼,唯独不骂李磊,我想还是清醒的,谁让你是领导想得瑟就得瑟吧。

谁料,得瑟到最后就从骂人变成要开除这个要开除那个起初我想这公司还是姓温的,你怎么这么狂呢?时至今日我才知道原来孟祥斌早已为了某种利益去舔了巩的脚鸭子,人力部门早就没有公正而言,而是为令是从,甚至为了巩自私的目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这也是我为什么会砸了HRvp孟祥斌办公室的缘故原由,这件事我们后面慢慢说。

巩在饭局上要开这个要开那个我知道他心中不快,因为只有我不愿舔他脚鸭子,我有我的思维和工作体式格局。我就是不拍你马屁,可能因为这些他十分不爽,也多是我多次拒绝他干预干与易到政府事务具体事情的缘故原由,这些都有可能。

为了让他爽,我问他,这事怎么过啊?他往后一靠说了一句:“你给我磕一个”,我想了想,得你爽就好,反正是跪我就直接给他磕了三。

我起来后问他,这事过了么?他说大国的事过了,别人的事还没有过,我说什么事?他说你的队伍都很牛逼啊,你管理有方,我准备给你安排个更好的位置找别人接替你,把他们逐步换掉。我说你哪还不利落索性了,磕三还不行还要我再磕头么?他说:你跳起来给了我一个360度的大嘴巴,我还能忍?我想一想多是我在群里顶撞他了他觉得他很没面子,我说:“那你说怎么办?”,巩说:“那你再磕一个”,我当时为了以后的团结和工作想一想刚才磕都磕了,我就再磕三吧,于是乎又磕了三。当我起来问道:“事过了吧?”巩说:“忘了拍视频了,得拍下来放到群里”。这时候我的小伙伴们都到一边去喝茶了,可能早就觉得和这人喝酒没啥意思。只有小武、李磊留下陪着我,我看的出小武的眼里都在冒火呢。

李磊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他,我说:“你拍一个吧”,于是这才有了很多易到高管看到的一幕视频。

事后在会上,我为了巩下的来台,还特意做了我做错事了应该磕一个的总结性发言。但是,我活到目下当今没给我父母磕头过,没给帮助过我的恩人磕过,我给一个SB磕了七个,为了什么?就为了温总之前和我说的一句话:“坚持团结一起做事。”但我所有的努力和隐忍换回来的是什么呢?是工作中的猜测和不断地的怀疑。

尽人皆知,2016年到2017年是易到最难的一年,我带领GR部门无所不用其极的帮助易到办理了网约车许可证,时至今日牌照突破50张。面对易到提现危机、信任危机、我亲赴中国消费者协会解释,面对乐视对韬蕴的欺诈行为我冲在一线协助温总让中信银行成为易到股东,我从没向公司温总张嘴要过任何利益。我认为利益要在一同让公司好的时候谈,自身问题一摞一摞的如何谈怎么谈,我不爱趁人之危?

2018年10月中,有一晚我彻夜难免,因为各种因素的交织,我决定提离职。不料引起波澜一早就多人问候,那天切实其实发生了很多事。

当天早上巩问我为什么离职,这就牵出了另外一间公司CEO霸凌公司员工的事件,事件当事人那华天,是政府事务部GR大区经理,记得一天甘肃省运输局领导到易到调研,晚上CEO请客吃饭在广渠门金虎门铜锅,我记得当晚我在另外一桌陪另外一领导,我这桌先吃完就散了,没过多久小那来德律风情绪激动带有哭腔我当时就打开了录音,小那说CEO巩振兵让他跪下在大马路上让他跪下,骂他傻逼不下100遍,还用脚踹他不下20脚,我一听这是当时让我跪下的升级版。但为了和谐我也没说什么还用我做了比喻和小那说:“你没跪,但我跪了,你那不算什么”。这事让我越想越气,我是个护犊子的人,对我也就罢了,针对GR一个一个的你巩振兵不就是让我走么?那我提离职好了。

说到后来他为什么不让我走拒绝了我的离职,也是特别简单的事,我知道他特想批我走,因为他早想把百度以前的GR招进来,是什么没让他这么做?因为离职当天巩父亲晕倒我当天帮他联系医院第二天就住进去了高干病房还是单间,就因为这个不论是感谢我也好,还是觉得我还有用也好就拒绝了我的离职申请。

但是,他还在酝酿另外一场阴谋,因为我申请离职,巩用这件事向温总请示说吕艺要走,我这需要一小我私家接替他的工作,并且向温总发了邮件,紧接着就是张燕在没有得到集团任命和同意的情况下入职易到居然还任职GRVP。

张燕入职当天实际上是挺好的一天,中午巩还在办公室开灶煮面条吃炸酱面,我也吃了一碗。那酱还是我炸的,因为王培培说他肠胃不好爱吃面条尤其是炸酱面,我就心疼她一天到晚没完没了拉肚子就给他做了呗。吃碗面下战书矛盾就爆发了。

下战书2点半左右,孟祥斌带着张燕来到GR部门的办公室,对大家说张燕今天入职,是来接替吕总的今天就要和大家一起办公,屋内气氛立刻就凝重了。没人理他们,孟就给张燕找座位,找到副总监武的座位说就你这吧,挺好的就让张燕坐这你搬一下。武没理他,孟更放肆了,你搬不搬?不搬我让行政搬,这话说了两遍,我问孟:“你什么意思”,孟看着我说:“我就这意思”。我觉得当着张燕吵也不好,给张燕发信息,大致就是否是不欢迎你是我这一没打招呼二大家还不认识你情况不了解,还是建议你换个办公室,可气的是张燕也执拗就是不同意。我跟张燕说大家因为都是法人负责人,不惜以辞职也要把法人负责人变更,对孟祥斌看法很多,因为就在变更这件事上他一直不作为,拿大家的切身利益当儿戏,大家对他甚至可以说咬牙切齿。他这么嚣张带你来大家意见更大了,刚就有人说要去找他去,张燕说:“那你别怂,你去找吧”。转脸我就去了孟的屋子,起初我和孟说话他不理我,我就来气了,把他电脑扔一边。直接掀了他的桌子,孟看桌子起来了,顺手往回一推直接砸到我头上。只见鲜血直流到医院缝了14针。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