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人人网!原来我的青春只值6000万…

2018-11-19 13: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85后”“90后”的青春被出卖了……

11月14日,人人公司颁布发表,人人网卖身给北京多牛互动传媒,“卖身钱”为2000万美元的现金+4000万美元的股份。

出售后,人人网所隶属的千橡互动董事长兼CEO陈一舟在朋友圈透露表现:“创业第一天就搞SNS(社交网络服务),20年过去,长江后浪推前浪,目下当今终于交接力棒了。接棒的两位同学,你们要好好干啊!”

从2006年接手人人网,到如今几乎以白菜价出手,陈一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再见,人人网!原来我的青春只值6000万…

在入手下手陈一舟与人人网的故事之前,先要说说另外一小我私家——王兴。

2003年圣诞节,在美国特拉华大学电子与较量争论机工程系读博的王兴,放弃学业回国创业。

那时的王兴还没有美团,第一次创业的他想做社交网站。他的灵感来源于美国一个刚刚走红的社交网站Friendster。仿照其模式,王兴先后创办了多多友、游子图等社交网站,均以失败告终。

两年后,诞生于哈佛校园的Facebook风头正劲。王兴再次依葫芦画瓢,专注于大学校园SNS细分市场,开发出了校内网。这一次王兴成功了。校内网主打大学生实名制交友,在学生用户间大受欢迎。

与此同时,一个叫5Q校园网的网站也入手下手在校园内做起社交网站,与校内网瓜分市场。而这个网站的创始人就是陈一舟。

陈一舟有社交网站情结。早在上个世纪末,他就创办了中国最大年轻人社区网站ChinaRen。他后来提到,“那是全球最早的互联网实名社交测验考试之一。”

这一次与王兴相遇在校园社交的十字路口,社交“老司机”陈一舟果断赢了。

2006年,因为校内网用户量暴增,急需海量的服务器和宽带,而王兴却融资不顺畅,难以为继,最终以200万美元将校内网卖给了陈一舟。接手校内网后,校内与5Q合并,一举垄断中国校园社交网络市场,拥有的活跃用户群突破250万,成为中国最大的校园社区。

跟随校内网一同成长起来的“85后”“90后”,成为网站的忠实用户。校内成了同学校友下课后的快乐源泉,发自拍、转发“新鲜事”、发动态、写日志……这些如今看起来原始而简陋的社交功能,却成为一代人共同的记忆。

在实名制的机制下,许多青春时期的美好故事也因此发生。有网友评论说:“如果你对一个女生感兴趣,只要知道她的名字,就可以看她的主页,找她的照片。”

再见,人人网!原来我的青春只值6000万…

转眼,时间到了2009年,校内的第一批用户此时恰好大学毕业。

也许是意想到校园社交的局限性,校内网发布消息,将网站改名为人人网:“为了给校内网带来一个更长远、广阔的发展前景, 我们需要割舍对校内品牌的依恋之情,去积极的、勇敢的创造一个更伟大、更具延展性的新品牌,一个广大用户心目中的至爱品牌。”

更名的背后,陈一舟的野心也昭然若揭:跳出单纯的校园垂直领域,做一小我私家人都要上的网站。

然而,这一策略的调整在当时遭到了一些学生用户的反对,有人认为这一改变会使校内网的用户变得混杂。但用户的反对是柔弱虚弱的,最终校内还是摇身一变成了人人,而且在两年后成功赴美上市。

上市之时,人人网市值74.82亿美元,最高时达到94亿美元,成为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第三(前二为腾讯、百度)的公司。

在人人网最火爆的时候,也有人泼冷水,搜狐的张朝阳说道:“人人公司只是概念上像Facebook,中国公司的管理团队、资本结构等各方面都不是最优秀的,长时间下来会有很多问题。”

这样的声音,陈一舟自然是听不进去的。彼时的他备受瞩目,更被同乡周鸿祎夸奖:“湖北第一聪明的当属陈一舟,雷军第二,我第三。”

然而张朝阳的话,一语成谶。随着微博、微信的兴起,移动互联网时代来袭,人人网危机四伏。

在这样的压力下,“第一聪明”的陈一舟入手下手试图自救。他经由过程收购,入手下手测验考试不同的产品线。社交、游戏、视频、团购、在线教育、分期购、理财、交通……但凡能叫得上名字的风口,陈一舟一个都没落下,但可惜收效甚微。“我们从2011年到2015年,做了大量测验考试,因为我们本身能力问题及很多不可控外部因素,我们没能抵抗住微信的压力。我们的大学生用户时长从该用户大学毕业以后就入手下手逐步减少。”

又或许是因为太“聪明”,陈一舟逐渐跑偏了。

2016年,直播正值风口,陈一舟入手下手鼎力大举推广人人直播。那时,在PC端点开人人网的链接,即会自动跳转到人人直播。许多老用户回到人人网打算怀念青春时,又被上面的网红主播吓了回去。

2018年,陈一舟再次出目下当今公众视野中。他高调颁布发表了区块链项目“人人坊”和代币“RRCoin”。但很快,RRcoin项目遭到监管部门的约谈,最终只能进行退币处置惩罚。

此时的人人网犹如一个东施效颦的怪样子,什么都有却什么都不像样,愈来愈改头换面。在人人网最新的财报中,其多元业务更是一览无遗。而花样玩得太多,人人网最初的社交功能在陈一舟眼中似乎成了一个累赘。

在8月的一封公开信中,陈一舟透露出“让贤”的旌旗灯号:“首先,我声明,我已经不再适合做年轻人的社交产品了。”他还喊出口号:“人人网的来日诰日,由你定!”似乎是在寻找人人网的下家。

如今,陈一舟终于如愿把人人网的来日诰日交代出去了。如果说还有来日诰日的话。

而一代人的青春记忆,也由此画上了休止符。

再见,人人网!原来我的青春只值6000万…

作者:力力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