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航母已经转向,很多投资人还在拿着千里镜看老航道

2018-11-18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编者案:回顾腾讯二十年历史,每一次架构调整,都会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11月15日腾讯控股(HK:00700)发布2018年三季报,Q3数据如下:

收入806亿元,同比增长24%;

净利润233亿元,同比增长30%;

非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197亿元,同比增长15%;

微信月活跃用户10.83亿,同比增长10.5%。

外界认为腾讯收入放缓了,不行了。但在我看来,腾讯没问题,出问题的是太高的预期。

腾讯是年收入超过3000亿的大型公司,再加上周期波动的叠加,若投资人对腾讯有正确的预期(不要预期跟前几年一样动不动就40%、50%以上的增长),那么这份财报还是挺不错的。

这也基本是市场主流机构的观点,彭博上跟踪腾讯的50个分析师,只有一个是卖出评级。11月15日腾讯的股价大涨了5.8%。

你再看看另外一个巨头阿里的Q3业绩,会发现跟腾讯的情况差不多,就会知道市场没有错!

阿里Q3剔除外延Others收入、即其他收入(新零售、菜鸟、饿了么、口碑等),核心电商收入562亿,同比增长了29.9%,而去年同期的增速是55%。

再看看百度,Q3收入282亿元,同比增长27.2%。但其中广告收入224.8亿元,占总收入的80%之多,一直是个吃老本的状态。

对比BAT三家公司,腾讯的既有业务和新业务都显得更有活力。

再进一步深入的探讨,腾讯还有一个独有问题。因监管调整暂时拿不到游戏版号,“吃鸡”等主力游戏不克不及变现,所以说,目下当今还没达到腾讯的真实水平,等明年游戏监管调整到位——监管是为了行业良性发展而不是直接废掉——你再看:腾讯还是那个腾讯,我认为业绩30%的快速发展没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游戏板块承压,但腾讯这艘航母的转向还是很快的,投资者不克不及拿着千里镜看老航道。

注意:腾讯已不再是一家单纯的游戏公司,从分部收入的财务数据上,早已能看清变化。

2014年时,网游收入448亿元,占总收入的57%;网络广告+其他收入156亿元,占总收入的20%;

2018年1-9月,网游收入798亿元,占总收入的35%;网络广告+其他收入948亿元,占总收入的42%。

为何我要把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目前主要是腾讯云和第三方支付),与网友放一起比较?这代表这腾讯从消费互联网一条腿走路,到“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两条腿走路(后面会详细分析这一点)。

除增长速度和收入结构,腾讯的三季报还有净利润的问题值得聊一聊。

有投资人看衰腾讯,认为“净利润包含所投公司估值变动,算不得数”。我们退一步想,我觉得要能低价拿到行业龙头股权,睡觉都能笑醒。至于不克不及退出?大家可以了解一下巴菲特“透视盈余”的概念,未来这些互联网龙头产生的利润,绝对比传统行业的公司多。

就目下当今的估值,市场对腾讯还是太苛刻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腾讯动态市盈率为27倍;

小米动态市盈率42倍(非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

美股的阿里,动态市盈率41倍;

美股的百度,动态市盈率15倍(估值水平低源于外界认为百度内部治理有问题)。

注:以上数据来自东方财富Choice。

腾讯的相对低估,可以说不言而喻,这是大批投资人坚守的理由。

但对于未来的看法,我发现大家的关注点都不太一样。三季报发出来后,可以看到投资人关切的是损益表和游戏业务。

但成长的逻辑不止于此,我上面说了:一是游戏监管放开后会重回增长;二是产业互联网这条新的增长曲线,这是被忽视的一座金矿。

今年4月12日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马化腾提出腾讯要做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助手”,推动数字中国建设。此后产业互联网这一概念,在马化腾以及腾讯管理层参加各种会议,发表的演讲,不断被提及、强化。

但要说让外界认同,还是腾讯9月30日调整架构、成立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之后的事。

因为从常识看,“组织太大,层级太多,线条太散”的情况下开展新的产业互联网业务,几乎不可能!

腾讯调整架构,新成立CSIG整合内部——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LBS等行业解决方案;调来成功改造升级过QQ、QQ空间(腾讯最难动的一块)的汤道生做总裁;KPI该定的定、授权该给的给,才为腾讯的产业互联网扫除后顾之忧。

可能有的投资人不清楚,产业互联网是什么。

原来的互联网是一个连接型的互联网,它本质只是物理的连接,连接人、连接信息、连接商品等;

而产业互联网是要和每个产业融合在一起,这是一定要发生化学回响反映的,就要求腾讯与B端(企业)、G端(政府),真正兢兢业业地深入到产业里面去改造,去提升整个产业的生产效率。要能理解供应链,理解上下游的生态,把企业内部的运营效率提升,不断在研发领域投入,这些都是新的挑战。

产业互联网的本质是:在信息时代,传统企业谁先接受数字化改造,先迭代,先上“云”,先找到精确触达目标消费者的方法,谁就将在管理成本、销售成本、人力成本、软硬件成本上取得巨大的节省,而产生竞争力,不然就是自然淘汰。

对于腾讯来讲,就是把C端巨大的存量流量(QQ月活8.026亿,微信月活10.825亿),以更好的体式格局导给B端。这个数字化进程中,腾讯、企业和消费者三方都得利,是自然而然的改进提升效率的过程。

其实腾讯前几年鼎力大举提倡的互联网+就是产业互联网的雏形。只是目下当今从手段上又有了进化,比如拼多多、同程艺龙等主要是经由过程小程序起来的,而腾讯目下当今能给的则远不止于此。

为了实现产业互联网的战略,达成“数字化助手”的目标,腾讯能做的有这三大块:

做好连接,为各行各业提供“数字世界”的接口,也就是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

做好工具,为各行各业提供完备的“数字工具箱”,也就是SDK(软件开发工具包);

做好生态,持开放协作理念,提供新型根蒂根基举措措施,激发参与者创新,共建数字生态。

综合的产业赋能生态,能全面的改造企业的供应链、设计、产品、营销等环节,极大地提高效率。目前已经有很多成功的案例:

广汽与腾讯合作的“智能网联云平台”,用AI连接车给用户丰富的在线生态服务;

海大集团联手腾讯,打造万人移动互联平台,企业微信的使用让其销售接单效率提高50%,开单时间减少90%;

必胜客得到腾讯赋能,开设的“黑科技餐厅”打造智能餐饮;

经由过程微信公众号实现的重庆“电子税务局”,效率提升90%。

那说了这么多,腾讯产业互联网如果能做成,最终会体目下当今财务的哪些方面呢?最直观的,产业互联网绕不开腾讯云、第三方支付、网络广告等关键节点。

(1)腾讯云。能为企业提供根蒂根基举措措施,即较量争论、存储等能力,不用自己去买昂贵的服务器。这是很重要的,早期创业时候的腾讯没享受到云,差点被购买服务器这一项拖垮了。腾讯云也能为企业提供智慧零售SAAS服务,作为一个窗口能把很多业务能力给B端。2018年1-9月腾讯云收入60亿,同比增长逾一倍。

(2)第三方支付。这是可以说是腾讯产业互联网的“起手式”,因为企业不管开展什么业务,都要习惯消费者使用二维码支付的习惯。当今,移动支付已经成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是线上线下连接的重要桥梁,这个场景是不得人心的。腾讯的支付业务在中国保持领先,日均生意业务量同比增长50%,其中线下日均生意业务量同比增长200%。

(3)网络广告。企业需要精准的触达目标消费者,腾讯经由过程大数据能力,能精准给出自己十几亿活跃用户(QQ和微信)的画像,用网络广告的形式帮企业完成精准营销。这样,网络广告的收入就大大提升了,三季度披露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同比增加61%,受惠于朋友圈、小程序、移动广告联盟等。

关于小程序还不能不着重说一下:小程序就是产业互联网的雏形,“极简版”的产业互联网。

小程序使许多企业、许多城市能简便的、低成本的“上网”,他们尝到数字化的便利之后(虽然暂时程度还不深),就会更加深入进来。比如广东就往再前进了一步,从公交地铁的小程序,到“粤省事”小程序可一站式办理100多项民生服务。

11月7日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透露,“已经有150万开发者加入小程序的开发,小程序应用数量超过100万,已覆盖200多个细分行业,日活用户达到2亿”。目前小程序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小程序乃至腾讯云的趋势,一定不克不及忽视。

当然了,不管微观的小程序也好,再大一些宏观一些的产业互联网也好,对于腾讯的意义都不是单方面的,不仅是开拓一条新的增长曲线。要认识到,产业互联网能与原来消费互联网的协同进化:

没有产业互联网支撑的消费互联网,只是扑朔迷离;

没有消费互联网助力的产业互联网,就像无法连通大海的河流,在沙漠中日渐干涸。

从长时间看,产业互联网是大势所趋,巨无霸的生意。在强调一遍,传统行业不克不及用数字化的手段改造自己提高效率,就一定会被淘汰,这已经慢慢的成为各行各业的共识。

风物长宜放眼量。

回顾腾讯二十年历史,每一次架构调整(2005年升级为BU事业部制、2012年升级为BG事业群制),都会迸发出巨大的能量。本次架构调整之后,未来如果把产业互联网做成功了,那么腾讯的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加起来,利润至少要上到1500-2000亿人民币,达到目下当今的两倍,对应的股价恐怕在700元以上了。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