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逼员工磕头闹剧收场,易到用车一地鸡毛

2018-11-18 09: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CEO逼员工磕头闹剧收场,易到用车一地鸡毛

文|甲方研究社

一地鸡毛的易到用车再陷舆论风波。

昨日,一封名为《吕艺为什么要反巩振兵真相!!!易到员工被欺凌》的邮件在网络传开。

邮件发布者吕艺系易到政府事务部总监。邮件中吕艺还上传了其为巩振兵下跪磕头的视频片段。

CEO逼员工磕头闹剧收场,易到用车一地鸡毛

邮件中吕艺炮轰易到CEO巩振兵,称其“无能”,“在人品上老易到的人不服你,你只能靠开人换人获得尊重。”吕艺还称,巩振兵曾经用威胁开除GR其他人员的理由逼自己给他磕头,甚至连磕了7个头。

除人品之外,吕艺还质疑巩振兵的能力,称其不仅人品差,文化也低,“居然能当易到CEO我真觉得温总瞎了眼。”吕艺还爆料,在司机上门时巩振兵多次逃跑,交通部检查巩振兵也不敢签字。吕艺称自己将于11月16日离职,要求巩振兵公开道歉,并称其“还欠还我磕7个头。”

事件发酵之后,易到紧急发布澄清申明。

该声明还称,今日上午网络中流传的“磕头“视频没有交代饭局背景,且现场氛围与邮件所称的“逼迫”不符。

下战书,易到官方再次发布长文,公司认为,该视频从饭前邀约、酒后磕头、拍摄角度、拍摄配合等事实来看,有蓄谋安排的嫌疑。

无论“事实真相”最终倾向于哪一方,老男人的不堪似乎也没有太多人关心。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易到内部深陷管理问题。易到从2015年入手下手反复易主,已经让公司陷入了重大危机。

作为中国第一家网约车公司,易到一直动荡不断。

最受瞩目的事件是在2017年,易到因大股东乐视被拖累,一度陷入资金周转困境,进而导致大规模司机提现难和用户打车难,大量车主乘客逃离平台。外界看来,易到过去两年里所经历的由胜至衰与乐视系管理层“大跃进”式的补贴策略有着直接关系。

易到也曾经风光过。2016 年 6 月 23 日,在易到共享汽车生态战略发布会上,时任易到CEO的周航晒出了令人惊叹的成绩单:易到平台目前拥有车辆超 230 万,新增车辆超 150 万,在 162 个城市每天都会诞生超1. 5 万个新司机;易到每天的有效订单量超过 270 万, 6 月 20 日单日完成的订单数已超 108 万。

从当年 3 月的 50 万订单到 6 月的 100 万订单,易到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就实现了翻番。彼时易到的市场份额也完成翻盘,占专车市场超30%的份额,生意业务总额甚至超过了优步。

2016年底,乐视遭遇资金链危机,而乐视控股的易到也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费用、司机无法提现等问题。

当因发生挤兑风波导致提现难问题暴露出来之后,易到的处境才相持不下。

2017年6 月 26 日是一个关键迁移转变点,当晚韬蕴资本第一次开会评论辩论入股易到,到6 月 28 日易到通知布告股权作出重大变更,产生新的控股股东,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6月30日,韬蕴资本确认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用以解决当时易到最迫切的车主提现问题。随后易到内部全面进行“去乐视化”。易到CEO彭钢在原四名高管离职2个月后也颁布发表离职。

迟迟未定的易到新CEO人选终于在今年5月正式揭开面纱,巩振兵入主易到。在此期间,易到内部已经经历多次公司搬迁、司机上门讨要欠款等风波。

5月17日,巩振兵加盟易到,并正式出任易到用车CEO一职,负责易到全面的运营及事务管理。

巩振兵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营销管理专业。2001-2003年,以股票分析软件项目创业,后将公司出售;2003年加入百度,历任百度渠道部大区总监、全国渠道总监、百度北京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2014年5月,带领团队创建百度外卖,并担任百度外卖事业部总经理;2015年11月,百度颁布发表对百度外卖进行独立发展和开放融资,巩振兵出任公司CEO。

不过和吕艺的评价不同,在韬蕴资本CEO的评价中,巩振兵似乎是一名不错的领导者。

而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CEO温晓东曾这样评价巩振兵,巩振兵是百度外卖创立和发展的关键人物,在战略规划、运营布局、渠道建设等方面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及创新思路。他的理念和经验将对易到加速落地“一体两翼”全新战略,以及推进全新商业模式转换带来很大帮助。

韬蕴资本入主后,对易到进行了一系列变革。调整管理团队,提出一体两翼战略,推出城市合伙人制度。同时易到下调了车主端的佣金,促使司机逐渐回归,并积极在各地申请网约车牌照,易到一度死去活来。

但按照易到一些内部人士的说法,韬蕴资本对百度外卖来的人“依旧不信任”。“司机能不克不及按时提现、公司财务的实际状况到底有多糟糕,以及高管人事的变动,这些比较重要的事情,两方都是互不通气的”,一位知情人士称,“一样平常由集团决定的事情,巩振兵的团队通常都是最后才知道”。

温晓东曾在今岁首?年月接受sina科技采访时透露表现,易到未来还将推出拼车、顺风车、出租车等多种横向业务。他还为2018年的易到定下日均订单达到100万单的目标,这意味着要达到2016年6月易到连气儿实行100%充返后的水平。而在整个网约车行业,他对易到的定位是“回到它自己应该的市场地位”

不过到今年7月,事情再次生变。易到先是发布通知布告称,韬蕴资本入主后发现易到整体负债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元飙升至近50亿元。后来又发布通知称,因为乐视发起诉讼,平台用于车主提现的账户于7月20日被法院诉前保全冻结,对车主正常提现造成影响。

韬蕴资本自身也出了事。今年5月,韬蕴资本因未能按期支付一款契约型基金的利息而被基金管理人公之于众;9月,一款涉及韬蕴资本的资管计划未能兑付的消息曝出。

在融资方面,易到也遇到了不小的困难。11月15日,原计划注资易到的上市公司赫美集团颁布发表终止与易到用车母公司韬蕴资本的生意业务。

韬蕴资本和易到都陷入困境的情况下,韬蕴资本考虑再将易到易主。

韬蕴不止一次想卖掉易到,但是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买方。曾经有意收购易到的公司包括但是不局限于滴滴、阿里、携程和顺丰,不过最终一方面是因为估值和价格问题,另外一方面因为易到作为平台自营车辆太少,最终生意业务都没有达成。

曾经的明星企业易到如今已经是一地鸡毛。

如果管理问题再不及时解决,加上外部竞争因素、政策对网约车环境的管制,那么易到不仅无法实现“回到它自己应该的市场地位”的愿望,而且随时可能陷入2016年那样的困局。

易到也许真的快要凉了。

·END·

?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