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上班”的公关更可怕

2018-11-15 17: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昨晚,一个揭发酒店卫生的视频引起轩然大波,用脏毛巾擦水杯等现象刺激着每一个网民的神经。

有意思的是,各家的回应也相当整齐。“视频里曝光的情况需要交由酒店公关部来做回应。目前公关部们已下班,要等第二天查明后回应。”

相信我,“上班”的公关更可怕

回应一出,估计扎了无数公关小伙伴们的心,“真羡慕酒店的公关,还有下班,为何我们都是24小时待命。”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公关。

从N年前的3Q大战、加多宝王老吉凉茶之争,再到近年的头腾大战,一个牛叉的行业背后必然离不开公关们的奋斗血泪史,挨踢妹今天就给大家细数近来科技圈的公关那些事。

其实科技圈相比娱乐界等高流量行业一直属于偏冷门,但有了王思聪之后,统统都能改变。这位放到小鲜肉里也堪称顶流的“国民老公”,一条抽奖微博不仅刷新了抽奖转发记录,最终开奖结果113人中有112人为女性,78%是苹果用户,更直接将微博抽奖推向了一个亘古未有的舆论高点。

相信我,“上班”的公关更可怕

一时间,微博抽奖不公平,微博暗自操作中奖用户、抽奖过滤掉男性用户的消息甚嚣尘上。

相信我,“上班”的公关更可怕

微博CEO王高飞(微博ID:往来来往之间)不能不亲自回应。

相信我,“上班”的公关更可怕

舆论危机愈来愈严重,网上也出现诸多稿件纷纷声讨微博,连带着“百度魏则西”事件都被拖了出来,眼看公关部又要加班加点,战果剑拔弩张。

最终这事以sina微博及时增加抽奖不过滤功能结束。

但吃瓜群众估计忘了,王思聪最初发这条微博的缘故原由是因为《英雄联盟》官方对得奖选手的不作为而导致的,思聪这才愤而怒撒万金,结果sina的抽奖系统成为最大攻击对象,无数网民白白丢失丢了一万块钱!《英雄联盟》反而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公关团队估计乐开了花。

顺便提一句,王思聪第二轮抽奖入手下手了,奖品是一个iPhone XS MAX的手机壳,为了防止手机壳不适用再送一个iPhone XS Max。前面挨踢妹也说到,思聪的中奖用户中,有78%的用户为苹果用户,这远远超过了苹果的市场占有率,因此才引发了网友们的一系列猜测。

实际上,近期的苹果日子也不好过,iPhone XR上市不久,销量惨淡,iPhone销量下滑的新闻报道不足为奇。不过挨踢妹要说的不是苹果搞事情,而是苹果被搞事情,Facebook被指聘请黑公关,撰写苹果、谷歌负面文章。

相信我,“上班”的公关更可怕

今日,有消息称,Facebook公司在去年扩大了与一家华盛顿公关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的合作关系,撰写了数十篇批评对手苹果公司、谷歌公司的文章,其实不断宣传金融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就是反Facebook运动高涨的幕后推手。Facebook对此事还没有置评。

相信我,“上班”的公关更可怕

更有意思的是,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向自己的管理团队下命令,让他们只用安卓系统的手机,因为在全球范围内安卓用户更多。不能不说,领导下命令的缘故原由,在全球的理由都是这么的合理又无可挑剔啊。

苹果与Facebook在业务上的交集其实不多,但同属科技圈的翘楚,总是会被人拿到一起比较。你看它怎样,它看你怎样,一来二去问多了,评价多了,两家就看不合错误眼了。

今年3月份,库克接受采访时就隐私问题批评了Facebook,说Facebook就是一项拿用户隐私生活作为交换的服务。对于小扎下达的不许使用iPhone手机的命令,外界纷纷猜测与库克这次批评脱离不了关系。

国外纷扰不断,国内亦不清净。滴滴顺风车事件引发的震怒至今余热未散,公关部只能打碎了牙齿往嘴里吞。不过,要说起大佬们亲自下场“撕公关”的,还是腾讯的马爸爸。

相信我,“上班”的公关更可怕

今年的腾讯公关确实很辛苦,《腾讯没有梦想》成为超级火文,估计他们相当纳闷。6月20日,马化腾发朋友圈称,黑公关太猖獗了,本想佛系忍一忍就算了,但时候挖根源了。

2018年6月1日,腾讯通知布告显示,已将“今日头条”、“抖音”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腾讯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同时,腾讯还颁布发表暂停与上述两公司的合作。

2018年6月1日晚间,字节跳动官方就此回应称:“我们已经对腾讯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提出诉讼”。

相信我,“上班”的公关更可怕

腾讯与头条之间的大战,也是在那时候打得火热。抖音、火山链接分享到空间或朋友圈被屏蔽,今日头条经由过程修改标题、篡改文章来源的体式格局在自己的平台上大范围主动推送文章《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双方之间一触即发,谁也不肯退步。

6月25日,腾讯、今日头条皆公开透露表现:近期遭遇了“黑公关”。双方都已向公安报案,腾讯还透露表现多名涉案“黑公关”已被警方刑拘,部分嫌疑人潜逃海外。这场“头腾大战”几乎包括了平台竞争、跨界竞争、注意力竞争等统统互联网时代竞争的难题,同时也对平台治理、算法监管等问题提出了挑战。

再到近期微视直接占用了微信小视频的接口,头腾之间的黑公关大战虽然告一段落,但商业竞争怕是不会随意马虎结束。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除这些明面上的斗争之外。私底下“友商”们之间的竞争也是你来我往刀刀见真格。挨踢妹知道的,某自媒体写了互联网巨头A的负面之后,与A同属竞争关系的互联网巨头B立刻拉拢这个自媒体人……再到每一年315期间,各家公关按时蹲点,生怕自己被“点名”,315结束后,公关人的朋友圈都会被“开心,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以及“又要通宵了”刷屏…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企业之间说一声“好姐妹”没有那么容易,每一个公关部有自己的脾气。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