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芬:乌镇已无饭局--写在工业互联网来临时

2018-11-15 17: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今年乌镇互联网大会引发外界关注的缘故原由不再是任何一场精心筹划座次的饭局,而是一场萍水相逢的河边小聚。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袒自若般的张朝阳在11月6日,也就是乌镇举办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前一天的晚上,他约华为的张平安在乌镇咖啡馆外的河边聊天,过了一会儿,丁磊来了,坐下了,没聊几句,马云也刚巧路过,也坐下来了,于是,他们四人一起在河边闲聊。

王利芬:乌镇已无饭局--写在工业互联网来临时

-张平安(左一),马云(左二),张朝阳(右一),和丁磊(右二)

喝咖啡的圆桌很小,上面摆满了零食和茶水杯,老屋倒影水中,乌镇旧居暖光阵阵,此时的乌镇正值灯火阑珊,若不是他们身后围满了各种看热闹的人、随行的人和自媒体的人,此情此景应是叙旧聊天的良辰。

这场河边偶遇虽无悲喜交集,但曾经互联网江湖同仁的不期相遇也还是会有一种时光倒流的亲切,不管他们今天怎么看彼此,他乡遇故人的熟悉感还是会让他们感到难得,特别是他们都到了难有新朋友的中年。

王利芬:乌镇已无饭局--写在工业互联网来临时

马云和张朝阳都戴着年轻的棒球帽,穿着互联网公司常见的便装,中年微胖的丁磊也还是大学生的行头,但他们其实不显年轻,起身的合照中,每一个人的脸都写着“过尽千帆皆不是”、“打落了牙往肚里咽”的沧桑。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铮铮硬骨绽花开

沥沥鲜血染红它

如果不是偶遇,这样的闲聊和合影都是较难安排的,要知道他们曾经三人的合影还是在18年前的西湖畔。那时马云的阿里巴巴还在为活下来苦苦挣扎,而他身旁的张朝阳和丁磊则是三大门户中的两大掌门人,那次合影的来由是马云张罗的首届西湖论剑,按照当时马云在互联网的段位,他是很难请动张朝阳和丁磊的,但马云挪动转移了金庸,于是,武侠的快乐喜爱把这两个当时的互联网大伽聚到了西湖,这才有了18年前的那张合影。

王利芬:乌镇已无饭局--写在工业互联网来临时

-18年前首届西湖论剑照片,马云(左一),张朝阳(左三),丁磊(右二)

那张合影后,马云入手下手一路狂奔,奔到全国网商大会,然后奔到双十一,再奔到全球第五大经济体。当年跟他合影的两位大咖的公司,在市值顶峰时加在一起也就是阿里巴巴的一个零头。然后,他就成了真实的风清扬。

往事其实不如烟。这不,18年后的三人再次同框。此时,互联网上半场的角逐已见分晓,BAT雄踞三大山头,TMD和一众互联网公司散落其间。框中三人,风清扬己淡出江湖退休当老师,张朝阳在失去移动互联网之后反而宽大旷达尽显无欲则刚,丁磊即便开会也还在牵挂他的严选。

三人在乌镇相遇的时间很是短暂,一是各自前面有事等着,二是他们小聚的地方被一圈人围着,聊天的场所看似随意,其实有点类似话剧舞台,只是他们没有准备剧本和台词。但他们有共同的记忆,那就是当年的西湖论剑,当然还有把他们三位连在一起的金庸。

而金庸师长教师刚刚过世,他在94岁的高寿实现了人生的圆满谢幕。一周后,马云在香港参加了金庸师长教师的追悼会,他身着黑衣,表情肃穆,面对拥挤的记者群他一言未发,径直走向追悼会场。在送金庸师长教师的鲜花上写着八个字:江湖一人,一人江湖。这既是马云对金庸师长教师高度浓缩式的赞美,也有些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抒发。

王利芬:乌镇已无饭局--写在工业互联网来临时

难以想像马云参加完追悼会后该有多孤独多悲伤。作为金庸小说角色的实践者,金庸有些象马云的人生导师,金庸笔下的侠客江湖更类似马云的精神故乡。在追悼会现场,他的耳边会响起罗大佑的歌吗?

是不是这次我将真的离开你
是不是这次我将不再哭
是不是这次我将一去不回头
走向那条漫漫永无止境的路
是不是这次我已真的离开你
是不是泪水已干不再流
是不是应验了我曾说的那句话
情到深处人孤独

在悼念金庸师长教师的文章里他说,“若无师长教师,不知是不是有阿里”。在阿里巴巴,几乎每一个员工都有个江湖花名,可以看出马云是多么想让金庸笔下虚拟的江湖搬进现实。但现实其实不只是江湖,金庸笔下的风清扬仅在江湖就足矣,而马云鏖战完了江湖还须行走于庙堂。

有意味的是,金庸的离世、马云的退休这些时间节点与正在悄悄但己暗流涌动的消费互联网向工业互联网的迁移转变时间基本重叠,这是天意还是巧合?

消费互联网到工业互联网的转变,什么意思?意思是原来跑马圈地以获取小我私家用户为主的互联网上半场已经基本结束,或者说正在结束,下半场由工业互联网引领的革命正在入手下手。由工业互联网引领?

难道一直挂在嘴边的所谓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互联网的宠儿们要变成次要角色?

难道二十年互联网奋战的江湖不再延续昨日主战场的激战?

互联网的这些公司从主人要变为助手?有无听错?

没有。

昔日互联网的英雄们切实其实会沉降到地下或退到幕后作为根蒂根基举措措施并为产业赋能,用BAT中的T的掌门人马化腾的话说,腾讯就是要做各行业各产业的助手,腾讯要做助手,其它互联网公司呢?当然也需要。

在近二十年互联网发展的朝三暮四之中,尽管他们的跃马征战历经了不为人知的艰辛,甚至忍受了不同于常人委屈和心酸,但他们一直牢牢占住着社会发展的先机,处在社会舞台的中央。作为主角,他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个自拍,一个饭局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有味的谈资。也就在去年,乌镇饭局还掀起了那样大的波澜,不经意的饭局,这个中国人最擅长最熟悉最普通的场景,以其最通俗的体式格局让人们秒懂了互联网江湖的竟争格局和恩恩怨怨、以及资本人士的火上加油。

去年乌镇的饭局为何吸引了那么多的眼球被人们谈了大半年?因为,2017年的乌镇饭局,是一个互联网仍然在谋宏篇布大局的一年,是一个仍然沿着前18年互联网公司继续唱主角的惯性思考一年,仍然是他们上头条上热搜的一年。

王利芬:乌镇已无饭局--写在工业互联网来临时

但是,时隔一年,仅仅一年,互联网江湖变了,而且是大变了。新变革的主要趋势不再沿用以互联网平台出发改造产业的路线图,不再是以互联网为中心向各个产业掘进的思维体式格局,更多的是反过来,以行业和产业为主体为中心,将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科技变成工具和手段为产业的主角赋能。主次变了,角色肯定会变。就是说主角要变为配角,主人要变成助手。

主角变为配角、主人变助手其实不是说不重要了,下一轮工业互联网发展中他们依然处于极其重要的位置,而且,因他们二十年的发展,才会有工业互联网的春天,这就像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煤气公司都很重要,但它们只能是社会的根蒂根基举措措施一样。

成为水电煤这样的根蒂根基举措措施公司是互联网公司的使命,在互联网公司和人工智能等等这些根蒂根基举措措施的根蒂根基上,一定会有崭新的主角出现,这是时代浪潮更迭的必然,这叫江山代有人才出,这当然也是社会发展的福音。

所以说,乌镇不会再有2017的饭局。真实的局,一定会在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带来的工业互联网的格局中展开。

时代大河的流向正在转弯,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入手下手,有别于互联网上半场的主角也会慢慢登场,主角究竟是谁们,只有时间能给我们答案。

(更多精彩故事,扫码收听)

王利芬:乌镇已无饭局--写在工业互联网来临时

优米 助力创业者成长

扫码了解更多课程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