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与腾讯式命运共同体_互联网新闻 - 摘走网

马化腾与腾讯式命运共同体

2018-11-14 2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马化腾与腾讯式命运共同体

  • 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2320篇原创首发文章

腾讯式命运共同体

今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主题是“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命运共同体”成为数字世界的信仰,它指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利益不可分割,命运风雨同舟,共生共赢共发展的深刻意蕴。

马化腾在乌镇两天的时间共参加了五场活动,主题各有不同,涵盖面很广,这应该是他这五次乌镇之行思考、传递、交流最广泛的一次。但万变不离其宗,原点仍是腾讯可以给整个社会带来哪些新的改变。这个极少有“改变世界”等唉声叹气的技术出身的企业家,当他洞察到中国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大趋势,他调适自己,调整腾讯,对社会需求再聚焦,让腾讯再出发。

而就在刚刚结束乌镇紧密的行程后,马化腾第二天便出目下当今深圳腾讯滨海大厦,在一场20周年的内部交流上,与员工坐在一起聊了聊,据说,这是腾讯史上最大阵容的总办团队齐聚,会场中的座位也是安排在员工之中,马化腾分享了过去的创业经历,也阐述了腾讯的愿景。 “腾讯的愿景是希望成为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改善人们的生活品质。如果进一步阐述的话,一是和时代、国家的利益更加标的目的一致;二是和民众生活的各个方面更加融合;三是要能和业界的合作伙伴共同发展。在这三个层次体现出腾讯作为互联网平台企业的价值,才能让我们成为受人尊敬的互联网企业。”这是马化腾在腾讯20周年之时,想得更清楚的结论。

不久前,腾讯刚经历创业之后第三次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随后马化腾又在“程序员节”(10月24日)引发了知乎上著名的“灵魂拷问”——“未来十年哪些根蒂根基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紧接着,他在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前夕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表明腾讯将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要与各行各业合作伙伴一起共建“数字生态共同体”,“腾讯其实不是要到各行各业的跑道上去赛跑争冠军,而是要立足做好‘助手’,帮助实体产业在各自的赛道上成长出更多的世界冠军”。

他一步一步、井井有条地推出自己的设想,正如他一贯地深图远虑、谋定而后动。他在描述关于腾讯的一个新概念——“数字生态共同体”,也是腾讯式命运共同体

给用户价值,给合作伙伴价值,让合作伙伴更加独立地去生长。在2018年即将结束的时候,马化腾似乎走过了内心的风风雨雨,找到了宁静而坚定的栖息之地。他最后的选择和决定信念,多是在于,他觉得腾讯对合作伙伴的帮助,是一种更加善意的体式格局,因为可让合作伙伴有更自由的空间。自由既是一种权利,更是长久发展的根基。

在腾讯式命运共同体中,腾讯的角色不是席卷统统的龙卷风,而像水一样,“水利万物而不争”。

当然,腾讯能不克不及在产业互联网成功,不止取决于如水的善意,还取决于有无强大的浮力。强大而精准的流量是一种浮力,此外还需要根蒂根基研发的能力,以及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持续优化自己的工具箱、把一件件工具最终聚合成流程化系统化服务的能力。这是一种特别很是重要的浮力,也是对腾讯新的挑战。

对于提高根蒂根基研发能力这一艰难任务,此前,腾讯已设立中国大陆第一个由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未来科学大奖”,设置“生命科学”、“物质科学”和“数学奖”三大奖项,单项奖金高达100万美元,被外界称为“中国的诺贝尔”。马化腾的最新做法是联手14位著名科学家发起“科学探索奖”,由腾讯基金会投入10亿启动资金,鼓动勉励青年科技工作者对根蒂根基科学和前沿核心技术的研究。这条新闻之所以刷屏,代表了社会对腾讯的新期许,也就是连接那些更根本、最前沿的科学价值。

马化腾与腾讯式命运共同体

从这些逻辑看,每一步都是有机的安排。这个早已功成名就的小我私家和庞大的组织,正在超越自己,在时间长河里更加直面深层的问题,并灵活生动地、齐心协力地消解前行路上的各种迷思。

德国现代社会学家滕尼斯认为,共同体是交往有机体,是出于“本质意志”的有机团结,而不是“选择意志”的机械团结。从这个意义上看,腾讯式命运共同体,可以或许更自然地、自发自愿地解决社会问题,承担社会责任。约翰·罗尔斯认为,在共同体观念中,成员们共享某些“最终的目的”,并将社会合作本身视为一种

腾讯20年:被社会改变,也改变了社会

马化腾1971年10月出生于广东汕头,童年长在海南儋州,自幼喜欢仰望星空,热爱天文的他经由过程千里镜如痴如醉地观察天象。13岁后随父母定居深圳,读深圳中学,上深圳大学较量争论机系,随后工作、创业,经历简单可追溯,他也不讲故事不包装。马化腾性格低调,不喜欢说话,但他其实不难测,而是透明直观,自在坦荡。

理想和现实向来在他身上结合得很好。他喜欢天文,但不耽误他也喜欢较量争论机,大学毕业设计是“股票分析系统”;他毕业到润迅工作,从程序员做到开发部主任,但不耽误他创建惠多网的深圳分站“ponysoft”,为快乐喜爱较量争论机的年轻人创出一片精神家园;他创业并没有宏图大展,只是因为“考虑到继续留在公司没有前途”,但后来却用了最深邃深挚的情感将自己和腾讯持续绑定。

20年,腾讯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社会,同时也被社会所改变,作为码农的马化腾的身上,一点点增添着社会企业家的色彩,他其实不刻意如此,但他的演变是真实的,也就是愈来愈在意腾讯对社会发展与进步的推动,这种推动包括科技、文化、健康、教育、交通、扶贫等等方面。

十年前,马化腾曾被媒体形容成“中国的比尔·盖茨”、“中国的罗伯特·诺伊斯”,目下当今没人这么提了,他就是马化腾,不是像谁谁的马化腾,他是中国互联网里不骄不躁、不紧不慢、稳妥又夹杂传奇的存在。如今腾讯更像一条河,在时间里成就自己的“积厚流光”。这些年,马化腾也被贴过李嘉诚式的潮汕商人“商者无域”,“不熟不做”,“慈善尽心尽力”等标签,事实上,他已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商业逻辑和社会责任思想。

不少传记里都写着马化腾是几乎不生气的人,为人儒雅,性格温和,性情稳定,早期几乎不接受采访,更少有私人情感流露,也没有非专业领域的吸睛观点发表。他能纳猛将张小龙于帐下,多是某种程度上他们都是类似的人。笔者曾写过《张小龙:孤独者重构街市商人》,他们专注社交,却不神化社交,强调平等、简单、纯粹、专注。社交应是自然而然的,不克不及硬拉强拽,非要定位成多么神奇和高大上。

马化腾与腾讯式命运共同体

随着公司影响力愈来愈大,作为CEO的马化腾需要更多走向社会,比如与利益相关者沟通,但他的内心是不变的,有坚持,有原则。马化腾的公众曝光度逐渐提高了,但都是本色出演,十年如一日,形成了成熟稳重、似乎不会被时光改变的形象。人们常说“人在江湖,不由自主”,但马化腾的心其实不在江湖,还是在产品里,在公司发展中,在如何经由过程技术改善社会中。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说:“Pony对用户的保护,就像保护自己的家人和孩子一样,日常平凡约他吃个饭局什么,都是好几天不回,如果跟他讲哪一个bug,哪一个产品,他十秒钟就回你,永远把对用户的呵护放在第一名。”

过去这一年,腾讯的战略被不少人质疑。马化腾也有压力,但他战胜了焦虑,回到了“水利万物的初心”——昨天的“万物”是消费互联网,今天的“万物”加上了产业互联网,但万物生长,都需要水去润泽津润,浮托,需要通畅的河道去运输的。问题在于,产业互联网涉及到行行业业,需要很多专用水道,需要云和智能化、专业化能力的集成。马化腾的二十年,经历过不止一个互联网周期,有些暂时的落后,未来也有可能转化。

二十年来,马化腾让人相信,他也相信人。腾讯的价值就是永远和人在一起,让用户因为腾讯更好地连接,更好地生活,更好地工作,更好地成长。

马化腾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公开倡议:“互联网目前已经发展到了深水区,甚至是无人区。当新问题出现时,对于每个参与主体来说,尤其是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更需要多一份自告奋勇的主人翁态度,带动其他主体一起解决问题。”作为命运共同体一起解决问题,不仅要承担产业发展责任,更要承担社会责任。

水利万物,更加广义的社会责任

英国近代思想的开创者霍布斯认为,善有三种,一种是预期希望方面的善,谓之美;一种是效果方面的善,就像所欲求的目的那样,谓之令人高兴;还有一种是手段方面的善,谓之有效、有利。

马化腾在腾讯二十周年内部讲话中提到的腾讯愿景的三个具体方面,与大环境的融合是希望之美;与民众生活各个方面的融合是令人高兴的效果;与业界合伙伙伴共同发展是手段之有效有利。果真如此,可谓上善若水。

显然,当腾讯这条河流流向社会的各个方面,它的价值已经远远不是股票市值,而是社会功能与社会责任。

马化腾与腾讯式命运共同体

2006年,腾讯在香港上市两年后就成立了公益基金会,把数千家NGO组织和网民联合起来,成为“人人可公益”的创联者,“99公益日”成为一年一度的公益盛宴。十多年来,腾讯公益基金会的最大贡献,不在于腾讯公司本身捐助的巨额资金,而在于用技术解决缺乏信任的社会痛点,搭建科学、透明、有情怀和温度的连接平台,让公益真正深入一样平常生活和人的内心世界,形成可持续的、正向的循环。腾讯正凭借技术迭代和创意更新,让“指尖公益”成了有趣的社会互动。如果说公益还是社会责任的传统领域,更广泛的社会责任还在后面,需要用创新的眼光去辨识它们。

从某种意义上说互联网的起源,就是为了消除社会问题的。阿马蒂亚·森曾提出贫困不单单是收入不足,而是剥夺了一小我私家自由选择他有理由珍视的生活的基本能力。比如不克不及受教育、不克不及接受知识和信息、不克不及有良好的生态环境等等都是被剥夺了能力的各类贫困。所以作为大的互联网平台要更多地渗入渗出进各个领域充当助手和助力,增强各主体应对变化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就是广义上的社会责任。

在医疗领域,最典型的突破性案例是“腾讯觅影”——腾讯首款AI医学影像产品,它可以或许利用AI医学影像分析,实现食管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乳腺癌等疾病的早筛;能利用AI辅诊引擎,对700多种疾病风险进行预测诊断。截至2018年7月,“腾讯觅影”已累计辅助医生阅读医学影像超1亿张,服务超百万患者,提示高风险病变15万例。11月,腾讯颁布发表AI+医疗领域研究已从影像筛查进入病理分析阶段。笔者去首届进博会现场参观过国外大公司的医疗AI产品,他们尚在继续研发改善中,可以直观看出腾讯是走在世界前列的。

在其他领域,如政府公共事务领域的“粤省事”小程序,帮助广东省集合266项民生服务,真正实现让群众少跑腿;如教育领域的“腾讯微校”、“腾讯智慧校园”,帮助增强校园管理、课堂互动及留守儿童教育关切;如交通领域的“腾讯乘车码”,在100多个城市应用,只需0.2秒的响应速度;如社保领域,“腾讯慧眼”提供人社服务关键环节在线办理,实现零跑腿,帮助景宁老人刷脸领取养老金;如文化领域,和长城、故宫和敦煌等一系列中国传统文化IP达成战略合作,旨在活化传统文化;种种案例,不乏其人。

马化腾与腾讯式命运共同体

无论是践行企业社会责任,还是拥抱产业互联网合作伙伴,腾讯的角色也一直是助手的角色,拿捏的尺度特别很是克制。在乌镇的一场对话中,马化腾就再次强调了这种角色定位:“赋能还是太高调了,我们叫助手、助力。”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成为数字化助手,腾讯更是无意识地提高自己的修养,提前主动地将社会责任融入产品和服务设计中。大家最关心的一点就是未成年人的保护。马化腾透露表现,过去一两年,腾讯对于青少年保护作了大量研究。要把人脸识别AI技术,包括金融级的身份核实技术应用在娱乐产品上,把最好的AI专家应用到青少年保护上。

保持自己的硬实力,也产出自己的硬贡献,这是腾讯长久发展、贡献社会的硬核。腾讯在促进消费和拉动就业方面成果卓越。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中,马化腾上台领奖并发表主题演讲,程序的发展也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腾讯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显示,2017年小程序带动就业104万,社会效应不断提升,而整个微信生态,更是带动了社会就业规模为2030万人,其中直接就业496万人,间接就业1534万人。

马化腾与腾讯式命运共同体

从以上叙述的各个方面,可以看到腾讯从“工具”到“制度”到“精神”层面都愈来愈有广泛的社会联结,并且聚焦成深刻的意义,它自然形成了一张社会责任的网。

在纷繁复杂、闹热热烈繁华折腾的2018年,人们对于共识、团结、互相帮助有着更深切的期盼。对于社会命运共同体,马化腾给出了一个扎扎实实的定义——“做你能做的、别人做不到的事,去服务社会”。其实,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都可以贡献一点自己的独特力量。

水利万物而不争,其实不是高不可攀的道德追求。

「 本文仅代表作者小我私家观点 」

「 图片 | 视觉中国 」

投稿、内容合作、招聘简历:friends@chinamoments.org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