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各不相谋恒大、FF互攻死穴_互联网新闻 - 摘走网

双方各不相谋恒大、FF互攻死穴

2018-11-14 2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张歆晨 钱童心

[贾跃亭同时颁布发表了法拉第未来的IPO路径,称将IPO的时间表提前至2020年,潜在投资人是美国和中东的基金,贾跃亭还透露表现,将推行“合伙人制度”,拿出小我私家股权的64%激励员工。]

恒大与FF之间的纷争,早已经没有了温情脉脉,双方相互攻讦直指对方死穴。

贾跃亭在当地时间11月12日FF(法拉第未来)的美国战略发布会上,直指“恒大谋求FF全球控制权”已然触犯到FF的底线,其本人和管理团队均无法接受,“今年9月,我本来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是向恒大低头出让控制权,然后我可以躺着赚钱甚至游山玩水;另外一个就是抗争到底。我们最终做出了一个大家都觉得艰难的决定,那就是选择不接受恒大觊觎FF控制权的条件,导致了牺牲了大家的短时间利益。”

贾跃亭再次把目前的资金危机归结于恒大违约,并首次透露了法拉第未来与恒大的融资细节。“记得去年10月的一个周末,我正在跟团队开会评论辩论融资策略,突然接到一个来自香港的紧急德律风,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恒大对于投资FF透露表现了强烈的兴趣,同时对LeEco模式特别很是认可,希望我当晚就到香港进行融资谈判。我当时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绝不克不及出让公司控制权,其他的股权和经济利益我都可以做出让步。”贾跃亭回忆道。

“今年9月以后,我们才幡然醒悟,恒大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FF的全球控制权,这完全违背了当初签订融资协议时的约定。”贾跃亭说道,“我们也在进行反思,包括我本人在内,我们对这些潜在的风险并没有进行有效的识别,误读了恒大投资FF的真实目的,在危机发生时被投资人掐住了资金的‘脖子’,导致我们不能不采取裁员、减薪,以及停薪留职等临时措施自救。”

对此,作为已经投入了8亿美元的投资人,恒大方面显然不会束手待毙。但截至发稿,恒大并未就此作出官方回应。唯有接近双方生意业务的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透露,贾跃亭不断被中国有关方面列入失信人员名单,是双方合作难以维系下去的根源。

据该知情人士透露,恒大在入股FF后发现,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FF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且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FF控制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的情况,明确透露表现不会提供任何支持,FF中国业务陷入瘫痪,而中国恰恰是FF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和销售市场。

“FF中国的外汇账户都被封了,公司的工资都是从恒大借钱支付。”该人士透露。

资料显示,2017年11月,恒大与法拉第未来签订融资协议后,法拉第未来提前把4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恒大。而恒大也在今年5月底支付了首期投资款项约8亿美元。后续12亿美元的支付问题上,双方发生了分歧。

从恒大与FF最早发生分歧的信息来看,双方各不相谋的焦点,落在7月中旬的一份补充协议上。随着事件的演变,该协议的细节也逐渐被释放。

贾跃亭在12日的讲话中提及:“法拉第未来只获得了头期8亿美元的资金。相对20亿美元的生意业务对价,恒大还应该向法拉第未来支付剩余的12亿美元投资款。”

贾跃亭透露,今年5月后,应恒大的主动要求,法拉第未来、恒大健康和贾跃亭在今年7月份签署补充协议,改变了原协议中投资方不参与法拉第未来全球及中国任何经营管理的约定,恒大获得了法拉第未来中法律王法公法人和董事长席位,以及委派高管、参与法拉第未来中国经营管理的权利。作为交换条件,恒大健康须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

在贾跃亭以及FF看来,法拉第未来如期完成了该三方协议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包括贾跃亭辞任法拉第未来全球董事等。但恒大却未按照约定支付后续款项。

对此,接近恒大方面的知情人士则透露称,当时FF中国的运营面临了一些困境,为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双方于7月1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元。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统统联系关系公司董事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据透露,恒大最早做出的20亿美元投资决议,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双方同意分三年投入,投资方还同意以投资款偿还贾跃亭小我私家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计划经由过程担保及贷款等资源支持中国业务发展。“在发生股东争议期间,投资方仍继续提供借款支持中国员工工资待遇发放及业务正常运转。”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而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贤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目前,双方正试图经由过程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解决纷争,而恒大也发布通知布告称,将向FF提出反向诉讼以维护自身利益。

这场空中楼阁的商战里,涉事双方已正面交火,未来或将继续。

在12日的会上,贾跃亭同时颁布发表了法拉第未来的IPO路径,称将IPO的时间表提前至2020年,潜在投资人是美国和中东的基金,贾跃亭还透露表现,将推行“合伙人制度”,拿出小我私家股权的64%激励员工。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