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新去世,江湖又少了一个大佬,他们的落幕是历史的必然

2019-10-07 12:56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10月5日晚间,先锋集团发布了一则讣告:董事长张振新去世。

又一家类比明天、德隆系的巨型民营金融控股集团,倒在了历史的进程之下。

张振新,这位神奇而低调的资本大佬,在英国有好几个高尔夫球场,在法国有多个红酒酒庄,他的四架私人飞机令国内众多的顶级富豪都不禁汗颜。

更不要说他在短短几年之间,就打造了号称中国金融牌照最齐全的金控集团,拥有三家港股上市公司,员工规模超过两万,直接管理的资产规模更是高达3000亿.......

当然,摊子铺的越大,出事儿的问题也就越大。

几个月前,先锋系就已经出现了兑付危机,此番老板的去世无疑是数十万投资者的噩梦,未来究竟能拿回多少本金,怕是要听天由命了。

张振新去世,江湖又少了一个大佬,他们的落幕是历史的必然

就像很多草鸡变凤凰的大佬往往都相信玄学那样,张振新对于风水的痴迷,到了连找助理都要请大师来算算八字是否相合。

而正是2014年的“好风水”,让毫无背景的张振新实现了人生的飞跃。

随着那一年互联网金融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把全部身家压注互联网金融的先锋集团开始了异军突起,旗下的P2P公司连续获得了三轮融资,以至于有了钱都开始收购起了券商。

尤其是进入到2015年,在互联网金融的浪潮之下,拿着多个牌照进行混业经营的张振新更是进入到了策马狂奔的时代,大量的资金涌向了汽车租赁、区块链、网约车、休闲餐饮、物业、投资等多个领域。

张振新本人更是受邀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出席中英互联网圆桌会议、G20峰会,以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信心满满的他甚至提出了未来15年要成为亚洲金融巨头。

不过,张振新就像很多已经栽在他前面的那些大佬们一样,没有发现2014年开始的那一波风水,到了2016年已经彻底的被逆转了。

随着中国进入到货币去杠杆周期,各路经济学家们信誓旦旦高呼的降息,从2016年开始就再也没有出现。

没有了预期的降息,资本大佬们渴望的资本泡沫就没有出现,他们从民间吸取高息收购的那些资产,价格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暴涨。

尤其是到了2018年,随着货币去杠杆周期进入尾声,大量的P2P进入暴雷周期,老百姓不再敢投P2P,没有新的韭菜涌入,张振新们的资金链也开始出现了问题。

可以说,在货币去杠杆周期内,先锋系的资产不仅没有增值,融资的难度却越来越大,融资的成本也越来越高。

而更最悲剧的是,先锋系在遭受了货币去杠杆的打击之后,又遭遇了一波财政去杠杆打击。

2015年,张振新把公司迁往了香港,开设了一家名为“古琴台”的私人会所。

古琴台取意高山流水,指的是俞伯牙于该处偶遇钟子期,在这个“天下知音第一台”,张振新常常招待香港的知己们。

而这个私人会所,就在华融香港的旁边,赖小民的主要助手白天辉,就是这里的常客。

对于张振新来说,有了赖小民这个香港最著名的接盘侠,资本自然是不愁了,几十亿的境外资金注入,简直令先锋爽的飞起。

不过很可惜,在去年开始的财政去杠杆的第一波浪潮中,赖小民团伙率先落马了,张振新期待的“钟子期”也遥遥无期了......

两拨去杠杆的梯次打击之下,张振新不仅丧失了资金源,也没有了产业的接盘侠,此时,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尤其是坚持刚性兑付的张振新,几乎就像两年前的贾跃亭,只会进一步的加速自己的死亡,拉着自己的身边人,死在别人的前面。

也许,原本不酗酒的张振新最终选择用酒精结束自己,也是一种解脱。

而张振新不过是众多草根巨头们崛起的一个缩影。江湖,不仅是少了一个大佬,而是这一批旧时代的大佬们都将被历史所淘汰。

在2014年互联网金融+降息的大背景之下,那些大放水之下盛开的鲜花,随着如今水流的干枯,他们的落幕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